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鋒芒(三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謝鈞被這一連串的變故震住了。

    腦中一半是面,一半是水,稍微動一動,便成了漿糊。

    謝明曦句句挑釁,大逆不道,難纏的岳父竟未生怒,反而滿目贊許。

   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連謝鈞也不如,腦中一團漿糊不說,還灌滿怒氣︰“父王,這個謝明曦,牙尖嘴利。仗著一張利舌,定給妹妹添堵。還是將她扔進池塘里吧!”

    淮南王忍無可忍,瞪了世子一眼︰“閉嘴!”

    動輒殺人,能不能用點腦子?

    如果殺人便能解決問題,他早就下令動手了,還用等到現在?

    蓮池書院新生頭名!

    分量之重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這十余年來,每一年蓮池書院的首名,要麼嫁入皇家做了兒媳,要麼便嫁入勛貴或頂尖文官府中。用前程似錦來形容,絕不為過。

    俞皇後對門生高徒十分回護。今日謝明曦死在淮南王府,明日他這個淮南王便會被俞皇後問責,進而觸怒天子。

    拔出蘿卜帶出泥,永寧以嫡母身份逼迫謝明曦替考之事,也會被傳遍京城。

    此時殺了謝明曦,半分好處都沒有,反倒會惹來一身麻煩。這等虧本的事,如何能做?竟連這點都看不明白,真是個蠢貨!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畏父如虎,被淮南王一瞪,立刻便慫了,老老實實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謝鈞一時也沒弄明白怎麼回事。不過,淮南王並無殺人滅口之意,已經很明顯。

    謝鈞忍著全身疼痛,掙扎著爬了起來,沖淮南王拱手︰“岳父心胸寬廣,令人佩服。小婿多謝岳父!回去之後,小婿一定好生管教明娘,絕不讓她再闖禍!”

    淮南王目光一掃,淡淡說道︰“你生了個好女兒。”

    ……到底是真心夸贊,還是一語雙光的暗諷?

    謝鈞心里不停揣摩,唯唯諾諾地應道︰“岳父說的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淮南王看著一臉窩囊的女婿,心里也有些發堵。

    當年相中謝鈞,一半是因為永寧郡主央求,另一半是因為謝鈞才貌雙全。身為手握重權的親王,嫁女兒無需看門第。招一個寒門出身的郡馬,也有向天子誠服示弱之意。

    沒想到,謝鈞竟是個中看不中用的軟蛋。

    十余年來,仗著淮南王女婿的身份在外行走,好處沒少撈過,卻沒做官的能耐。有野心沒膽量,有貪婪無決斷,優柔寡斷,斷事不明!

    真不知驕傲聰慧的永寧怎麼會看中他!

    歹竹出好筍!

    謝鈞不中用,生的女兒卻聰慧之極。借力打力,算計人心,半點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淮南王的目光又落在秀美無倫的謝明曦臉上,目光連連閃動,不知在想什麼。

    謝鈞的一顆心又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謝明曦依然從容鎮定,面上笑容未減︰“姨娘和大哥還在府中等著。我和父親便先告退回府了。改日再登門探望外祖父。”

    一口一個外祖父,叫得比謝雲曦還親熱。

    臉厚心黑,可造之材啊!

    淮南王心中感嘆一聲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鈞如獲大釋,立刻行禮告退。逃命一般地離開。

    謝明曦不緊不慢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出了淮南王府的大門,坐上馬車,謝鈞才長松一口氣。頗有逃過一劫的慶幸!

    一旦松懈下來,臉上額上的傷便疼痛難忍。

    謝鈞好面子,不肯哀聲痛呼,默默隱忍。

    謝明曦善解人意地說道︰“當著女兒的面,父親何必這般逞強。覺得痛,喊出聲來也無妨。”

    馬車不偏不巧地顛簸一下。

    謝鈞嘶了一聲,便如開了閘一般,痛呼起來。一邊咬牙道︰“大舅兄下手實在太狠了!”

    若不是謝明曦挺身而出,今日他至少也得斷上一條腿。

    想及此,謝鈞心中一陣五味雜陳,目光復雜地看著謝明曦︰“明娘!你剛才說的話是誰教你的?你就不怕淮南王翻臉嗎?”

    謝明曦正色應道︰“來之前,我便已打定主意。絕不容他們欺辱父親!我便是拼著這條性命,也要挺身護著父親。”

    謝鈞感動得差點當場落淚︰“好明娘!你這般孝順,父親以後定會站在你這邊。”

    嘖嘖!

    男人啊!

    就是這麼好騙!

    謝明曦心里好笑不已,面上適時地露出感動感激︰“父親,你待女兒真好。”

    經此一事,謝鈞和永寧郡主撕破了臉。以後自要站在她這一邊。雖說親爹慫包無用,關鍵時候總能擋一陣箭雨。

    要對付淮南王這種老謀深算的老狐狸,絕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她窺準淮南王弱點,扯上俞皇後做大旗。淮南王心有忌憚,自然不會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不過,這絕不代表淮南王真得打算放過她。以後若有“合適”的機會,淮南王必會出手對付她。

    只是,這種事就沒必要細說了,免得嚇到脆弱的親爹。

    謝鈞咧嘴一笑,扯動了臉上的傷口,頓時又是一陣哀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鈞父女一走,淮南王世子憋不住了,張口問道︰“父王為何輕飄飄地饒過他們父女?妹妹挨打,我替妹妹出頭,便是皇上也不會過問。索性打斷謝鈞的腿,讓他老老實實地在床榻上躺幾個月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那個謝明曦!牙尖嘴利十分討厭!該扔進池塘才對!”

    沒了外人,淮南王也不端著了,黑著臉怒罵︰“你能不能動動腦子?你妹夫再不濟,也是四品官,打傷了要如何向皇上交代?”

    “謝明曦那丫頭,一考就是書院頭名,可見聰慧過人。不卑不亢,可見膽魄。巧舌如簧,可見機敏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出眾少女,日後絕非池中物。便是眼下,也已鋒芒畢露。”

    “殺不得,便只能做一做戲,暫且放過她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簡單的道理都想不明白!你脖子上的東西,莫非就是個擺設?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被罵得狗血臨頭,心中便是不服氣,也不敢再頂嘴︰“父王教訓的是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嘆了口氣,聲音稍稍放緩︰“區區一個丫頭,我還沒放在眼底。我怕的是因此事落下把柄,被俞皇後借機發作。”

    “這兩年,我們和四皇子私下來往頻頻,俞皇後早有不滿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