第八十二章 梅妃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未到申時,蓮池書院外已停滿馬車。

    前來接女兒回府的,多是各府女眷。

    謝鈞身為男子,頗為惹眼。臉上未褪的傷痕落入人眼,自然引起眾多矚目。不過,這些都不要緊。

    謝鈞的幼女是蓮池書院頭名!

    這一條,足以蓋過謝鈞臉上有傷帶來的驚疑猜測!

    “謝大人教女有方,令人欽佩!”林夫人面帶笑意,主動和謝鈞寒暄說話︰“上次登門致謝,謝大人未在府中。今日總算得見,我得好生致謝才是。”

    謝鈞對著林御史的夫人,自是客氣非常︰“林夫人太過客氣了。明娘只是舉手之勞罷了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笑著說道︰“謝小姐的舉手之勞,于小女來說,卻如再造之恩。若不是謝小姐及時相助,小女也無今日光景。她們兩人有緣,我們兩家也該多走動才是。”

    送上門來的好事,謝鈞當然不會拒絕,立刻笑著應下。

    林御史是清流言官之首,官位不算高,卻有聞風而奏彈劾百官之權。

    謝鈞一個鴻盧寺卿,又是郡馬身份,平日根本沒機會沒資格和林御史這等重臣來往。如今借著謝明曦搭救林微微一事順利攀扯上林御史,心中著實欣喜。

    林夫人將謝鈞目中閃爍的喜意盡收眼底,忍不住暗嘆一聲。

    謝明曦著實令人憐惜,有那麼一個心狠無情的嫡母,還有這麼一個趨炎附勢的親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個相攜而來的少女身影驟然映入眼簾。

    林夫人眼楮一亮,顧不得再和謝鈞說話,立刻快步迎了上去。張口便是一連串的問詢關切︰“微微,今日在蓮池書院可還習慣?上了什麼課?夫子們上課你可能听得懂?午飯吃得如何?休憩之處怎麼樣?”

    林微微失笑不已︰“娘,你哪來這麼多問題!總得容我上了馬車,再細細道來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絲毫不惱,笑盈盈地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謝明曦將這一幕看在眼底,心中生出一絲唏噓。

    這才是真心疼愛女兒的親娘!

    相較之下,還在因她“不听話不孝順”而惱怒慪氣的丁姨娘,偏心涼薄的可怕!

    謝鈞快步走上前來。

    其實,他也同樣有許多問題想問。譬如“夫子是不是很看重你這個第一名”“除了林微微之外是否還結交了別的朋友”之類。

    只是,當著林夫人的面,這些話實在不宜問出口。滿肚子的話最終化為一句︰“你今日還好吧!”

    謝明曦隨口笑道︰“還好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還好,今日的風頭都快被謝妹妹一個人出盡了。”林微微一臉有與榮焉的驕傲︰“她做了舍長,山長格外喜愛她,季夫子也對她十分青睞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不太情願地加了一句︰“六公主和謝妹妹也十分投緣。”

    謝鈞眼楮亮了一亮,看著謝明曦的目光,就如看著珍寶一般。

    謝明曦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謝鈞就是這麼一個虛榮又現實的男人。誰能給他帶來更多的風光和好處,他便會不遺余力地向著誰。

    當年謝鈞一面倒地偏向謝雲曦。這一世,想來一定會“堅定不移”地站在她身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。

    謝府,蘭香院。

    “姨娘,老爺已經接小姐回府了。”文綺匆匆來稟報,一邊留意丁姨娘的面色變化︰“姨娘要不要去春錦一趟?”

    謝明曦這個新生頭名,已經去書院報到上課了。

    令人驚愕的是,永寧郡主竟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——既未動手使絆子,也未遷怒謝元亭。

    丁姨娘在忐忑驚恐中熬了幾天,到了今日,才算慢慢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這其中,定然發生了一些她無法預料的變故!

    “我現在便去春錦。”丁姨娘轉過彎來,立刻打起了“母女和好如初”的念頭。

    文綺看破不說破,笑著應了聲是。

    可惜,丁姨娘的如意算盤未曾打響。到了春錦外,便踫了璧。

    “姨娘請留步。”從玉禮貌客氣地攔住丁姨娘︰“小姐和老爺正在說話。小姐吩咐過奴婢,不管誰來都不見。”

    丁姨娘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明曦考中蓮池書院頭名後,在謝府地位直線上升。謝鈞對謝明曦的偏袒,也格外明顯。從玉腰桿直底氣足,說話也比往日從容多了。

    此消彼長,文綺也沒了往日的居高臨下趾高氣昂,反倒陪起了笑臉︰“煩請進去通傳一聲,就說姨娘來了,或許小姐想見姨娘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從玉清了清嗓子︰“小姐特意叮囑過,姨娘若是來了,無需通傳。小姐不想見姨娘!”

    文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宮中,寒香宮。

    寒香宮因種了數株梅花而得名。

    到了冬日,梅花綻放,清香,雅致宜人。

    此時正是春日,寒香宮無梅可賞,便顯出了幾分冷清寂寥。常年養病的梅妃,日日喝藥。寒香宮里彌漫著淡淡的苦澀藥味。

    “寒香宮,可以改做藥香宮了。”

    半躺半坐在床榻上的女子輕聲自嘲。

    女子年近三旬,臉頰消瘦,帶著常年養病的虛弱。

    女子無疑是極美的。只是,再美的容貌,也經不起幾年病痛的折磨,面色暗淡,頗為憔悴。

    這個女子,正是六公主生母梅妃。

    梅妃十六歲進宮,十八歲時生下六公主七皇子,頗得了幾年寵愛。

    風頭最盛的時候,皇上送來的賞賜,堆滿了幾間庫房。宮中內侍宮人,爭搶著來寒香宮當值。

    這樣的好光景,卻未長久。

    三年前,七皇子落水身亡,梅妃幾乎哭瞎了一雙明眸,堅持親自為七皇子入殮下葬。之後,便病倒在塌。養了三年,也未能將病養好,幾乎再未在人前露過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還有六公主,建文帝只怕已忘了宮中還有梅妃。

    一旁伺候的宮女琴瑟,忙笑著扯開話題︰“公主殿下今天去了蓮池書院,也不知殿下是否適應書院里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提起六公主,自怨自艾的梅妃總算稍稍打起精神︰“算算時辰,安平也該回宮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便有宮女來稟報︰“啟稟梅妃娘娘,六公主殿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j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