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舍長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朝堂上眾官員爭權奪利,明刀暗箭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董翰林當年便是被“斗敗”的犧牲品,四十多歲正是官員盛年,董翰林卻不得不主動致仕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里女夫子居多,男夫子加起來不足十人。男子天生便瞧不起女子,一個個肯來蓮池書院,沖的是俞皇後的名頭和豐厚的束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不足為人道的心思。譬如打著續弦主意的鰥夫……

    咳咳,說的正是董翰林。

    兩年前,董翰林死了正妻,正逢顧山長登門聘請。顧山長年過四旬,一直未嫁,氣質出眾,出身名門,和俞皇後情誼甚篤。

    董翰林當下便動了不可告人的心思,應了聘請,來了蓮池書院。

    董翰林學問淵博,上課認真,確實令人佩服。不過,他對顧山長的心思實在令人生厭。別說顧山長立意終身不嫁,便是要嫁,也輪不到想吃天鵝肉的董翰林。

    一眾女夫子心照不宣地一起討厭他。

    董翰林一張口,立刻被群嘲反駁。

    “董翰林此言謬矣!”

    季夫子率先出言︰“有才之人,該當重任。此乃千古不破的真理。若事事相讓,毫無擔當,豈不愧對一身所學?”

    楊夫子平日和季夫子較勁,到了此時,卻站了同一陣營︰“季夫子所言極是。蓮池書院學風濃厚,素來鼓勵學生之間的良性競爭。既然都有意做舍長,比試一場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性情最溫柔的甦夫子點頭附和︰“季夫子楊夫子言之有理!”

    廉夫子話語簡潔干脆︰“開始吧!”

    董翰林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個這般伶牙俐齒言語咄咄!面對男子,也絲毫不讓!

    簡直亂了男尊女卑綱紀倫常!

    董翰林痛心疾首。只是,數次血淋淋的教訓早已教會了他“該閉嘴時就閉嘴”的道理。只得悻悻地輕哼一聲。

    顧山長看在眼底,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,很快又平復如初。

    男尊女卑之論調,早已滲入人心。

    想徹底扭轉,談何容易。

    她和俞皇後奮斗經營數年,才有了聲名赫赫的蓮池書院,才使得眾人重視女子讀書識字。想和男子地位並駕齊驅,卻是遙遙無期……

    罷了!不想這些。

    顧山長將腦中雜念全部揮去,淡淡說道︰“李湘如,你先來。以一炷香時間為限,一展所長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精神一振,斂容應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炷香時間,說短不短,說長也不長。

    撫琴一首,倒是夠了。只是,這是選舍長,需以在才學上折服眾人。

    李湘如自幼熟讀四書五經,略一思忖,便有了主意。從四書中挑了一段,然後講解其經義。引經據典,滔滔不絕。

    董翰林捋著三寸胡須,目中閃出了贊許之色。

    李老是兩榜進士出身,詩書傳家,對兒孫的教育十分重視。李湘如身為李府最優秀的嫡女,學識過人不說,這份沉穩從容也令人欣賞。

    顧山長和一眾女夫子也略略點頭。

    李湘如大出風頭,心中自是快意。一炷香時間轉眼即過,李湘如頗懂把握時機,最後還煽情了幾句︰“……懇請眾姐妹都投我一票,令我心願得償!”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冷不丁響起的掌聲,嚇了李湘如一跳。

    李湘如笑容微微一僵,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鼓掌之人,正是謝明曦。她似未看出李湘如眼底閃爍的火星,一臉誠懇地贊嘆︰“李姐姐才學過人,名不虛傳。”

    當著夫子們的面,李湘如只能表現出虛懷若谷的風度︰“哪里哪里,謝妹妹過獎了。我已說過了,接下來,便要看謝妹妹的了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,並未自謙︰“李姐姐講了一段四書,我便寫一回字吧!”

    書法?

    李湘如心中長笑不已。

    顧山長擅長書法,被譽為當朝大家。謝明曦竟敢班門弄斧!

    今日出丑是出定了!哈哈!

    在場和李湘如抱有同樣想法的人顯然不少。

    林微微略略蹙眉,目中閃過一絲擔憂。尹瀟瀟也有些焦慮。方若夢一緊張,便要摳手指。此時悄悄將手指藏在袖中摳來摳去。

    六公主從頭至尾表情都無變化,只一直看著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似有所察,沖六公主安撫地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放心,看我的!

    那抹自信從容的笑容,宛如鮮花驟然綻放,又如明珠被拭去灰塵,璀璨奪目,美不勝收。令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六公主清晰地听到自己驟然加快的心跳,血液汩汩涌向腦海。

    看著謝明曦窈窕從容的身影,六公主目中閃過一絲光芒。

    謝明曦縱然再敏銳,身後也未長眼,自然又錯過了這一幕。

    不然,熟知六公主性情的謝明曦,定能察覺到異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學舍里,筆墨紙硯都是現成的。為了供夫子們提筆落墨,硯台里早已提前磨好了墨。

    眾目睽睽之下,謝明曦從容提筆。

    她到底寫了什麼?

    坐在桌子上的一眾少女好奇心被吊得老高,恨不得伸長脖子張望。可惜夫子們俱在,誰也不敢動彈。心里便像貓爪子撓著一般。

    其實,幾位夫子也好奇得很。只是端著夫子的架勢,不便流露罷了。

    便連董翰林,也忍不住回頭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這個謝明曦,一手館體寫得極佳。不知今日所書,又是什麼字體?

    顧山長倒是干脆的很,負手走了過去,目光一掃,眼眸便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熟悉顧山長脾氣的眾夫子對視一笑。

    顧山長最擅書法,見到字寫的好的學生,生出喜愛之情也是常理。能在顧山長的注目之下從容落墨,也可見謝明曦心性之沉穩。

    盞茶後,謝明曦停了筆,然後恭敬地說道︰“學生在山長面前獻丑了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輕笑一聲︰“小小年紀,于書法上有此等造詣,實屬難得。便是我年少之時,也不及你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陣騷動。

    謝明曦到底寫了什麼?

    顧山長的評價竟如此之高!

    “多謝山長夸贊。”謝明曦笑著道謝,等上片刻,待墨跡稍干,才捧起寫好的字,呈于眾人。

    盛年不重來,一日難再晨!

    實時當勉勵,歲月不待人!j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