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報到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憑著李家長房兒媳的身份,李夫人在一眾貴婦中如魚得水。沒想到,今日竟被顧山長毫不留情地噎了回來。

    早听聞顧山長脾氣又臭又硬,美其名曰“剛正不阿”,果然不假。

    李夫人將滿心的不甘羞惱按捺下去,陪笑道︰“是我說話不當,請顧山長勿惱!我也是一片慈母心罷了!”

    顧山長神色未變︰“進書院讀書的學生,誰人無父母?誰人受欺父母不心疼?我身為山長,自會秉公處事,不偏不倚。不讓一個學生受委屈!”

    李夫人連連應道︰“顧山長品性高潔,令人欽佩。”

    這個李夫人,實在聒噪。學生已經送來了,還在這兒個不停。當蓮池書院是李府嗎?沒見謝家父女還在那邊等著嗎?

    性情耿直的季夫子,皺著眉頭提醒︰“李夫人若無別的事,還請先歸去。待到申時正散學之際,再來接李小姐回府。”

    李夫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夫人訕訕地笑了一笑,總算住了嘴,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季夫子略略松口氣,低聲對顧山長抱怨︰“每年新生入學,總有此等自恃甚高的貴婦。每個學生都要求特殊照顧,我們做夫子的,還怎麼教導學生?”

    顧山長微不可聞的嘆了一聲︰“罷了,不理會便是。”

    季夫子心情頗有幾分煩悶,抬眼一看,頓時揚起嘴角︰“顧山長,謝三小姐來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為夫子,偏愛考取頭名的學生簡直是天經地義之事!

    更何況,這位庶出的謝三小姐,被嫡母欺壓,委實令人憐惜。

    俞皇後親自下令,不準張榜公布謝雲曦替考之事。季夫子口中不說,心里卻一直有些不滿。對謝明曦,更多了一層同情。

    端著一張嚴肅臉孔的季夫子,實則外冷內熱,最有正義感。

    顧山長這幾日一想起替考之事,心中也覺憋悶。听聞謝明曦之名,頓時來了興致,細細打量緩步而來的謝明曦。

    粉衫白裙,盡顯少女的嬌俏。秀美動人的臉龐,令人過目難忘。

    身為女子,生得美麗出眾,已是上蒼厚賜。

    四書五經,樣樣精通。詩詞歌賦,算學雜學,無一不擅長。還有那一篇慷慨激昂文采逼~人的策論,更令人驚艷!

    這世上,竟有這等優秀出眾的少女!

    顧山長目中滿是贊嘆。

    “學生謝明曦,見過顧山長!”謝明曦並未襝衽,而是躬身抱拳,行了學生禮。

    顧山長對謝明曦的第一印象,實在極好。破例露了笑容︰“免禮起身!”

    “謝顧山長!”謝明曦又抱拳對季夫子行禮︰“學生謝明曦,見過季夫子!”

    季夫子打量謝明曦一眼,直言不諱地問道︰“這幾日,永寧郡主可曾為難于你?”

    謝鈞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位季夫子,還真是耿直!

    謝鈞有些尷尬地咳嗽一聲,搶先一步應道︰“季夫子請放心,我身為父親,自會護著明娘無恙!”

    季夫子瞥了謝鈞一眼︰“謝郡馬護著女兒,也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可惜,一看就是個夫綱不振的主!

    在季夫子洞如明鏡的目光下,謝鈞愈發尷尬,清了清嗓子道︰“夫子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用目光制止季夫子,然後溫和說道︰“既已送至書院,謝大人便自行離去。書院中午有休憩之處。夫子們也會好好照顧學生。謝大人只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還是顧山長會說話。

    謝大人,比謝郡馬听著順耳多了。

    謝鈞舒展眉頭︰“如此,有勞山長和諸位夫子!”然後,溫和地催促謝明曦︰“明娘,你快些進學舍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微笑應是。

    目送謝明曦進了書院,謝鈞這才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蓮池書院共設五級,每一年總有修完學業的學生離開書院,再迎來新的學生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是俞皇後設立,動用的是俞皇後的私房銀子。凡考進蓮池書院的學生,不收分文束。夫子們的束,蓮池書院日常運轉所需,皆由俞皇後出銀子。

    因此,將蓮池書院視為俞皇後的私產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李太後再跋扈,也不好正大光明地插手書院事務。

    此次以孝道相逼,迫得俞皇後退讓,不張榜公布謝雲曦替考之事,李太後心中自是暢快。在宮務上便不好過分挑剔。

    宮中太後皇後婆媳斗法,知曉之人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謝雲曦替考之事,暫時也只有顧山長季夫子等幾人知曉。

    謝明曦前世曾在蓮池書院幾年,對書院里的一切了如指掌。此時裝著初進書院,對寬敞整齊的學舍露出驚嘆之色。

    在前引路的,是高一級的學生,面有得色地說道︰“我們蓮池書院的學舍,和松竹書院規格一致。寬敞通透,明亮宜人。”

    “快看,海棠學舍便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蓮池書院以花分五級,新生在海棠學舍讀書,第二年便是丁香學舍,之後,分別是薇、玉蘭,第五級則是牡丹。

    海棠學舍共有五間,學舍外種了幾棵海棠。此時正是三月,花期未至,高大的海棠樹綠葉蔥蘢,海棠學舍掩映期間,清雅致。

    謝明曦含笑道謝︰“多謝學姐,我自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被稱呼為學姐的少女,年齡也不大,十二三歲的模樣,一張圓臉,爽朗健談,聞言笑道︰“也好。那我便回學舍去了。我叫穆梓淇,以後得了空,便來尋你說話。”

    新生第一名的名頭實在響亮。

    身為學生,便以學識論高下。什麼家世嫡庶,反倒要往後排一排。也因此,這個穆梓淇,對謝明曦頗為友善。

    謝明曦笑道︰“好,我以後定去找學姐。”

    穆梓淇邁著輕快的步伐走了。

    謝明曦走到海棠樹下,駐足欣賞片刻。

    “謝妹妹!”一個欣喜的少女聲音響起︰“你為何不進去?”

    是林微微。

    謝明曦轉身,沖林微微一笑︰“林姐姐也來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笑盈盈地走上前來︰“老遠便見你在樹下駐足。我們一起進去,先坐下再說。”很自然地挽起謝明曦的手。

    謝明曦含笑點頭,和林微微一起邁步進了學舍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