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重逢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盛錦月氣得漲紅了臉。

    出爾反爾……

    太扎心了!

    “我就出爾反爾,關你何事!”

    憋了半天,盛錦月終于重新挺起了驕傲的頭顱︰“我是淮南王府嫡女。免試就讀的名額,本就是留給宗室貴女的。誰比我更有資格?”

    “謝明曦!你別仗著自己考了第一名,就在這兒耀武揚威!”

    “第一名有什麼了不起!”

    謝明曦挑眉一笑,慢悠悠地說道︰“于我而言,第一名確實沒什麼了不起。對你來說,算是很了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連前十都沒考中的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考了第二的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考了第一的人,就是驕傲得理所當然,那麼令人討厭!

    以盛錦月的脾氣,能強忍著沒沖上前來揍人或者挨揍,實在難得。

    盛錦月深呼吸幾口氣︰“今天是報到的第一日,我才不和你爭吵,免得給夫子留下壞印象。麻煩你離我遠一點,我根本不想看見你。”

    呵!放狠話誰不會!

    謝明曦淡淡一笑︰“我特意選了最後一排,正是為了離你遠一點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氣得想吐血的盛錦月,憤憤地走到第一排坐下。打定主意,今日再也不和謝明曦說話。

    眾少女各自同情地看了盛錦月一眼。

    盛錦月素來驕縱成性,言行跋扈,何曾吃過這等虧?如今卻被謝明曦欺負得無還口招架之力……看著還挺解氣的!哈哈!

    六公主微不可見地彎了彎嘴角,眼中閃過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盛錦月坐下後,眾少女也隨之一一落座。

    林微微坐在最後一排左側,謝明曦便坐了中間。

    剩下靠右邊的一張桌子,方若夢笑盈盈地走了過來。坐下之後,轉頭沖謝明曦笑道︰“以後請你多多指點。”

    對謙遜之人,謝明曦並不高傲,笑著應道︰“以後我們一起勤奮讀書,共同進步。”

    方若夢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誰也不是生來就膽小怯懦。

    只是,被養在方家內宅十一年,長期生活在嫡母和嫡出姐妹的欺壓凌辱之下,她不得不謹慎拘謹。時日久了,連她自己都厭惡自己溫吞不敢大聲說話的性子。

    直至今日,她才知道,原來庶女並不都像她這樣。

    原來,世上還有謝明曦這樣的少女。

    優秀出色,自信從容,言辭鋒利。一眾名門貴女,在她面前盡皆黯然失色。便連出身淮南王府的盛錦月,也憋屈地敗于她口下。

    方若夢暗暗打定主意,以後一定要和謝明曦多親近。

    林微微將方若夢激動的神色盡收眼底,然後,沖謝明曦眨眼示意。

    不費多少力氣,便收服跟班一個。

    謝明曦啞然失笑,正欲低聲張口,眼角余光忽地瞄到一個身影走了過來,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六公主過來做什麼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公主的一舉一動,眾少女自然都看在眼底,各自驚詫地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之前眾人入座,六公主並未動彈,誰也不敢提醒或催促。

    跋扈的盛錦月和高傲的李湘如,各自坐了第一排的左右兩側,中間那張位置無人敢坐,特意留給了六公主。

    六公主往最後一排走是何意?

    可惜,無人敢問出口。

    眾人眼睜睜地看著六公主走到方若夢身邊,然後面無表情地看著方若夢。

    方若夢反射性地打了個哆嗦,全身緊繃。

    六公主站在她身邊做什麼?

    老天,誰來救救她?

    可惜,沒人吭聲。

    方若夢雙目噙著淚珠,求助地看向謝明曦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六公主要做什麼?我該怎麼辦?

    謝明曦自然不會驚懼。六公主不喜說話,性情冷漠陰郁,其實心腸柔軟,並不難相處。難的是猜出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謝明曦略一思忖,在方若夢感激涕零的目光下張口問道︰“公主殿下站在此處,莫非是想坐在最後一排?”

    六公主略一點頭。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心中瘋狂腹誹。

    堂堂公主,不坐第一排,跑去最後一排!別是頭腦不清醒吧!

    方若夢被嚇得腿軟,便是再不情願,也不敢不讓出位置。哆嗦著站起身。

    六公主毫不客氣,伸手指了指第一排的中間。

    “方姐姐,公主殿下讓你去坐第一排中間。”謝明曦善解人意地說道︰“你別辜負了殿下好意。”

    方若夢苦著臉謝恩︰“多謝殿下。”然後,在眾人或羨慕或嫉妒的目光下,顫顫巍巍地去了第一排中間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盛錦月不善地瞪了一眼過來。

    李湘如也心有不滿。特意留下最佳的位置,本是留給六公主的,也方便日後自己和六公主親近來往。沒曾想,竟有這等轉折,被方若夢搶了去。

    方若夢被左右不善的目光瞪得心中發涼,更是滿心委屈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想坐第一排,是六公主搶了她的位置!盛錦月李湘如瞪著她做什麼?有本事就去瞪六公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微微心中也有些詫異。不過,她心性沉穩,很快冷靜下來,友善地沖六公主微笑示意。

    六公主神色漠然,毫無回應。

    謝明曦也沖六公主微笑︰“以後我和殿下坐在一排,還請殿下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略略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林微微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區別待遇,也太明顯了吧!

    林微微抽了抽嘴角,轉過頭。

    謝明曦還在低聲和六公主說話。獨屬于少女的聲音清甜柔軟,悅耳之極︰“我是謝明曦,今年十歲。父親是鴻盧寺卿,嫡母永寧郡主。今年新生考試考了頭名。”

    “坐在第一排的三人,是淮南王府的盛錦月,李老的嫡孫女李湘如,還有方老府上的庶出孫女方若夢……”

    竟細細地說起了每個人的姓名家世年齡,連考試名次也一一說得清楚。

    林微微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謝明曦這般耐心細致,六公主竟也沒有半點不耐,實在令人稱奇。

    林微微忍不住又轉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謝明曦生得清麗秀美,此時唇畔含笑,令人如沐春風。

    陰郁冷漠的六公主,全身的陰沉也散去幾分。

    一個柔聲細語,一個側耳聆听,畫面竟異常和諧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