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對陣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這是一場無聲的較量!

    比的是毅力,亦是心理!端看誰更沉得住氣!

    時間一點一滴流逝,夕陽漸漸西墜,直至最後一絲余暉散盡。榮和堂陷入一片混沌不明的晦暗。

    謝明曦依舊不言不動,就這麼站在那兒,動也不動地注視著永寧郡主。

    她才十歲,身量尚未長成,此時站著,倒比坐著的永寧郡主高了一些。頗有幾分居高臨下的俯視意味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心里涌起一絲奇異的驚懼。

    謝明曦竟敢和自己對陣!

    到底哪來的底氣?

    過了許久,永寧郡主冷冷張了口︰“身為庶女,見了嫡母,為何不行禮?”

    誰耐不住先張口,誰便輸了一籌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的色厲內荏虛張聲勢,並未唬住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略一挑眉,神色淡淡︰“這兒又沒外人,何須再做戲。我便是行禮叫一聲母親,難道郡主就能將我視為女兒不成!”

    沒等永寧郡主吭聲,又淡淡說道︰“郡主對二姐視若己出,為了她的前程殫精竭慮不遺余力,實在令我欽佩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霍然色變,猛地起身,因驟起的激怒臉孔一片潮紅︰“混賬!雲娘本就是我親生所出,你竟敢隨意出言污蔑!我今日饒不了你!”

    心中卻已掀起驚濤巨浪!

    謝雲曦的身世秘密,一直被隱瞞得嚴嚴實實。當年知情的丫鬟婆子,俱被暗中“處置”得干干淨淨。

    除了她和謝鈞,便只有趙嬤嬤知曉。

    謝明曦如何知曉這樁隱秘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郡主何必這般激動。”

    相比起震怒的永寧郡主,謝明曦冷靜如冰雪,聲音淡淡︰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!當年郡主做過的事,瞞得一時,又豈能瞞得了一世?”

    然後,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笑意︰“生得不似父親,也不似郡主。資質平庸蠢鈍!謝雲曦確實是個蠢人。竟從未生過半點疑心!”

    “郡主倒也真的狠心!陪嫁丫鬟嫣然對你一片痴心,心甘情願代你圓房懷孕生女。你留女去母,連條生路也不給她留。”

    “對待自己的情人這般心狠手辣!便是天下負心男子,也不及郡主!”

    “若二姐知道自己真實的身世,知曉郡主是弒殺她親母的仇人,不知她會是何等反應?還肯不肯認郡主為母親?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目光凶狠,宛若擇人而噬的母狼一般,要將眼前縴弱嬌嫩的少女撕成碎片︰“你為何知曉這樁隱秘?”

    “是謝鈞!是你父親告訴你的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你們父女,真是好的很!”

    想到貪戀女色富貴的謝鈞,永寧郡主幾乎咬碎了一口銀牙,冷艷的臉孔隱有幾分扭曲。

    這個謝鈞!

    竟敢將這等隱秘告訴謝明曦!

    她喜好女子之事,絕不能曝露出去。

    謝明曦留不得,謝鈞也要去死!

    永寧郡主的目中閃過瘋狂又扭曲的寒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明曦冷眼看著目光如毒蛇的永寧郡主,淡淡地說了下去︰“我奉勸郡主一句,千萬別想著做什麼殺人滅口的蠢事!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獨自來見你,是因為我早就留了後手。”

    “數日前,我已將郡主的隱秘盡數寫于紙上,給了余安。寫的也不算太多,一共二十份。分別藏在不同之處。他用銀子收買了二十個混混乞兒,每人看守其中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了半點意外,謝雲曦的真實身世,郡主不同常人的喜好,便會在一日之內傳遍京城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怒氣上涌,臉孔鐵青。

    這個謝明曦!果然是有備而來!

    便是現在立時殺了她,也不頂用。

    二十份……分別藏在不同的地方!秘密看守的都是不惹眼的混混乞兒。便是立刻抓住余安,一時半會兒也未必能逼問出藏匿之處。

    只要曝露出其中一份,她苦苦隱藏了十余年的隱秘,便會被傳開……

    謝明曦慢悠悠地說了下去︰“就算郡主不在意謝雲曦的身世,不在意自己異于常人的喜好,也不願宗親貴婦們私下議論太後娘娘的癖好吧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似被針扎一般,瞳孔急劇收縮,猛地上前幾步,一把揪住謝明曦胸前的衣物︰“謝明曦!這等隱秘,你到底從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才是永寧郡主真正的隱秘和把柄!

    永寧郡主幼時便被接進宮中,養在李太後身邊。時日久了,窺破了李太後喜歡女子的癖好。

    先帝在時,李太後行事隱蔽,百般遮掩。待先帝去世,李太後住進了慈寧宮,行事漸漸無所忌憚。身邊“得寵”的宮女來來去去,大多年輕嬌媚。

    耳濡目染之下,永寧郡主也有了喜好女子的特殊癖好。

    一旦她名聲敗裂,一定會累及李太後!

    想到眾人茶余飯後閑談李太後的“磨鏡之癖”,想到俞皇後會借此事對付李太後,永寧郡主便不寒而栗,抓著謝明曦衣襟的手背露出青筋。

    “謝明曦!此事連你父親也不知。你為何知曉!”

    對著近在咫尺盛怒如同吃人凶獸一般的永寧郡主,謝明曦依舊鎮定,不疾不徐地應道︰“世上,從沒有真正的秘密!”

    “我如何得知這個隱秘,並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是,郡主現在應該知道如何待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右手用力過度,青筋畢露,雙目泛紅,看著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謝明曦伸出手,推開永寧郡主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竟被她輕飄飄地推開幾步。

    兩人再次相隔兩米。

    四目相對間,一個從容不迫,一個目光凶狠冷厲。

    可惜,氣勢再凌厲目光再凶狠也沒用。真正佔了上風的人,是謝明曦。這一點,謝明曦和永寧郡主心中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便是毒蛇,被謝明曦拿捏住了七寸,也只得低頭。

    謝明曦淡淡道︰“我去我的蓮池書院,你做你的郡主。在外人前,演一演戲無妨。私底下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惹我,此事永遠是隱秘。”

    “否則,便是魚死網破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郡主不妨好好想一想!到底該如何選擇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