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重逢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少女約有十一歲,長眉挺鼻,黑眸紅唇。

    一襲碧色羅裙,式樣簡單至極,黑亮的青絲挽做雙環髻,發邊只簪了一朵白玉芙蓉,其余再無修飾。

    少女氣度出眾,滿身風華。那份與生俱來睥睨眾人的尊貴,頓令眾少女生出望塵莫及的黯然。

    論容貌之美,在座少女無人能及。

    便是謝明曦,也未敢言勝過這個少女。

    比起驚人的美貌,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少女的陰郁冷漠。仿若終年不化的積雪堆積在眼角眉梢,無人能令她展顏。

    目光如寒潭,深不見底。

    果然是六公主來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昔日好友重逢,委實令人欣喜快慰!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涌起絲絲暖意。

    前世,她只是謝雲曦身側“伴讀”,身份低微。雖和六公主相交,也不便來往過密。

    今生,她是蓮池書院的新生頭名,風光赫赫,無人能及。和身份尊貴的六公主成了同窗。也有資格和六公主正式結交來往了。

    謝明曦正欲上前行禮,李湘如動作更快一步,搶著上前一步襝衽行禮︰“湘如見過六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六公主面無表情,連眉頭都未動一下。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少女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傳聞六公主陰郁少言,從不理人,果然半點不假!

    李湘如已行了禮,六公主不發話,她便不能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為名門貴女,李湘如自幼便接受過嚴格的訓練教導,禮儀無可挑剔,行禮姿勢十分標準。也正因如此,這等行禮姿勢最是累人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,李湘如便覺腿酸腰酸滿腹心酸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第一個和六公主說話,給六公主留下印象而已。

    為什麼落到現在進退兩難的地步?

    她到底還要維持這個僵硬可笑的姿勢多久?

    謝明曦看著這一幕,忽地想起昔日和六公主初見的自己。也是這般戰戰兢兢滿心惶恐。後來相處得久了,才知六公主外冷內軟,心地善良。

    其實,李湘如自行起身就行了。六公主根本不會怪罪。六公主不喜說話,便連宮中的內侍宮女也知曉行禮後自行起身。

    可惜,李湘如不知道!

    眾少女也不知道,俱以為六公主冷漠倨傲難纏,心中各自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謝明曦也不提醒,慢悠悠地又等了片刻。才張口道︰“李姐姐不妨自行起身。想來公主殿下不會責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默默“堅持”了盞茶功夫,早已全身酸軟額上冒汗,再不起身就要踉蹌摔倒出丑了。此時也顧不得別的,先站直身子,暗暗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六公主果然沒動怒。

    事實上,六公主從頭至尾都是同樣的表情。

    冷漠如雪,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謝明曦微笑上前,襝衽行禮︰“謝明曦見過六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眉頭微微一動,目中迅速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,迅疾掃過謝明曦清麗秀美的臉龐。旋即,這絲隱沒眼底,恢復如常。

    低頭行禮的謝明曦,並未捕捉到這一絲異樣,很快起身。

    六公主並未怪罪。

    其余少女都松了口氣,一一上前行禮。

    六公主一直都沒出聲,強烈的氣場卻壓得眾少女喘不過氣來。之前說笑斗嘴較勁的氣氛一掃而空。各自拘謹地站在原處。

    謝明曦雖有心親近好友,也未急在一時。

    來日方長,日後親近的機會多的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在,僵持的氣氛沒維持多久,就被最後一個新生的到來打破。

    “盛姐姐,你總算來了!”李湘如剛才大失顏面,心中正不是滋味。見了盛錦月,立刻笑著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蕭語 顏蓁蓁等人和盛錦月也都相熟,各自熱絡地笑著迎了過去。

    素來趾高氣昂的盛錦月,今日神色卻有幾分難言的尷尬。

    免試就讀,總不及正兒八經的考中蓮池書院。

    更何況,她曾在眾人面前大放厥詞,說什麼要憑自己的本事考中書院,否則寧可不來……今日自己打自己的臉,實在是疼。

    只是,祖父親自進宮,向俞皇後求來這個名額。她便是再驕縱任性,也絕不敢說不來。今日在書院外磨蹭了半天,到底還是來了。

    李湘如何等聰慧伶俐,見盛錦月神色尷尬,便知她心結。立刻笑道︰“當日文會,我們便想著一起進蓮池書院做同窗。今日如願以償,實在是件令人歡喜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只字不提盛錦月親口立下的誓言。

    蕭語 也笑道︰“正是。看到盛姐姐,我們心里都十分歡喜。”

    秦思蕁柔聲道︰“盛姐姐今日為何來得最遲?”

    眾人你一言我一語,盛錦月身在其中,總算沒那麼尷尬了,笑著說道︰“昨日太過緊張,沒睡好,早上起得稍遲了些。你們倒是都來得早。”

    顏蓁蓁不以為然地笑道︰“考中書院,是何等喜事。我巴不得早些來報到,哪里會緊張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“考中書院”,生生戳中盛錦月痛處。

    顏蓁蓁年齡最小,被嬌慣著長大,素來有口無心。盛錦月知曉她的脾氣,也不好怪她,默默咽下心頭悶氣。

    “夫子還沒來,我們都已選好位置了。”李湘如笑道︰“我們特意留下了第一排的兩個位置,六公主殿下和盛姐姐各坐一張如何?”

    盛錦月卻未立刻點頭應下,反而問道︰“第一排共三張位置,還有一張被誰選了?”

    千萬別是謝明曦!

    當然不是怕了她……反正,總之,自己絕不和謝明曦坐一排。

    李湘如看穿了盛錦月的心思,卻不說破,笑著應道︰“被我選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謝明曦就好!

    盛錦月暗暗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然後,那個討人厭的聲音便在耳邊響了起來︰“錦月表姐特意張口詢問,莫非是想和我坐一起?”

    誰想和你坐一起!

    盛錦月反射性地瞪了過去︰“自作多情,我才不願和你同坐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扯起嘴角,淡淡應道︰“我也不願和一個出爾反爾之人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六公主目光微微一閃,落在謝明曦的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