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做戲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永寧郡主一露面,淮南王世子便氣得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“謝鈞這個沒卵子的慫貨!竟敢對妹妹下此毒手!我今日就該打斷他的兩條腿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皮膚白皙細嫩,臉上那一塊青淤顯得格外刺目。

    淮南王心疼愛女,目光倏忽陰沉。不過,他並未破口怒罵,只淡淡說道︰“放心,父王遲早為你出了這口惡氣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哽咽著喊了聲“父王”,淚水悄然滑落臉頰。

    淮南王瞥了兒子一眼,淮南王世子便不敢再吭聲,老老實實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永寧,此次之事,是你辦得不妥。”淮南王就事論事︰“替考已夠荒唐,被蓮池書院的夫子察覺,更是萬萬不該!”

    “眼下謝明曦大出風頭,正是風口浪尖之際,你稍稍隱忍一二。來日方長,過了這一陣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平日驕傲跋扈,在淮南王面前全然一副小女兒做派,紅著眼楮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淮南王又道︰“京城女子書院十余個,蓮池書院未考中,也別讓雲娘荒廢了。送她去白鷺書院。”

    白鷺書院也是匯聚京城貴女之地。在京城中同樣頗有名氣。僅次于蓮池書院。束之貴,令人咋舌。是未考中蓮池書院的學生們的最佳選擇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無奈地點點頭︰“父王所言甚是。我也有此打算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淡淡吩咐︰“你明日就去謝家,操持喜宴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一驚,霍然抬頭︰“父王!”

    “你是謝家主母,庶女考中蓮池書院頭名,這份榮耀風光,理當屬于你。”淮南王冷靜得近乎冷酷︰“你便是做戲,也得做得好看些。免得讓人看了熱鬧笑話。”

    確實是這個道理!

    她此時表現出嫡母風範,日後暗中對謝明曦下手,才不會過分惹人生疑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深深呼出胸口悶氣︰“多謝父王提醒,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目中露出滿意之色︰“永寧,你自小便聰慧過人。可惜招郡馬的眼光實在不佳!只是,現在說這些都遲了。既是做了謝家婦,便要徹底掌控謝家。如此,行事才能但憑心意。”

    最後一句話,說得意味深長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心里一跳,拿不準父王是否猜到了自己的打算。轉念一想,便是猜到了,又有何妨?

    不管到了何時,父王總會站在她這一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一大早便回了謝家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忽然歸來,別說丁姨娘心中惴惴,便連謝鈞也是一陣驚惶。

    用宮中御制的傷藥敷了一夜,永寧郡主臉上的青淤散了大半,看著也沒那麼醒目了︰“明娘此次考取蓮池書院頭名,是謝家喜事,少不得設宴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個嫡母,總得出面操持,免得被人閑話。”

    謝鈞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陽莫非是打西邊出來了?

    眼前這個說話通情達理的女子,真的是跋扈的永寧郡主?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哂然一笑。

    通情達理這四個,和永寧郡主從來沾不上邊。她必有所圖。

    “多謝母親!”做戲總得有來有往。謝明曦一臉感動︰“有勞母親費心了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按捺下當場翻臉的沖動,隨意地扯了扯嘴角︰“你叫我一聲母親,我為你操心忙碌,也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關切地問道︰“為何不見二姐一起回來?莫非二姐因未考中蓮池書院之事,哭腫了眼不宜出門?”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抽了抽嘴角,將心頭蹭蹭上涌的怒氣按捺下去︰“她確實哭了一日。我沒帶她回來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的脾氣,今日實在是好得不像話。竟然到現在都未翻臉動怒!

    謝鈞滿心驚詫,順勢下台。沖著永寧郡主深深躬身賠禮︰“昨日是我一時沖動,冒犯郡主。事後回想,委實有愧。懇請郡主大人大量,饒過我這一遭。”

    比起臉上只余淺淺印記的永寧郡主,滿頭滿臉都是傷痕的謝鈞就淒慘多了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看他一眼都覺嫌惡,勉強按捺著脾氣應了句︰“過去之事,不必再提。”

    然後,便借口設宴忙碌,回了榮和堂。

    謝鈞自覺此事已經過去,心神大定。對謝明曦笑道︰“你母親到底還是心疼你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扯了扯嘴角,隨口應了聲是。

    丁姨娘身為女子,最知女子心眼小愛記仇。永寧郡主這般大度,愈發令她驚惶不安。心中默默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謝元亭雖是庶出,卻是謝家唯一的子嗣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日後也得靠著謝元亭養老。便是再心狠手辣,也不會對謝元亭動手。

    倒是謝明曦,此次徹底激怒了永寧郡主。也不知永寧郡主會想出什麼法子來對付她……她有心提醒,見謝明曦神色從容,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罷了!讓她吃一回悶虧!她便知道親娘的好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明曦慢悠悠地回了春錦。

    膽小的從玉,一臉惶惶地說道︰“小姐,奴婢心里有些發慌。郡主今日竟然還沖小姐笑了。”

    扶玉也是心有余悸︰“不知道為什麼,奴婢一看郡主笑,心里便覺得得慌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︰“你們兩個不用擔心。天塌下來,我這個主子先頂著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擺明了是沖著她來的。

    從玉尚未吭聲,扶玉已急了︰“奴婢皮糙肉厚,身高力壯。有什麼事也該奴婢頂著!誰想動小姐一根手指頭,奴婢先和她拼命!”

    謝明曦失笑︰“真到了危急時候,你這一條小命頂什麼用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隱忍不發,甚至主動回謝府操辦喜宴,分明來意不善。

    看來,她已成功地成為永寧郡主的眼中釘肉中刺!

    甚是榮幸啊!

    從玉扶玉都快急得哭出來了,見自家主子這副悠哉怡然的模樣,愈發心焦︰“小姐,萬一……萬一郡主暗中使些陰私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這般關心自己的安危,總是一樁令人欣慰的事。

    謝明曦略一收斂笑容,聲音輕緩有力︰“放心,我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聲音從容自信。

    從玉扶玉被她強大的鎮定感染,惶惑難安的心稍稍平靜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