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舍長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何為舍長?

    簡而言之,便是十二人之首。平日管理紀律,安排學舍事務,可以代替眾人和夫子們打交道,出頭露臉機會頗多。

    李湘如目中閃過一絲志在必得的光芒。

    這等好事,萬萬不可讓謝明曦搶了去。

    李湘如打定主意,索性厚顏起身,主動張口相詢︰“不知山長所言何解?我們該如何選出舍長?可否毛遂自薦?”

    李湘如出身名門,自小被家中精心教養長大,落落大方,氣度沉穩,十分惹眼。此時侃侃而談,其談吐風儀,令人贊許。

    以一個十一歲的少女而言,實在難得。

    顧山長目中閃過贊許,笑著點頭︰“毛遂自薦,自是可以!”

    李湘如心神大定︰“既是如此,那我便厚顏自薦一回。”

    不等顧山長吭聲,便利落地轉過身來,面對一眾少女︰“一起考進蓮池書院,成為同窗,可見我們有緣。從今日起,我們要在書院就讀五年。每日相伴學習,便是嫡親的姐妹,也不及我們親近。”

    “我願為大家鞍前馬後,操勞瑣事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大家給我這個機會,一起舉薦我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的眼眸閃過一絲饒有興味的光芒。忽地也站起身來,微笑著說道︰“我也有意自薦為舍長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六公主微微側目。

    這個謝明曦,言行舉止處處出人意料,和她想象中的截然不同……不過,這樣才有趣不是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謝明曦!

    怎麼哪兒都是你!

    李湘如心里那個氣就別提了。面上還得做出虛懷大度的樣子來,沖謝明曦笑道︰“既是你也有意,我們兩人便請眾同窗投票。誰票數多,便由誰勝出如何?”

    謝明曦從容點頭︰“這個主意頗佳。”

    然後,恭敬地看向顧山長︰“李姐姐張口在前,我本不該厚顏張口。只是,此機會難得。我委實不願錯過,這才厚顏自薦。懇請山長不要見怪!”

    顧山長當然不會見怪。

    身為夫子,最喜歡的便是好學上進的學生。謝明曦出身雖不及李湘如,卻才學驚人,令人激賞。

    只沖著那篇文采逼人的策論,顧山長心里的天平便已傾向謝明曦。

    “舍長之位,本就應由才高聰慧之人擔任。”顧山長淡淡笑道︰“你們兩人俱是新生中的佼佼者,既都有意角逐舍長之位,我便成全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這第一課,便來選舍長。我給你們各一炷香時辰,一展所長,直抒心意。眾學生仔細聆听,選出最合心意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投票之時,執筆寫出屬意的名字即可,不必署名!”

    也免得眾人心中有所忌諱,礙著李府威勢,不敢選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涌起一陣暖意。

    顧山長看似嚴肅,實則正直善良,值得敬重。對著這麼一位可親可敬的女子耍心機,會不會稍微有點過分?

    算了,還是先當上舍長再說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顏蓁蓁眼看著自己錯失良機,心中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,第三名都沒吭聲,她這個第四名自然不便出言。

    不止是顏蓁蓁,蕭語 等人也在暗暗扼腕。如今顧山長已經發了話,這舍長之位,只能從謝明曦和李湘如中產生了。

    李湘如深諳先發制人的道理,笑著對謝明曦說道︰“我比謝妹妹年長一歲,今日厚顏搶先一步,謝妹妹不會見怪吧!”

    按入學名次,她不及謝明曦,索性厚著臉皮扯年齡。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︰“不提年齡,便是按入學名次,我也該先讓李姐姐三分。否則,我便落了欺人之嫌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呸!厚顏無恥!

    考第一就了不起嗎?處處壓著我這個第二!

    李湘如心中大怒,面上不動聲色︰“謝妹妹高義,令人欽佩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執掌書院多年,教過的學生不知多少。此時這般情形,卻也從未見過,一時間,也覺興味有趣。揚聲吩咐︰“來人,去請季夫子等人過來。”

    然後,笑著說道︰“難得有這等熱鬧,讓眾夫子前來听上一听。讓她們也一起投上一票,以保公平公正!”

    公平公正四個字,令謝明曦心中生出暖意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李湘如嫉妒得快扭曲了!

    什麼公平公正!

    無非是怕眾學生欺辱謝明曦出身低微罷了!顧山長擺明了就是偏心謝明曦!

    她哪里不及謝明曦?

    可惡又可恨的第二!

    啊啊啊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後,五位夫子一起來了學舍。

    季夫子教導算學雜學,楊夫子教導音律,甦夫子教導禮儀,董翰林教導四書五經。

    教導射御兩門的是同一個夫子,姓廉。

    這位廉夫子,頗為年輕,只有二十左右。膚色微黑,個頭頗高,雙腿修長,雙目清亮有神。有別于幾位女夫子羅裙廣袖,廉夫子穿的是武服。

    紅白相間的鮮亮武服,頗為合身,映襯得廉夫子滿臉英氣,魅力非凡。

    “見過夫子。”眾學生一起拱手作揖,行學生禮。

    眾夫子齊聲道︰“免禮起身。”

    五個夫子里,只有一個男夫子,眼前又是一群貌美如花的少女學生。

    董翰林頗有幾分勢單力孤的尷尬,不願被人窺破,便一直板著臉孔,嚴肅得近乎嚴厲,令人發 。

    待听清事情的原委,董翰林有些不快。听聞謝明曦之名,更是不喜。

    當日閱卷,他本有惜才之意。之後被那一篇驚世駭俗的策論激怒,堅持罷落。季夫子卻力持將那一份試卷評為甲等頭名。

    之後,這一份試卷入了顧山長的眼,又得了俞皇後青睞,最終得了頭名。

    董翰林被狠狠打了一回臉,心中十分介懷。尚未見面,便對謝明曦這個名字生出厭憎。

    今日“鬧事”之人又有謝明曦!

    董翰林面色微沉,掃了兩個女學生一眼,一板一眼地說道︰“友愛同窗,彼此謙讓才是正理。你們兩人為了舍長之位,相爭不下,竟鬧至山長面前。委實不妥!”

    這個老古板老學究!

    裝模作樣!

    幾位女夫子心里暗暗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