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謀算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被揍成了豬頭的謝鈞,狼狽的回了謝府。

    丁姨娘少不得要哭上一場。

    謝鈞本就心情煩悶,實在無心哄“脆弱”的丁姨娘,張口道︰“行了,別哭了!這頓打沒算白挨,到底算應付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丁姨娘紅著眼眶道︰“都是明娘連累了你!郡主和你鬧翻了臉,王爺世子也惱了你。以後還不知要給你多少氣受。這該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還有元亭,也少不得被她牽累。”

    “都怪明娘!”

    “她明明答應過我,會替二小姐考取蓮池書院。事到臨頭,卻出了差錯。自己成了頭名!她倒是風光了。全然不顧老爺和元亭的處境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忤逆不孝的孽障……”

    一聲呵呵冷笑,打斷了丁姨娘的怨懟。

    “我考中頭名,姨娘半點不見歡喜,口口聲聲說我忤逆不孝!莫非我被踩至塵泥,永世不得翻身,才合了姨娘心意?”

    謝明曦不知何時立于門口,唇畔揚起譏諷的冷笑︰“蒼天有眼,不忍我被人欺凌,令我謝明曦出人頭地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滿心不忿,恨我連累兄長。以後不認我這個女兒便是。”

    丁姨娘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說壞話時被逮了個正著!實在尷尬!

    謝明曦如看陌生人一般的冰冷目光,更令丁姨娘心中生寒。

    她不是在嚇唬自己!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想再認自己這個親娘了!

    丁姨娘忽地生出一股莫名的驚懼,反射性地撲了過去。謝明曦反應極快,輕巧閃開。丁姨娘用力過猛,踉蹌一步,咚地一聲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手肘膝蓋俱是一陣刺痛。

    丁姨娘這次是真得被疼哭了,淚水朦朧中,謝明曦秀美的臉孔格外清晰,冷漠得近乎殘酷︰“我和父親有事商議,請姨娘先退出去。”

    丁姨娘抽噎不已︰“明娘,我剛才是有口無心,絕無不認你之意。你別生我的氣……”

    謝明曦懶得和丁姨娘周旋,淡淡說道︰“出去!”

    丁姨娘哭著看向謝鈞︰“老爺!你替我分說幾句,我真不是有意惹惱明娘……”

    經過今日之事,謝明曦在謝鈞心中分量驟然加劇。兼之丁姨娘的抽泣聲實在令人心煩。謝鈞想也不想地應道︰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丁姨娘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哭得撕心裂肺的丁姨娘終于走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恢復了安靜。

    謝鈞耳根清淨,煩躁的心情稍稍平復,張口道︰“丁姨娘一時犯糊涂,你別將她的話放在心上。你是我謝鈞的女兒,不管到了何時,謝家都是你的依靠!元亭有沒有出息,是他自己的事,總不能怪到你身上來。”

    這席話,說得實在動听!

    謝明曦心里呵呵一聲。

    若不是看中她此時給謝家帶來的榮耀風光,還有日後可能的榮華富貴,謝鈞豈會說出這等“慈愛”的話來?

    謝元亭今日有一句話委實沒說錯。

    躺在妻子身邊吃軟飯的男人,委實沒什麼節操可言。以謝鈞的為人心性,若不是她“前程似錦”,露出的丑惡臉孔,只會比丁姨娘更甚!

    “這個家中,也只有父親疼惜女兒了。”

    論做戲,謝明曦從來不輸任何人。露出一副“父親是天”的神色來︰“從今日起,我事事都要仗著父親撐腰。”

    謝鈞心中頗為受用,一口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謝明曦順勢又道︰“考中頭名,必要設宴款待親朋。這等大事,本該由母親做主。只是,母親正在氣頭上,怕是不肯理會,姨娘又上不得台面。便由我自己操持一回吧!”

    謝鈞听了,也覺頭痛。想了片刻,才道︰“也罷!我橫豎要告假數日,在府中養傷。我親自操持。你到底還小,若由你出面,豈不是被笑謝家無人?”

    謝家人丁單薄,內宅空虛,到這等時候,便顯出劣勢來。

    謝明曦樂得將這等瑣事都拋給謝鈞,笑著應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寧郡主府。

    天色漸暗。

    哭了一整日的謝雲曦,滴水未進,不肯出房門半步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心情陰郁,也無閑心去哄謝雲曦,只打發人送了飯去。待听聞飯菜原封未動,胸膛那股悶火燃得更旺。

    “不肯進食便隨她,餓死了我樂得省心清淨!”永寧郡主硬邦邦地扔了一句。

    趙嬤嬤低聲勸慰︰“郡主息怒。二小姐年少,從未經過這等挫折。一時心煩氣悶,吃不下飯也是有的。待過了這一兩日,便會好了。”

    當年那段舊事,趙嬤嬤自然知情。

    謝雲曦是永寧郡主陪房丫鬟嫣然所出。

    嫣然自小伺候永寧郡主,主僕情分“不同尋常”。嫣然主動代為圓房,懷孕生女,平靜赴死。臨死之前,留了一封信給永寧郡主,求永寧郡主好生待她的女兒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也確實做到了“視若己出”。

    只是,到底不是出自自己的肚皮。平日里耐著性子哄上一二無妨,到了緊要關頭,便嫌謝雲曦蠢鈍無用。哪里還有閑心去哄她?

    果然,就見永寧郡主面色陰沉地說道︰“如果她聰慧一些,自己能考中蓮池書院。我何苦這般費盡心思?”

    “現在是偷雞不成蝕把米!我求皇伯母壓下張榜公布的丑事,也落了把柄在謝明曦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以後她以此事相要挾,我這個嫡母,還有何顏面可言?”

    既然謝明曦不甘低頭,也怪不得她這個嫡母心狠手辣!

    趙嬤嬤見永寧郡主目露殺意,心中一個咯 ,低聲道︰“便是要動手,也不能在此時。免得惹人疑心。”

    堂堂天家郡主,既要顏面也要體面。萬萬不能落下弒殺庶女之惡名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扯了扯嘴角,冷笑一聲︰“嬤嬤提醒的是。我便忍過這一段時日。”

    一個十歲的姑娘家,染了風寒重病一場,丟了性命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或是坐馬車時忽然馬受了驚嚇,慌亂沖撞之下摔死。

    也可以不慎摔倒磕到了頭,或是不小心落了水。

    想弄死一個人的法子,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身上帶傷的瑤碧,走起路來不如往日利索,在門口便停下稟報︰“啟稟郡主,王爺和世子親來探望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