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同食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顏蓁蓁被噎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,用力瞪了尹瀟瀟一眼︰“是是是,我以貌取人,我可鄙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不順眼,就去和謝明曦坐一起。何必別別扭扭地坐在這一桌。”

    蕭語 和尹瀟瀟交好,自然不容好友受欺,立刻皺眉道︰“你說這話是何意!這桌子上又沒刻你的名字,你坐得,尹妹妹自然也坐得!”

    顏蓁蓁被搶白一通,愈發氣惱。

    尹瀟瀟面色也不好看。礙著往日交情,不便當場翻臉,更不願在開學的第一日就和顏蓁蓁鬧口角,不得不先忍了這口閑氣。

    李湘如只得轉移話題︰“快些打開食盒瞧瞧,看看蓮池書院的飯食如何。”

    顏蓁蓁悶悶地應了一聲,吩咐丫鬟打開食盒。

    兩葷兩素,外加一碗羹湯一大碗米飯。主子吃完,剩下的給丫鬟吃,也足夠了。味道如何看不出來,單從色相兩樣來說,也算不錯了。

    顏蓁蓁正要夸贊幾句,鼻間忽地飄來一陣異樣的香氣。反射性地轉頭。

    又黑又壯的丫鬟正打開食盒,這勾人的香氣,從食盒中飄出來,很快鑽進了眾人的鼻中。

    到底做了什麼好吃的?

    怎麼這麼香?

    顏蓁蓁逼著自己轉回頭,再看眼前的飯菜,驟然便沒了胃口。

    李湘如也有些懊惱,暗下決定,明日也讓府中廚子做好飯菜送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層的大食盒,共放了八道菜肴,外加一道鮮美的魚頭湯。一掀開砂鍋蓋,香氣四溢。

    “葉姑娘說了,這道魚頭湯熬了一個多時辰,最是鮮美不過。”扶玉殷勤地為謝明曦盛一碗魚湯︰“小姐趁熱喝一碗。”

    魚湯呈奶白色,熱氣騰騰,香氣撲鼻。

    看著就很美味。

    林微微的饞蟲被勾了出來︰“聞著好香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莞爾一笑,將碗送至林微微面前︰“這碗給你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六公主默默咽了口口水,面無表情地瞥了笑顏如花的謝明曦一眼,然後又瞥了同樣笑盈盈的林微微一眼。

    林微微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涼涼的一瞥是怎麼回事?她和謝明曦交好,謝明曦送她一碗魚湯,礙著六公主什麼事了?

    便是身份再矜貴,如今也是同窗。這等小事也要相讓不成?

    林微微略一猶豫,很快下定決心,低頭喝魚湯。

    扶玉又盛了第二碗魚湯,謝明曦端著送到方若夢面前。方若夢歡喜地道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放在食盒里的砂鍋,自然大不到哪兒去。剩下的,只夠一碗了。

    這一碗魚湯,總該給她了吧!

    六公主默默地注視著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似未察覺,低頭喝了一口魚湯,贊嘆不已︰“果然鮮甜味美!”

    六公主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伺候的染墨看不下去了,輕聲道︰“殿下若想喝魚湯,奴婢明早便吩咐御膳房準備。待到正午時分送來。”

    不,她就要喝謝明曦帶來的魚湯!

    林微微和方若夢都有,就她沒有!

    六公主無聲控訴地看著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也裝不下去了,無奈地笑著解釋︰“公主殿下,不是我小氣不舍。只是,殿下身份矜貴,豈能隨意進食。再者,府中廚娘是依著我的喜好做的飯菜,未必合殿下口味。”

    說句不中听的,萬一吃出個好歹來,她要如何交代?

    六公主充耳不聞,繼續無聲地盯著謝明曦。

    那雙黑的眼眸里,浮著一絲似有若無的委屈。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一軟,低聲道︰“今日是我思慮欠妥,對不住殿下。明日我讓廚娘熬一鍋魚湯來,都給殿下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看著謝明曦手中的碗。

    謝明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記憶中的陰郁少女,竟有這般執著的一面!

    謝明曦哭笑不得,無奈退讓︰“罷了!這碗魚湯,我只喝了一口。殿下若不嫌棄,便嘗上一口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目中閃出一絲光芒,臉龐瞬間被點亮,美得令人屏息。

    六公主接了碗,飛快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魚湯真的很美味。

    六公主嘴角微微彎起,和謝明曦對視。

    謝明曦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既是同窗,又是年齡相若的少女,同食一碗魚湯也不算太過分吧!

    林微微方若夢對視一眼,便各自喝魚湯去了。

    宮女染墨的神色卻有些微妙,似要張口說什麼,在看到六公主目中泛起的愉悅時,又默默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自三年前七皇子意外身故,六公主一夕之間性情驟變,再無歡顏,言語也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今日進了蓮池書院,雖未張口說話,神情卻鮮活起來。終于像個十一歲的小姑娘了……罷了!同食便同食吧!

    染墨垂下眼。

    耳邊不時傳來謝明曦悅耳柔和的聲音︰“殿下,別只顧著喝魚湯。這道清炒三鮮素淨可口。還有這道糖醋小排,酸甜入味……”

    一邊說著,一邊細心地為六公主夾菜。

    六公主也很捧場,謝明曦夾的菜,一口不漏地全部吃下。

    染墨目光復雜地瞥了唇角含笑清麗秀美的謝明曦一眼。

    這位謝三小姐,倒是有心機有手段。才第一天,便哄得六公主如此高興。皇上和皇後娘娘若得知,定會對她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明曦敏銳至極,幾乎立刻抬頭,迎上了染墨省視警惕的目光。不由得暗暗失笑。

    這個染墨,前世便對她處處戒備。

    每當她和六公主同坐一起,染墨總是這般不錯眼地盯著她。仿佛她是洪水猛獸,隨時會謀害六公主一般。

    當年六公主突然“病逝”,身為貼身宮女的染墨也未能幸免,不出幾日,便悄無聲息地死在宮中。

    想及此,謝明曦對忠心耿耿的染墨多了一絲寬容,不再計較染墨的打量。

    用完飯後,便是午休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季夫子親自將眾少女領到了一排屋子前,淡淡說道︰“學舍比不得家中,這里只有六間屋子,每間屋子里有兩張供休息的床榻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兩個人睡一間寢室。

    眾少女尚未吭聲,染墨已快步上前,行了一禮︰“夫子,公主殿下從不和人同寢。煩請夫子另為殿下安排一間單獨的寢室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