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風光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蓮池書院張榜這一日,十家歡喜數百余家發愁。

    謝明曦,李湘如,林微微,佔了前三名。

    第四名,顏老的幼女顏臻臻。

    第五名,蕭尚書之嫡孫女蕭語 。

    第六名,秦家四小姐秦思蕁。

    七八九名,分別是方若夢,佟悅,沐婉婷。

    排名第十的,是尹大將軍獨女尹瀟瀟。

    這一長串名單里,匯聚了大齊最頂尖的貴女。家世最低的,也是四品官員之女——這個四品官,當然非謝鈞莫屬。

    謝明曦這個名字,一日之間傳遍京城。

    年僅十歲,第一次參加蓮池書院考試,往日從未在人前露面。一考便是第一名!細細道來,一樁樁都令人驚嘆不已!

    身為頭名,被眾人格外矚目,理所當然。其余二至十名,雖無這般醒目,也同樣風光。

    宮外紛紛擾擾。

    宮中同樣波濤暗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淮南王親自進宮,向俞皇後求免試就讀的名額。

    這是蓮池書院設立之日起便定下的規矩。每一年只有兩個名額。只有家主才有資格進宮相求。且得俞皇後親自點頭應允才行。

    淮南王不得不低頭。

    “……錦月那丫頭,一心向學,聰明也有幾分。此次考試不力,未能考中。我只得厚顏進宮來相求。”

    能屈能伸方為大丈夫。對著身為皇後的佷媳低頭,淮南王也沒什麼不好意思,語氣頗為誠懇。

    俞皇後並未一口應下,淡淡說道︰“不瞞王叔,今日進宮求情的宗親,已有五個。王叔是第六個!今年六公主要進蓮池書院,這免試就讀的名額便只剩下一個。這個名額到底給誰,本宮也十分為難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心中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俞皇後既有聖寵,又有心計,絕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這些年來,仗著盛名日隆的蓮池書院,俞皇後撈了許多明面上看不到的好處。

    就拿這兩個免試就讀的名額來說,每年適齡的宗親之女,少說也有十余個。為了爭奪這兩個名額,宗室皇親們便得爭相向俞皇後示好。勢力單薄的俞皇後,苦心經營二十余年,如今在宮中內外勢力龐大。

    原本只算二流的俞家,也一躍成了頂尖名門。

    “此事確實令人為難。都是一個祖宗傳下的子孫,偏著誰都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也不是好惹的主兒,立刻笑著建議︰“左右幾個名額都是娘娘說了算。不如請娘娘一張鳳口,索性全部應下。今年蓮池書院多幾個旁听的學生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落個寬厚之名,孩子們都有書院可讀,豈不兩全其美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似笑非笑地扯起嘴角,拒絕得干脆利落︰“不妥!”

    “蓮池書院是本宮心血所系,十余年來定下的規矩,不容隨意更改!”

    “要讀書,京城女子學院多的是,只管去讀就是了。何必定要進蓮池書院?考不中是自家孩子不爭氣,還要來怪本宮刻薄不成?”

    好一招指桑罵槐!

    淮南王臉皮再老再厚,也有些火辣辣的。心中暗怒不已。連帶著對孫女盛錦月也多有不滿。

    若能考中,他何須受這等閑氣?

    有求于人,沒辦法,且生受著吧!

    臉皮值什麼?

    “女子書院雖多,卻無一家能和蓮池書院並肩。”淮南王不動聲色地拍了一記馬屁︰“皇後娘娘學富五車,能做娘娘門生,是錦月三生之幸。”

    平日高高在上的淮南王,此時低聲下氣。

    俞皇後心中閃過一絲快意,語氣稍稍緩和︰“王叔之言,本宮記下了。離報到開學尚有五日,本宮自會好好考慮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笑著應是,然後告退。

    皇室宗親也分三六九等。出了五輩的,根本沒資格進宮。能覲見俞皇後的,已算有些體面。

    淮南王是建文帝親堂叔,掌管宗人府,是長輩又是掌實權。他服軟張了口,這個名額,便不好再給旁人。

    這一點,淮南王和俞皇後都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拂月宮。

    一身綠色宮裝的俏麗宮女從寢室里退了出來。

    另一個身著藍色宮裝的宮女迎了上去,低聲問道︰“染墨,你怎麼也出來了?公主身邊無人怎麼行!”

    綠衣宮女無奈輕嘆︰“六公主的脾氣你也該清楚。她不喜有人在旁。”

    藍衣宮女也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穿著綠衣的宮女叫染墨,今年二十歲。自幼時起便到了拂月宮,伺候六公主八年,對六公主忠心不二。

    穿著藍衣的宮女叫湘蕙,年齡稍長,今年已有二十八歲。她是梅妃身邊的宮女,三年前被梅妃打發到六公主身邊。如今是拂月宮里的掌事女官。

    湘蕙略略蹙眉,和染墨交換了一個微妙的無奈眼神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湘蕙才道︰“罷了,六公主喜清靜,我們便守在門外。別讓人擾了她便是。”

    染墨點點頭,然後和湘蕙守在門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寢室內,一個美得驚人的少女正臨窗而坐。

    少女約有十一歲,皮膚白皙細膩,如一塊無暇的美玉。長長的眉,翹挺的鼻,紅潤的嘴唇,一切都恰到好處。

    一雙美麗的眼眸,沉寂如深潭,波瀾不驚,看不出半點情緒。

    正是年少妙齡,她的穿著卻極簡單,一襲碧色羅裙。不合年齡的陰郁,為少女驚世的容貌添了幾許陰沉。

    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    也極少有人听到她說話。

    三年前,一胎雙生的同胞弟弟溺水身亡。一同埋葬的,還有她的歡笑和聲音。

    除了梅妃之外,便是見了建文帝,她也極少張口。

    拂月宮里伺候的宮女足有二十余個。真正能近身伺候的,唯有染墨湘蕙兩人。其余宮女,連寢室也不得邁入。

    這個少女,正是六公主盛安平!

    偌大的寢室只有六公主一個人。

    她目光流轉,忽地挑眉一笑。

    這一笑,原有的陰郁一掃而空,如春日明媚,鮮活美麗。和眾人印象中陰沉少言孤僻的六公主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如同忽然變了個人。

    幸好無人窺見,不然,定會被嚇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“蓮池書院,”六公主紅唇輕啟,聲音格外輕快︰“我來了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