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對陣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三日後,謝府。

    “恭喜郡主,賀喜郡主!”

    滿頭珠翠的貴婦笑吟吟地攜厚禮登門道喜︰“貴府三小姐年少才高,又生得這般美貌。這麼好的女兒,委實令我等眼熱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一考便是頭名!羨煞旁人!”

    “郡主年少便聰慧過人,教養女兒也遠勝旁人!”

    眾人的阿諛奉承聲中,永寧郡主唇角含笑,不疾不徐地應著“哪里哪里”“諸位抬舉”。實則心中一團悶氣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瞄到謝明曦美麗出眾微微含笑的臉龐,心情更是晦暗。

    今日,謝府大宴賓客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親自操辦宴席,平日來往的貴婦們沖著她的顏面,大多親自來赴宴。送來的賀禮堆積如山。

    淮南王府的賀禮最重,一株四尺高通體通紅透亮的珊瑚樹,閃著令人炫目的光澤。

    美麗聰慧的謝家幼女,跟在她這個嫡母身側,坦然亮相于眾人面前。

    再無人能掩住謝明曦的光華。

    想到遭受重挫無顏出來見人的謝雲曦,看著此時大放光彩的謝明曦,永寧郡主心中焉能不恨?

    最多忍過幾個月,便動手要了謝明曦的小命!

    還有丁姨娘和謝元亭,也休想過輕快日子!

    永寧郡主心中冷笑連連,面上繼續維持著得體端莊的嫡母模樣。

    管事接二連三地匆匆來稟報。

    “啟稟郡主,林府命人送來賀禮,恭賀三小姐高中頭名!”

    “啟稟郡主,鎮遠大將軍府送來賀禮,恭賀三小姐考中頭名!”

    “啟稟郡主,顏老府上命人上來賀禮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蕭尚書府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名字比一個名字顯赫,到最後,竟連李老府上也命人送了賀禮來!

    如此風光,皆因謝明曦是新生第一名!

    按著蓮池書院慣例,考中頭名的學生,便為這一級學生之首。其余九名同樣考中蓮池書院的,家中送來賀禮也是理所應當。

    謝家今日也送了九份賀禮出去。

    這還不算完!

    宮中女官親自前來謝府,送來俞皇後的厚賞。今日有此殊榮的,只有新生中的前三名而已。

    這份榮耀,委實令人眼熱艷羨!

    眾人矚目之下,年僅十歲的謝明曦不卑不亢地上前行禮謝恩,接了賞賜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緊緊地盯著光芒四射如明珠般耀目的謝明曦,暗暗咬緊牙關。

    謝明曦似有所察,目光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和永寧郡主的視線在空中相觸。

    便是做戲,永寧郡主也掩不住眼底的冷意和憎惡。謝明曦扯了扯嘴角,目中同樣閃過冷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鈞臉上尚且有傷,不宜露面,免得惹來風言風語。

    丁姨娘倒是有心跟著出一出風頭,奈何永寧郡主未發話,她只得氣悶地待在謝鈞身側。少不得要哭訴抱怨一通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做了妾室無妨,卻連累得一雙兒女成了庶出。元亭親近嫡母,明娘如今有了出息,只怕也不肯將我這個親娘放在心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謝鈞和丁姨娘是表兄妹,自幼青梅竹馬,情意頗佳。早早定下親事。少年情熱,尚未成親便按捺不住有了肌膚之親。

    這些年,丁姨娘因退讓出正妻之位,自覺滿心委屈。謝鈞心中有愧,兼之在永寧郡主面前受足了悶氣,自然願意時常回府,享受一把身為丈夫的尊嚴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別哭了。”謝鈞溫柔地替丁姨娘擦拭淚痕︰“元亭和明娘都是你辛苦懷胎十月生下的,心里豈能不向著你這個親娘?”

    “明娘此次考中頭名,名震京城,榮耀風光。日後說不得還有更好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等著女兒出息了,好生孝敬你。”

    丁姨娘這才擦了眼淚,低聲道︰“我倒是更盼著元亭有出息,日後為我這個親娘也掙個誥命回來。”

    世人都重子嗣。

    別說丁姨娘,便是謝鈞,也一心盼著兒子有出息。

    謝鈞做官的本事不行,讀書的天賦卻極為出眾。不然,也不會年少便考中探花。

    一提起謝元亭,謝鈞便皺了皺眉︰“元亭天賦平平,中人之資罷了!便是再努力讀書,也難走科舉之路。”

    貨比貨得扔!

    人比人,氣死人!

    丁姨娘紅著眼楮道︰“你的聰慧天賦,都傳給了明娘。為何不多分給元亭一些!”

    謝鈞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能怪他嗎?

    他也盼著兒子有出息!

    謝元亭不爭氣,他有什麼辦法!

    “郡主當日承諾,為元亭求娶盛錦月為妻。”丁姨娘的眼淚又滑落眼角︰“若能結下這麼一門好親事,日後元亭到底有淮南王府照拂,不愁前程。現在一切都被明娘毀了!”

    丁姨娘心里憋著這股氣,這幾日一直未理睬謝明曦!

    可惜的是,謝明曦根本就不在意!

    謝鈞倒不似丁姨娘這般糊涂︰“這怎麼能都怪明娘!她依著你的叮囑署了雲娘的閨名,誰知道名字怎麼會變了回來!此事你也不必再提了,免得明娘和你離心。”

    丁姨娘悶悶地嗯了一聲,垂下眼瞼,掩去眼底的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兒子的前程要緊,她哪里還顧得上母女離心不離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忙碌了一整日,直至傍晚,賓客才全部離去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眉頭微皺,滿面倦容,在榮和堂里獨自靜坐。

    門外響起瑤碧的聲音︰“郡主今日頗為疲累,三小姐今日也一定累了。有什麼事,不如改日再說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悅耳的聲音淡淡響起︰“我現在便要見一見母親。”

    瑤碧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大的膽子!

    真以為考中蓮池書院,翅膀硬了,自己奈何不得她了?

    永寧郡主眉頭微動,目光一冷,揚聲道︰“瑤碧,讓她進來。”

    片刻後,謝明曦推門而入。

    天色微暗,榮和堂里尚未燃起燭台,光線頗為暗淡。

    身著正紅色羅裙的永寧郡主,坐得筆直,目光冷冽如刀。

    謝明曦緩步行至兩米之外站定,既未行禮,也未出聲。清澈的眼眸,異常明亮,和永寧郡主對視,一無所懼。

    這一次,沒有謝鈞在一旁沖鋒陷陣。

    沒有丁姨娘在一旁抹淚相擾,也沒有趙嬤嬤。

    只有她和永寧郡主相持相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