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鋒芒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這個謝明曦!

    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?

    若無意,也就罷了。若是有心這麼說,足可見心智之敏銳!不容小覷!便連聰慧的永寧也在她手中吃了大虧……

    短短片刻,淮南王心中閃過一連串的念頭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連揍三拳,專打謝鈞的臉。謝鈞那張俊美過人的臉孔被揍得鮮血淋灕,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淮南王終于張口阻止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總算稍稍出了心頭惡氣,又用力踹了謝鈞一腳,這才心滿意足地停手。

    謝明曦吃力地扶起謝鈞,一臉義憤填膺的憤慨︰“父親今日受此羞辱,必不能甘休。世子就等著去御前分解!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囂張地冷哼一聲︰“去便去!我還怕了謝鈞不成!”

    蠢貨!

    人家挖了坑,等著你往里跳!

    淮南王有些惱怒地瞥了淮南王世子一眼,淡淡說道︰“你這個做兄長的,因親妹挨打,這才尋妹夫的不是。區區家事,鬧到皇上面前,成何體統!”

    呵!果然是只老謀深算的老狐狸!

    輕飄飄的幾句話,就將此事定位成了家事。兄長為妹妹出頭天經地義。謝鈞這頓打算是白挨了。

    謝明曦也未失望。

    堂堂淮南王,豈是這麼好對付的?

    “外祖父說的是,這確是家事。”謝明曦從善如流地改了口︰“外孫女受了委屈,懇請外祖父為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一口一個外孫女,說得異常順溜。

    扯著大旗做虎皮,打蛇隨棍上,這等功夫,足以和混跡朝堂數十年的官場老油子媲美。

    這個謝明曦,來日絕非池中物!

    淮南王深深地看了謝明曦一眼︰“你考中蓮池書院頭名,日後是皇後娘娘的高徒,再無人敢隨意相欺。此事你佔盡好處,何來委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狐狸不好糊弄啊!

    謝明曦抬頭平視,目光清亮︰“署名變更,絕非人力可為。想來是上蒼有眼,不忍見我被欺辱埋沒。”

    “母親因此事記恨于心,日後必會百般刁難。母親有身份之便,為難我一個庶女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“敢問外祖父一聲,我做錯了什麼?為何平白無故要替別人去考蓮池書院?為何我考中頭名,倒成了罪過?為何我要提心吊膽地等著母親發落?父親稍稍回護于我,卻接連挨打。這又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說到底,無非是王府勢大,謝家勢弱。所以,今日我和父親站在此處,如魚肉般任人宰割欺凌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做,天在看。二十年河東,二十年河西。焉知我日後沒有一飛沖天之日?到了那一日,母親和二姐要如何自處?淮南王府又將落入何等境地?”

    語氣漸漸傲然,露出令人心驚的銳氣!

    謝鈞听得心驚,顧不得眼角腫痛,連連沖謝明曦使眼色。

    快些住口!

    若真惹怒淮南王,今兒個父女兩個都吃不了兜著走!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的臉陰沉得快結冰了,咬牙切齒地怒道︰“小小年紀!竟敢這般大言不慚!呸!”

    淮南王目光深銳利,如刀鋒一般,刮在謝明曦細嫩白皙的臉龐上。

    謝明曦若無其事,繼續大言不慚︰“古人雲。莫欺少年窮!此話用在我身上,也是一樣。我今年不過十歲,考中蓮池書院頭名,如探囊取物。他日成就,絕不止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外祖父掌管宗室,混跡朝堂,可曾見過我這等優秀出眾的少女?”

    “換了我是外祖父,必要好生栽培。便是不欲出力,也絕不會隨便使絆子,結下仇怨。今日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。這麼簡單的道理,想來外祖父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謝鈞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鈞听呆了,淮南王世子也被震住了!

    這等厚顏無恥自吹自擂的本事,到底是天賦異稟,還是後天練就?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淮南王挑了挑眉,意外地笑了起來︰“這麼多年,本王竟從未留意過你。委實遺憾!”

    若早知道有這麼一個好苗子,怎麼也得留心一二。稍微施些恩惠,便能收攏在手中。日後拿出去聯姻,或是嫁入皇家,絕對是淮南王府的一大助力。

    可惜,謝明曦如此早慧,早已過了好糊弄的年紀。

    可惜可惜!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︰“外祖父不必覺得可惜。此時在我身上下注,還來得及。我感念外祖父攜手之恩,日後必有回報!”

    謝鈞和淮南王世子再一次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淮南王哈哈笑了起來︰“說得好!”

    沒等謝鈞和淮南王世子反應過來,淮南王陡然翻了臉,冷冷說道︰“我何必要等到數年後!更不會養虎為患!現在便能隨意找個理由,要了你的小命!來個一勞永逸,永絕後患,豈不更好!”

    “王府的池塘里,一年之中總有幾個‘不慎’落水身亡的奴婢。你今日也‘不慎’落了水,誰敢來我淮南王府討公道?”

    謝鈞全身打了個寒顫!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當然不敢!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听了頗覺暢快解氣,哈哈笑道︰“父王言之有理!此事便交給我!我這便將她扔進池塘里!”

    淮南王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沒什麼比有一個蠢兒子更令人糟心的事了!

    連他真實的心意都看不出來!

    謝明曦倒是不負期望,絲毫不畏懼,反而輕笑了起來︰“外祖父胸襟廣闊,是做大事之人,豈會因區區小事和我一個小姑娘慪氣!”

    “放在往日,我死不足惜,無人會過問。”

    “過了今日,我名動京城,入了皇後娘娘的眼,也入了所有人的眼。外祖父愛惜羽毛,必會好好待我,怎麼舍得讓我死在淮南王府,落下弒殺外孫女的名聲?”

    “打老鼠傷玉瓶的事,萬萬做不得!”

    “外祖父這麼說,是想看看我這個外孫女的膽魄。不知外祖父可還滿意?”

    淮南王目中凌厲之色盡數收斂,看著謝明曦的目光里,露出欣賞和唏噓︰“這般聰明的姑娘,竟不是本王孫女,偏偏姓謝!”

    謝明曦微笑著應道︰“外孫女和外祖父相親,也是天經地義。外祖父何必覺得遺憾?”

    謝鈞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︰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