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風光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七皇子早逝,八皇子九皇子年幼,有資格競爭東宮之位的皇子,便只有二三四五四個皇子。

    二皇子雖佔了長字,才學卻平平,且有口疾,不為建文帝所喜。

    三皇子生母淑妃出自俞家,是俞皇後的同族堂妹。沖著這一層血緣關系,三皇子佔盡好處。在椒房殿里最有體面。

    後宮動向,素來和朝堂密切相關。早早站三皇子隊的官員,不遺余力地吹捧抬舉。三皇子奪儲之聲也最高。

    論相貌性情脾氣,四皇子和建文帝最肖似。建文帝自然十分喜愛這個兒子。

    四皇子生母麗妃,是已故淮南王妃的親佷女。淮南王府和四皇子走動密切,也是順理成章。

    這麼一來,俞皇後看淮南王府當然就不那麼順眼了。枕邊風的厲害,淮南王早有“領教”。這幾年吃了不少暗虧。

    也因此,淮南王行事愈發謹慎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這才恍然大悟︰“父王思慮果然周密。”

    周密個屁!

    有腦子都能想到好嗎?

    淮南王看著一臉蠢相的世子就覺心累,揮揮手道︰“行了,你先退下。我還得進宮一趟,為錦月求來免試入學的名額。”

    今日上午蓮池書院已放榜,盛錦月“不負眾望”,果然沒考中。

    兒孫都是債!

    為了孫女的前程,少不得又要對著俞皇後折腰低頭一回。淮南王想想心里就憋悶的慌!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訕訕一笑,奉承道︰“有勞父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雪香。

    屋子里傳來斷斷續續的哭聲。

    盛渲哄得口干舌燥,見盛錦月還是哭哭啼啼個沒完,也沒耐心再哄︰“你到底哭個什麼勁?祖父已經進宮,為你去求免試就讀的名額。”

    “五日之後,你便能和其他新生一起報到入讀蓮池書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有什麼可哭的?”

    盛錦月眼楮已哭得紅腫,委屈不已地說道︰“當日文會,我已在眾人面前立下誓言。說一定要憑著自己的本事考上書院,絕不去求面試就讀的名額。”

    “以後去書院,她們不知要怎生嘲笑我。尤其是謝明曦……”

    對一個十二歲的少女來說,沒什麼比“丟臉”更大的事。

    想到要被謝明曦冷嘲熱諷無情嘲笑,盛錦月忍不住又哭起來。

    太可惡了!

    為什麼謝明曦一考就是第一!而她卻榜上無名!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!

    半日過去,蓮池書院張榜公布的錄取名單,已傳遍京城。高居頭名的謝明曦,也高調風光地映入眾人眼中。

    盛渲想到秀美狡黠的小小少女,心底掠過激越的熱流。

    如此美麗,如此聰慧。

    天生便該是他盛渲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府。

    接了喜報的李家人,心中頗有些幾分遺憾。

    第二名,當然也是極好的名次了。比起頭名來,卻又差了一籌。以李家此時門第,缺得便是這第一名帶來的榮耀風光。

    “母親,妹妹呢?”李默低聲問道。

    李夫人苦笑一聲︰“一直將自己關在屋子里,不肯出來見人。我怎麼勸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自小天資出眾,遠勝同齡少女,也養出了目中無人的心高氣傲。此次對頭名志在必得,卻未想到敗于謝明曦之手,如何能甘心?

    李默走至門邊,輕輕敲了敲門︰“妹妹!”

    兄妹兩個素來感情極好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眼眶紅紅的李湘如開了門,悶悶地喊了一聲“大哥”。

    “考中蓮池書院,可是天大的喜事。父親母親打算兩日後設宴款待親朋。”李默有意哄李湘如高興,語氣十分輕快︰“換了別人,不知多高興。你倒好,竟躲在屋子里哭鼻子抹眼淚。”

    體貼地沒提第二名三個字,免得刺痛李湘如脆弱的心靈。

    李湘如扁扁嘴︰“敗給別人也就罷了,偏偏輸給了謝明曦!大哥,你不知道,考試那一日她便百般欺負我。我和她勢不兩立!”

    李默啞然失笑︰“多大的仇怨,就到勢不兩立的地步了……好好好,你別哭。我以後定想法子為你出氣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這才勉強停了哭泣︰“大哥,這可是你親口說過的。你可別反悔!”

    李默挑眉一笑,英俊的臉孔露出一抹邪氣︰“要對付區區一個黃毛丫頭,手到擒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府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微微竟考中了第三名!”林夫人喜不自勝,笑得合不攏嘴。

    林御史傲然一笑︰“我們微微本就聰明過人。只是前幾年不走運,俱在考場外緊張昏厥,錯過了考試罷了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笑道︰“這次可多虧了謝三小姐。”又贊道︰“謝三小姐心地善良,聰慧之極。此次竟壓過李老的孫女,考中了頭名。”

    林御史捋須笑道︰“如此優秀出眾,便是庶出,也值得結交。讓人備份厚禮,送往謝府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也有此意︰“我和老爺想到一起去了。姑娘家相交,不僅看家世,更要看人。謝三小姐這般出眾,微微和她相交正合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尹府。

    尹大將軍拿著紅通通的喜報,哈哈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尹夫人好笑又無奈︰“你笑了半日,也不怕笑歪了嘴。瀟瀟此次著實運氣好,吊了榜尾。”

    “榜尾怎麼了!”英俊威武愛女如命的尹大將軍振振有詞地說道︰“只要考中,最後一名和第一名都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瀟瀟擅長的是騎射,考試自然吃虧。待進了書院就讀,便要看我瀟瀟威震四方了!”

    尹夫人被逗樂了︰“是是是,在你眼里,瀟瀟比誰都強。便是考了頭名的謝三小姐,也不及瀟瀟。這總行了吧!”

    尹大將軍認真思忖片刻︰“能考中頭名,可見謝三小姐之聰慧優秀。瀟瀟前幾日也常提起她,日後一起進書院就讀,便是同窗,不妨結交來往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備一份賀禮,送去謝家。”

    尹夫人含笑應下。

    然後,尹夫人又笑著嘆道︰“十年寒窗無人問,一舉成名天下知。此話用在謝三小姐身上,也算貼切。”

    往日,眾人只知謝府有謝雲曦,無人知曉謝三小姐。

    今日,謝三小姐之名,響譽京城,無人不知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