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同窗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柔和的晨曦透過大窗子灑落進明亮寬敞的學舍,幾個十一二歲的少女坐在桌前,正低聲說笑。

    秦思蕁,顏蓁蓁,蕭語 ,尹瀟瀟。都是熟悉臉孔。

    一襲緋衣羅裙的李湘如也在其中。她姿容秀麗,氣質端莊,唇畔含笑,在幾個少女中最引人矚目。

    听聞推門聲,少女們齊刷刷地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待看清來人臉孔,李湘如臉上的笑容頓時淡去。

    第二名!

    在別人看來,這是何等榮耀風光。于李湘如而言,卻是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堂堂李家嫡女,惜敗于區區謝家庶女之手!

    輸給別人也就罷了,竟輸給了陰險狡詐的謝明曦!一想到謝明曦會在自己面前何等耀武揚威,她便慪得不得了。這幾日,她一直怏怏不樂,直至今日報到,心情才稍稍好轉。

    此時一見謝明曦,心情瞬間陰霾。

    謝明曦似未看見李湘如難看的臉色一般,和尹瀟瀟等人一一寒暄過後,又笑著看向李湘如︰“李姐姐今日來得倒早!”

    李湘如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林微微既和謝明曦交好,格外看不慣李湘如這等愛理不理的樣子,故意笑道︰“謝妹妹,你此次考中頭名,可算是名噪京城了。我考中第三,不知考了第二的人又是誰?”

    沒想到,看著縴弱嬌美的林微微也是個蔫壞的主。

    謝明曦對林微微頓生惺惺相惜之意,笑著應道︰“正是李姐姐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故作訝然︰“原來竟是李姐姐考了第二。雖比謝妹妹稍遜一籌,也已很難得了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一個林微微!我今日記住你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得了!

    報到的第一日,就先斗上了!

    顏蓁蓁和李湘如相熟,立刻笑著幫腔︰“李姐姐才學出眾,琴藝無雙,我們都是極佩服的。倒是林姐姐,之前三年光陰虛度,今年一舉考中第三名,委實令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連著三年止步于考場外,年年報名,年年缺考,早已成了閨秀圈中的笑談。

    顏蓁蓁故意提起此事,顯然是有意戳林微微痛處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顏蓁蓁心中不忿。她自恃極高,以為此次必能考中前三。沒曾想,最後只考了第四名。看第三名的林微微不順眼,簡直是天經地義。

    林微微淡淡一笑︰“顏妹妹考了第四名,雖略遜于我,也是很不錯了。”

    顏蓁蓁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懟得直接又爽快!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暗暗道好,看林微微更順眼幾分。

    道不同不相為謀。她有意和林微微交好,性情相投,自是好事。

    顏蓁蓁在家中受盡寵愛,從未受過言語閑氣,被林微微噎得半晌說不出話來,面色頗為難看。

    李湘如看謝明曦百般不順眼,連帶著對林微微也沒了好感,扯了扯嘴角道︰“林姐姐考了第三,也不必這般驕傲目中無人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很自然地接了話茬︰“李姐姐言之有理。便是驕傲,也該先緊著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啊啊啊啊!

    為什麼她考的是第二而不是頭名?

    現在處處被壓了一頭,都斗嘴都直不起腰桿來。實在可恨可惱啊啊啊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性情溫柔的秦思蕁,笑著打圓場︰“大家能一起考中蓮池書院,做了同窗,也是一大樂事。何必在意第幾名!”

    尹瀟瀟立刻接了話茬︰“可不是麼?我吊了榜尾,我爹還是高興的很。連著放了三日炮竹,吵得四鄰都無法安寢。害得我都快沒臉出門見人了。若是有人問我考了第幾,我哪里好意思張口。”

    風趣默的自嘲,頓時逗樂了一眾少女。

    原本劍拔弩張的緊繃氣氛,也隨之冰消雪融。

    到底是一群半大孩子,氣來得快消得也快。便是驕縱的顏蓁蓁,也很快有了笑容,和眾人說笑起來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剩余的三個新生也一一來了,同樣都是出身名門的京城貴女。

    一張鵝蛋臉相貌秀麗的沐婉婷,是工部沐侍郎的嫡長女。

    身材嬌小生得可愛的佟悅,是刑部佟尚書的嫡孫女。

    身量修長清秀斯文的方若夢,則是方老府上的孫女,卻非嫡出,而是庶出。在一群嫡出的貴女中,方若夢自覺低了一頭,頗有幾分拘謹局促。

    眾少女听聞方若夢也是庶出,下意識地一起看向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倒是從容,沖著方若夢笑道︰“我也是庶出。”

    方若夢心里微微一松,輕聲應道︰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考中頭名,風頭之勁,無人能及。庶女出身,自然也傳得人盡皆知。只是,無人唏噓謝明曦的庶出,反而要贊嘆一聲謝鈞教女有方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見,世人皆勢利。考中頭名,便是最有力的證明。便是庶出,也依然風光赫赫。

    同是庶出,方若夢對謝明曦頓生親近之意。

    謝明曦也不吝釋放善意,笑著問道︰“方家今年只你來考蓮池書院嗎?”

    方若夢定定神應道︰“當然不止。我堂姐堂妹都一並來考了。只是,唯我一人考中而已。”

    嫡出的堂姐堂妹沒中,倒是她這個平日素來不起眼的庶女考中了。這幾日,方家內宅幾乎就未消停過。

    方若夢語焉不詳,眾少女又豈能猜不出來?

    顏蓁蓁直言無忌的說道︰“你生母的日子,怕是不太好過。”

    方若夢笑得有些苦澀,沒有吭聲,算是默認。

    謝明曦的親娘好賴是正經抬進門的妾室。她的生母,卻是通房丫鬟出身,連個妾室的名分都沒有。

    她是婢生女,在方家一眾孫女中,便如影子一般,無人關注,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平日和姐妹們一起讀書,她少不得要藏拙。免得惹來姐妹嫉恨嫡母不喜。

    此次來考蓮池書院,她一舉考中。哪怕是第九名,也足以在方家出頭露面,揚眉吐氣。從不用正眼看她的祖父,對她也和善了不少。

    謝明曦淡淡說道︰“嫡庶有別,世俗如此,誰也無法改變。不過,你無需因此自卑。你我憑著自己的本事,堂堂正正地考進書院。誰敢小看你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