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舍長(三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這是一首極有名氣的勸學詩。通俗直白,淺顯易懂。內容並不出奇,出奇的是用了四種字體。

    隸書行書楷書行草!

    習字之人,練過多種字體並不稀奇。便拿李湘如來舉例,這四種字體,她也都有涉及。只是……

    四種字體皆行雲流水般漂亮,她萬萬寫不出來!

    李湘如面色微微泛白,雙手死死握緊。一點無奈又憤怒的苦澀,從舌尖涌起,迅速蔓延開來。

    她輸了!

    再次輸給了謝明曦!

    輸得徹徹底底,輸得萬般不甘!

    想她李湘如自幼才名驚人,不管到了何處,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,是眾少女可望不可及的存在。

    今日,卻眼睜睜地看著謝明曦大放光芒,將她踩在腳下。

    六公主凝望著光芒四射的謝明曦,嘴角微不可見地揚了一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字!好字!”

    季夫子第一個驚嘆出聲︰“蓮池書院里擅書法學生頗多,不過,能將隸書行書楷書行草四種字體都練至此等地步,尚無第二個!好好好!”

    緊接著,楊夫子甦夫子也贊嘆不已。

    廉夫子擅騎射,對書法並不精通,簡短地點評一句︰“寫得好!”

    董翰林不喜謝明曦,卻也不能違心地說字寫得不好,繃著臉不吭聲。

    顧山長目光掃過一眾學生或震驚或艷羨或嫉恨的臉孔,淡淡說道︰“盛年不重來,一日難再晨。實時當勉勵,歲月不待人!這首勸學詩,謝明曦寫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爾等也當謹記于心,引以為戒!”

    “蓮池書院是讀書求學之處,不是爭鋒較勁的地方,更不是勾心斗角捧高踩低之所。今日李湘如謝明曦競爭舍長之位,有才者居之。不論誰落敗,都不得心生怨懟,日後再生事端!”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可記下了?”

    顧山長明亮銳利的目光掃了過來。

    李湘如抿緊嘴角,低聲應是。

    謝明曦抬頭,和顧山長對視片刻,心中涌起一絲微妙的悸動。

    這樣的偏愛呵護,親爹親娘未曾給過她。嫡親的兄長未曾給過她。前世的丈夫也未曾給過。

    今日剛見面的顧山長,卻在眾新生面前,明明白白地表露出了對她的偏袒和喜愛!

    冷如寒霜的心田,悄然注入一絲暖流。

    堅不可摧的冰凍,被突如其來的溫暖融化了一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來,便是不記名投票。

    除去謝明曦和李湘如,還剩十個學生,便有十票。再加五位夫子,共計十五票。眾人各自在紙筏上寫了名字,放至顧山長面前。

    李湘如明知自己獲勝希望不大,一顆心還是提到了嗓子眼。緊緊地盯著顧山長的一舉一動,目中滿是希冀。

    謝明曦卻頗為平靜,沉著得令人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李湘如忍不住恨恨地瞪了謝明曦一眼。

    謝明曦大度地回以笑容。

    這是屬于勝利者才有的自信從容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很快,顧山長便清點完票數,選後宣布︰“李湘如六票,謝明曦九票。這舍長之位,便由謝明曦來擔任。”

    “李湘如,你可心服口服?”

    李湘如滿心苦澀,卻不得不應︰“學生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舒展眉頭,又溫和地叮囑謝明曦︰“你既為舍長,便當盡心竭力為同窗著想,為夫子們解憂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恭敬地應下,然後出人意料地說道︰“山長,何不再設副舍長一職?”

    顧山長一怔︰“副舍長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謝明曦不疾不徐地接了話茬︰“李姐姐出身名門,才學出眾,細心沉穩。若她為副舍長,定會盡心盡力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看向李湘如,溫和相詢︰“你可願意做副舍長?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湘如懵了。

    眾少女面面相覷,一頭霧水。謝明曦竟主動為李湘如說情,到底是何意?

    唯有六公主,目中閃過一絲了然。

    顧山長又問了一遍︰“李湘如,你可願意?”

    李湘如終于回過神來,不假思索地應道︰“學生當然願意。”副舍長說來不怎麼好听,被謝明曦壓了一頭。總歸是一個出頭露臉的機會。

    只要日後謝明曦“無意”中犯錯,這舍長之位便能順理成章地落在她的身上!

    顧山長略一點頭︰“你既是願意,以後便協助謝明曦,一起做好舍長之職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立刻笑道︰“請山長放心。我和李姐姐定會齊心合力。”又沖李湘如微微一笑︰“李姐姐放心,我雖為正舍長,也絕不會欺壓你半分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為什麼她忽然有種被人算計的感覺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學舍里忽地響起了鼓掌聲。

    眾人下意識地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鼓掌的竟是六公主。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便是謝明曦,也難得地錯愕了一回。下意識地和六公主對視。

    六公主美麗的臉孔依然沒什麼表情,一雙深如潭的眼眸微微發亮,專注地凝望著她。

    繃著臉鼓掌的樣子,實在可愛!

    謝明曦心尖似被輕輕撓了一下,有些奇異的溫暖和喜悅。她沖六公主粲然一笑。

    六公主嘴角微揚,很快平復,繼續用力鼓掌。在六公主的帶動下,學舍里響起了一片掌聲。

    謝明曦眉眼彎彎,心情頗佳地回了位置,輕聲對六公主說道︰“多謝殿下為我鼓掌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目中閃過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林微微看著有些吃味,故意說道︰“我剛才也用力鼓掌了,你為何只謝公主殿下,不謝我?不公平!你偏心!”

    謝明曦失笑不已,轉頭安撫地一笑︰“是我粗心,竟未留意。多謝林姐姐!”

    林微微俏皮地眨眨眼︰“看在你一片誠心的份上,我暫且原諒你這一回。以後若再犯,我再也不和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之間的友情,就是這般霸道不講理!

    謝明曦故作無奈地笑道︰“是是是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兩人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六公主面無表情地瞥了林微微一眼。

    林微微後背有些涼颼颼的。

    剛才六公主是瞪她了嗎?

    是瞪她了吧!

    不管了!就是瞪她,她也不能退讓。明明她才是謝明曦最好的朋友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