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院規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對著昔日好友,謝明曦前所未有的耐心溫柔。

    蒼天作證,她還從未對誰這般好過。

    或許是六公主真的和她有緣。今生初次相見,孤僻少言的六公主竟對她無半分排斥,之前和方若夢換位置,顯然是有意主動坐到她身邊。

    想及此,謝明曦目中清淺的笑意深了一些,唇角揚起愉悅的弧度。

    六公主默默凝視著謝明曦美麗的笑靨。

    心中在想什麼,無人知曉。

    坐在第一排的盛錦月,不時回頭看一眼,待看見謝明曦和六公主親密低語的模樣,心中惱恨不已。

    六公主的冷漠孤僻人盡皆知。她屢次三番主動寒暄,六公主從不搭理。

    也不知謝明曦用了什麼邪術,竟在短短片刻和六公主親近起來!

    李湘如更是嫉恨得咬牙切齒!

    她早已打定主意,要和六公主交好。日後或能沾光出入宮廷,和四皇子“偶遇”……沒想到,又被謝明曦搶了先!

    謝明曦!

    謝明曦!

    謝明曦!

    李湘如心底的嫉恨怨懟幾乎快化為實質,嗖嗖如利箭飛向後排的謝明曦。

    其余少女,或多或少也生出艷羨之意。

    六公主是皇上幼女,頗得皇上寵愛。誰不想和六公主親近?

    可惜六公主太過孤僻陰郁,渾身上下散發著“我誰都不想理”的冷漠。眾人有心無膽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謝明曦拔了頭籌……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這個形容詞怎麼有點怪怪的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門口響起一陣腳步聲。

    是顧山長來了。

    眾少女心中一陣雀躍欣喜激動,不約而同地站起身來相迎︰“學生恭迎山長和夫子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下意識地低聲提醒︰“山長來了,殿下也該起身相迎才是。”說完,才後知後覺地發現,六公主反應頗為迅捷,甚至比她更早一步起身。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涌起一絲憐惜。

    六公主出身天家,尊貴之極,禮數卻這般周全,顯然在宮中的日子並不好過。

    俞皇後是嫡母,六公主是庶出。庶女不受嫡母待見,也是常理。便是天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六公主看似平靜無波,實則目光敏銳。眼角余光掃到謝明曦帶著憐惜的溫柔目光,心中悄然一動。

    顧山長已走了進來,含笑的目光一一掃過眾少女的臉孔︰“不必多禮,都坐下吧!”

    眾人齊答︰“謝過山長。”

    然後,才一起坐下。

    顧山長目光落在第一排的三人,眉頭略略一皺。

    考取頭名的謝明曦為何沒坐第一排?莫非是李湘如等人以家世壓人?

    身份尊貴的六公主,為何也坐了最後一排?

    李湘如被顧山長明亮銳利的目光看得心虛不已,又覺滿腹委屈。謝明曦自己選了最後一排,又不是她的錯。顧山長分明生了誤會,怪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行,這個黑鍋她絕不背!

    “啟稟山長,”李湘如很快站起身來,委婉地解釋︰“適才有空,我們便以入學名次為序挑了位置。若有不妥之處,還請山長言明!”

    顧山長眉頭略略舒展,尚未說話,坐在最後一排的謝明曦也站了起來︰“山長,我主動挑了最後一排的位置,和李姐姐錦月表姐都無關系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無辜中箭的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旁觀的眾少女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事實,被謝明曦這般認真誠懇地道來,怎麼听都像是李湘如盛錦月仗勢欺人!

    顧山長尚未舒展開的眉頭,又皺了起來,冷淡的目光掃過李湘如盛錦月氣得漲紅的臉孔︰“罷了,既已坐下,暫時便如此坐著。書院每個月都有考核,待到首次考核過後,再以成績次序重排位置。”

    眾少女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顧山長,算你狠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顧山長身量修長,目光淡淡,聲音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“我們書院,設有禮樂射預書數六門課程,這六門課程必學。另有棋藝茶道舞藝女紅廚藝等選修科目,可任選兩門。”

    “必學課程,每個月考核一回。分甲乙丙三等。位列甲等者,書院會張榜公布,並有獎賞。連續兩次位列丙等,便請家人前來商榷,勸其離開書院。”

    “選學課程,半年考核一回。考核標準,和必學課程相同。”

    一席話,听得眾少女心跳如擂鼓,便連最自信的李湘如,此時也手心陣陣冒汗。

    考了丙等已經夠淒慘,連著兩次就要被請家長並退學,實在太過嚴苛。

    盛錦月更是毫無底氣,面色悄然泛白。

    祖父舍下老臉,替她求了免試就讀的名額。若是她考了丙等,還有什麼臉面對祖父?

    六公主神色漠然,看不出半點情緒波動。

    謝明曦神色未變,繼續聆听顧山長“訓話”。

    “皇後娘娘每月親至書院三日,為書院所有學生授課。你們是新生,皇後娘娘會為你們授課一整日。”

    “皇後娘娘滿腹經綸,學富五車。有娘娘親自教導,是爾等三生之福。皇後門生四個字,重于千斤。望爾等珍重,切莫辜負娘娘心意!”

    提起俞皇後之名,眾少女的眼楮都亮了起來,齊聲應是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之所以聞名天下,有大半歸功于俞皇後。

    皇後門生,于閨少女而言,分量極重。便如男子考中會試,一躍成為天子門生。

    顧山長又道︰“每個月休沐三日,分別是旬末。辰時上課,申時散學。中午有一個時辰的進食午休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書院提供飯食,爾等若想自帶飯食也可。每個人只可帶一個伴讀,不得胡亂走動,更不可擾亂夫子上課。”

    “學舍後有休息的屋舍,兩人一間,自由組合即可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眾少女便一陣輕微的騷動。

    辰時就要上課!

    意味著卯時天未亮時就得起床梳洗更衣,再乘坐馬車到書院。若是路途遠的,起得還要更早一些。

    讀書之辛苦,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不過,連六公主都沒吭聲,她們自然更無提意見的資格。再者,能進蓮池書院是何等的榮耀?便是再辛苦,也得咬牙堅持。

    眾少女很快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顧山長目中閃過滿意,張口道︰“你們十二人既為同窗,也是緣分。便由你們自己選出舍長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