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同寢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六公主身份何等矜貴,和人同寢,確實不相宜。

    季夫子很快點了點頭︰“供夫子們休息的寢室還有空余,我待會兒領著公主殿下過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染墨舒展眉頭,正要行禮道謝,六公主忽地瞪了她一眼。然後,竟張口說道︰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染墨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六公主竟然說話了!

    六公主竟說了不必!

    六公主竟肯和人同寢!

    眾少女既震驚又歡喜。別人尚未反應過來,盛錦月已搶著說道︰“六堂姐,我和你同一個寢室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遲了一步,心中扼腕不已。

    不過,盛錦月和六公主是堂姐妹,同寢也在情理之中。便連謝明曦,也以為六公主會點頭。

    沒曾想,六公主竟毫不客氣地搖頭拒絕。

    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盛錦月又羞又惱,一張清秀的臉孔漲得通紅,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李湘如適時地張口︰“盛姐姐若不嫌棄,不如和我一個寢室如何?”

    盛錦月定定心神,沖李湘如笑道︰“好,我們一個寢室。”

    除了六公主之外,便是李湘如出身最佳了。李湘如及時地打圓場,盛錦月心中自是感激,頓生親近之意。

    李湘如微微一笑,拉起盛錦月的手,坦然看向季夫子︰“夫子,我和盛姐姐同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夫子在蓮池書院多年,眼前這等陣仗倒也不稀奇,略一點頭,又看向六公主。

    六公主身份貴重,不能怠慢。既願意和人同寢,這人選,便由六公主自己挑了。

    六公主看向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悄然一動,低聲笑問︰“殿下可是要和我同寢?”

    六公主彎了彎嘴角。

    這樣的神情,謝明曦再熟悉不過。

    六公主沉默陰郁,極少展顏。像此時這般彎起嘴角,已是心情極好的表示。

    謝明曦正要應下,袖子忽地被身邊的林微微扯了一下。一轉頭,林微微正委屈地看著她︰“謝妹妹,我要和你同寢!”

    另一只袖子也被扯了一下,方若夢怯生生地說道︰“我也想和你一個寢室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六公主眉頭未動,只邁步走到謝明曦身側,學著李湘如的動作,握住了謝明曦的手。然後看向季夫子。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同窗之間,握手之類的舉動頗為尋常。

    不過,這等尋常的舉動,放在六公主身上,可就太不尋常了!

    季夫子也是一愣,目光下意識地落在六公主和謝明曦相握的手上。

    無人留意,染墨的面色在剎那間變了。全身微微顫栗。

    謝明曦略略轉頭,深深地看了六公主一眼。

    六公主手指縴長,意外的有力。指尖的溫熱,迅速溫暖了她微涼的手心。

    她和六公主前世交好,卻從未有過握手之類的舉動。每次見面,多是安靜地對坐,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,偶爾說話罷了。

    因為前世的情誼,她對六公主心存憐惜,主動親近。

    六公主對她這般親近,又是因為什麼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說來話長,實則眾人心念電閃,不過是短短瞬間。

    季夫子第一個反應過來,笑著說道︰“如此,六公主便和謝明曦同一個寢室。”又叮囑謝明曦︰“你要多多照顧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無關緊要之事,便多讓一讓六公主。

    未出口的叮囑,在季夫子的目光中表露無遺。

    謝明曦將心里那一絲異樣按捺下去,含笑應是。

    林微微和方若夢各自松了手,對視一眼,不約而同地對仗著身份搶人的六公主生出忿忿不滿!

    一旁的盛錦月,暗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又是謝明曦!

    今日一個上午,眼睜睜地看著謝明曦出盡風頭。如今竟連六公主也被謝明曦搶了去!實在可恨可惱!

    李湘如目光也暗了一暗。

    她有意拉攏六公主的計劃,顯然是要付之流水了。她實在是小覷了謝明曦。萬萬沒料到,只半日功夫,謝明曦便籠絡住了六公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女們很快找到了同伴。

    尹瀟瀟和蕭語 一個寢室,顏蓁蓁和秦思蕁結伴,沐婉婷和佟悅同寢。最後,便只剩林微微和方若夢兩人,不得不湊在一起。

    季夫子為眾人安排好寢室後,翩然離去。

    眾少女默默對視一眼,然後各自和同伴進了寢室。

    這六間寢室格局相同,俱放置了一桌兩椅一梳妝鏡,外加兩張小巧的床榻。比起眾少女的閨房,自是小的多。好在收拾得頗為干淨,床榻上的被褥枕頭也是新的。

    染墨神色復雜地隨著進了寢室,目光一直落在謝明曦身上。

    謝明曦目光隨意地掃了一圈,然後沖六公主笑道︰“殿下先選一張床榻吧!”

    進了寢室後,六公主便松了手,听聞此言,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少女聲音大多嬌柔動听,六公主的聲音也格外悅耳。只是,比普通的少女聲音略略低沉一些,不算清亮。

    一樣的床榻被褥,其實沒什麼可選的。六公主隨意看了一眼,便在左側的床榻上坐下。

    染墨立刻上前整理被褥。此時背對著謝明曦,不必擔心會被窺破異樣的面色。染墨的目中露出急切和焦慮,懇切地看著六公主。

    六公主……怎麼能和人同寢?

    還是去和季夫子說一聲,獨自住一個寢室吧!

    不然,回宮之後,該如何向梅妃娘娘解釋?

    六公主對染墨的焦灼視若未見,徑自躺下,閉上雙目。

    染墨無可奈何,只得退出寢室。

    扶玉也已理好床榻,一同退到了寢室外。

    自家主子和六公主同寢,扶玉頗覺面上有光,頗為熱絡地和染墨搭話︰“染墨姐姐,你別擔心。我們家三小姐最是溫柔寬厚,公主殿下和小姐同寢,定能合得來。”

    染墨抽了抽嘴角,皮笑肉不笑地應了句︰“是麼?”

    扶玉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扶玉就是再棒槌,也看得出染墨心情不佳,不願搭理自己。熱臉貼冷屁股這種事,誰都不樂意做。

    扶玉扁扁嘴,不再吭聲。

    染墨也無心和扶玉再斗嘴慪氣,不知想到了什麼,目光飄忽不定,緊皺著的眉頭,一直未曾舒展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