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算學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眾少女平日俱是嬌生慣養,今日乍然進了蓮池書院,要和同窗同寢,頗覺新鮮有趣。

    丫鬟不得擅進學舍,只能在學舍外等候。平日動輒七八個丫鬟伺候的名門閨秀們,進了學舍之後,便得自己動手整理桌面,鋪紙磨墨。

    “誒呀,”蕭語 一聲驚呼︰“墨濺到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循聲看去。卻見蕭語 粉色的羅裙上多了一個銅錢大的墨點!

    蕭語 淚水盈盈,急得都快哭出來了!

    尹瀟瀟忙低聲安慰︰“沒事,只要你不隨意起身,根本看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話音還未落,又是一聲驚呼!

    原來盛錦月磨墨的動作過快,烏黑的墨水在衣袖上濺落一片。盛錦月最是愛美,此時急得雙目泛紅,都快哭出來了。

    李湘如忙低聲寬慰,哄了一番︰“……今日毫無準備,明日我們都要帶一身干淨的衣物備換。”

    最後一排。

    林微微小心翼翼地挽起衣袖,磨好墨之後,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一轉頭,就見謝明曦凝神而立,縴長柔軟的手指握著墨錠,不疾不徐地研磨。動作如行雲流水,十分悅目。

    ……可是,謝明曦為什麼站在六公主的桌前?!還細心地為她研墨?

    六公主安靜地坐在位置上,靜靜地看著謝明曦,目光平靜中帶著一絲淺淺的愉悅。

    林微微心里直泛酸。

    謝明曦為什麼對六公主這麼好?

    才見第一面,便如此投緣嗎?抑或是因為六公主身份尊貴,有意示好……林微微將後一個念頭揮出腦海。

    她和謝明曦暫無深交。可她相信自己的直覺,謝明曦不是這等趨炎附勢的勢利之人!謝明曦對六公主這麼好,定然另有緣故!

    這麼想的,只有林微微而已。

    其余少女瞥到這一幕,俱都扁扁嘴。半是嫉恨半是艷羨。

    她們也想替六公主磨墨好嗎?

    可恨這等獻殷勤的機會又被謝明曦捷足先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墨已經磨好了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放下墨錠,轉頭對六公主笑了一笑︰“我在府中常磨墨,不會弄髒衣物。不過,待明日,還是帶一身備換的衣物才是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點點頭,示意自己也要帶干淨的衣裙來。

    不過,被謝明曦這般無微不至的照顧,感覺實在美好。

    謝明曦為六公主磨好墨後,又回了自己位置,挽袖磨墨。她動作又快又穩,不到片刻,便磨好了一硯台的墨。

    林微微的聲音在耳畔響起︰“謝妹妹,你中午睡得可安穩?”

    謝明曦轉頭一笑︰“嗯,你感覺如何?”

    林微微無奈輕嘆︰“我今日才知道,我有認床榻的習慣。平日在自己的閨房里睡慣了,今日在寢室,根本睡不著。”

    陌生的環境,身邊還有近乎陌生的同窗,也怪不得難以成眠。

    看著林微微目中似有若無的哀怨,謝明曦有些歉然,低聲安撫︰“過幾日便習慣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悶悶地嗯了一聲,很快又打起精神笑道︰“下午是算學課。我于算學一道頗有興趣。听聞季夫子精于算學,待會兒我們便能好生見識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對季夫子也頗有好感,聞言笑道︰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正說著,季夫子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明曦立刻揚聲道︰“恭迎夫子。”

    眾少女各自停下手中的動作,一起拱手行禮︰“學生恭迎夫子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不喜說話,卻不肯失禮,和眾少女一起站起身來行禮。

    季夫子深深地看了六公主一眼。

    上午散學之後,董翰林便去了顧山長那里告了六公主一狀——顯然也有借機親近顧山長之意。

    顧山長听聞六公主在課上睡覺,自是惱怒。

    只是,六公主身份擺在那兒,說得輕重都不合適。

    再者,六公主性情孤僻陰郁,和普通少女性情不同。若隨意斥責,傷了六公主的顏面,令六公主愈發陰郁內向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思來想去,顧山長只得將幾個夫子召集到一處,叮囑了一番︰“……對六公主,以引導鼓勵為主,切勿隨意斥責。”

    身為夫子,誰不喜歡聰慧伶俐舉一反三認真勤奮的學生?

    對著一上課就睡覺的學生,誰不頭痛?

    季夫子現在看著六公主,就頭痛的很。說不得,罵不得,只能供在那兒,視而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免禮,坐下。”季夫子聲音不高不低︰“從今日起,我便是你們的算學夫子。”

    “當日的入學考試,算學雜學全對者,只有謝明曦一人。其次是李湘如,林微微再次之。其余人等,錯題達三成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望爾等虛心向學,以謝明曦為榜樣!”

    眾少女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少女下意識地轉頭看向最後一排。

    謝明曦安靜端坐,微笑不語。

    盛錦月嫉恨的眼珠都快紅了。

    李湘如面上笑容如常,縮在袖袍中的右手緊握成拳。

    顏蓁蓁扁扁嘴。

    顧山長偏心謝明曦,季夫子也偏心!謝明曦有什麼好,不就是算學比她強了一點點麼?等學上一段時日,再來比一比誰勝誰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夫子在蓮池書院多年,教學經驗豐富,授課時頗有耐心,由淺入深,並未一味拔高難度。

    眾少女原本大多不喜算學,對著冷面的季夫子更是發 。此時倒是漸漸听出了趣味。

    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六公主竟也听得認真專注,和上午判若兩人。

    謝明曦偶爾轉頭,看到的便是六公主凝神傾听的側臉,不由得抿唇輕笑。看來,六公主不喜四書五經,對算學倒是出乎意料的有興趣。

    季夫子看在眼中,也覺快慰。

    季夫子有心看一看眾人的算學水平,隨口出了一道算學題︰“有物不知其數,三三數之余二,五五數之余三,七七數之余二,問其數。一炷香為限!”

    眾少女或皺眉苦思,或凝神計算。

    謝明曦前世執掌宮務多年,時常查看各處賬目,時日一久,對算學便生了興趣,特意下了苦功勤學鑽研。听完題目後,立刻執筆計算。

    以她的計算速度,只盞茶功夫便算出數目。

    謝明曦胸有成竹地抬頭,正要舉手,眼角余光忽地瞄到了六公主面前的紙張,不由得一驚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