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鋒芒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淮南王五十有余,卻不見老態,保養極佳,看著便如四旬的中年人。一雙不算大的眼楮,銳利有神,令人不敢與其平視。

    一旁的淮南王世子氣勢便差了許多,站在淮南王身邊絲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因長子平庸,淮南王對他頗有些不滿。好在嫡出的長孫盛渲自小聰慧過人,頗得淮南王歡心。長房的地位才安穩。

    謝明曦前世和淮南王沒打過太多交道,卻深知淮南王頗有城府,極不好惹。

    這位名義上的外祖父,今日召他們父女前來,來意顯然不善。

    不過,謝明曦絲毫無懼。

    天塌下來,先由個高的頂著——先由著謝鈞擋一擋。擋不住了她再出馬!

    淮南王淡淡地瞥了卑躬屈膝的女婿一眼︰“適才本王和幕僚議事,勞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謝鈞听得脊骨直發涼,擠出笑容道︰“小婿今日告了假,左右閑著無事,多等片刻也無妨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今日會對永寧動手。”淮南王譏諷地扯起嘴角,聲音里俱是冷意︰“原來是閑著無事!”

    謝鈞心中一震,膝蓋一軟,跪了下來︰“請岳父息怒!容我解釋!”

    瞧這下跪的利索勁!

    顯然平日沒少跪過!

    怪不得淮南王父子從不將謝鈞放在眼底。便是謝明曦在一旁看著,也覺得親爹窩囊不中用。

    淮南王府再勢大,再仰仗岳父提攜,也不能全無風骨!難怪永寧郡主看不上謝鈞。也只有目光淺薄見識不多的丁姨娘將謝鈞當成寶了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不善地瞪了過來,冷笑連連︰“好!你現在便解釋!我倒要听听,到底是為了何事,你要對永寧動手!若解釋得令我不滿意,今日你休想完完整整地出這道門!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讀書平平,卻自小習武,身手還算不錯。“收拾”謝鈞綽綽有余。

    謝鈞一听這話音,從頭涼至腳後跟,心里暗暗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今日肯定要被狠揍一頓了!

    都是為謝明曦所累……

    謝鈞下意識地看了身側的謝明曦一眼。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哂然。

    身為父親的謝鈞,簡直毫無擔當!來之前說得有模有樣,一見情勢不對,便往後縮。這等場合,竟想將她這個女兒推出來……

    罷了!

    親爹指望不上,她親自出馬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明曦上前兩步,沖淮南王父子福了一福︰“明娘見過外祖父,見過大舅舅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父子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等劍拔弩張尋釁揍人的時候,謝明曦來湊什麼熱鬧?

    便是事情因她而起,堂堂淮南王父子,也不好對一個十歲的小丫頭動手!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看著便宜外甥女,抽了抽嘴角,不得不暫忍怒氣︰“你暫且退至一旁。待我問完你父親,再來問你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卻道︰“此事因我而起。大舅舅想問,也該問我才是。何必為難我父親!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被噎了一回,心中頗有些惱意。

    淮南王目光一閃,掠過謝明曦秀美從容的臉孔,心中涌起一絲異樣。

    這個毫無血緣關系的外孫女,他從未留心在意過。卻未想到,今年蓮池書院的新生考試,她不聲不響地考中頭名,入了俞皇後的眼。

    天資過人聰穎不凡,本已難得。

    這份從容不迫的氣度,更令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謝鈞這個沒用的軟蛋,竟生出這般優秀出色的女兒!

    “好,你來說。”淮南王冷不丁張了口。

    淮南王父子的注意力一轉移,壓在謝鈞身上猶如實質的威脅頓時散去大半。謝鈞暗暗松口氣,悄然用袖子擦拭額頭汗珠。

    耳邊響起謝明曦悅耳柔和的聲音︰“多謝外祖父,請容我將事情原委道來。當日母親以大哥前程相逼,迫我應下為二姐替考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才說了個開頭,淮南王的面色便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謝明曦視若未見,有條不紊地將事情一一道來︰“……我已做到對母親的承諾。母親卻因署名有變之事大發雷霆。父親只回護我兩句,便挨了母親巴掌。父親也是氣急,才還了手……”

    淮南王面沉如水,冷厲的目光緊緊地盯著謝明曦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按捺不住,狠狠瞪向謝明曦︰“永寧豈會做這等荒唐事!你仗著自己年少,竟敢胡言亂語,抹黑嫡母。我這個舅舅,今日便代你母親,好好教訓你!”

    身高力壯的淮南王世子,橫眉豎眼,如凶神惡煞一般。

    別說一個小姑娘,便是成年男子如謝鈞,也被嚇得腿軟。反射性地張口求情︰“明娘還小,哪里禁得起大舅兄的拳頭!大舅兄要出氣,便……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冷冷地轉頭看過來。

    “沖著我來”四個字,頓時被嚇了回去。

    謝鈞急中生智,改成了︰“不如大舅兄去演武場,找幾個侍衛練上一練。”

    窩囊廢!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目中明晃晃地寫著鄙夷。

    謝鈞便是再厚顏,此時也覺得臉孔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明曦也覺可笑。

    不過,謝鈞好賴張了口,總比一聲不吭的強上一些。

    “父親不用緊張。”謝明曦輕聲道︰“外祖父和大舅舅都是通情達理之人,既知此事怪不得我們父女,自不會無故動手,落下仗勢欺人之惡名!”

    感情揍人便是仗勢欺人?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冷笑一聲︰“這仗勢欺人的惡事,我今日少不得要做上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迅疾出腳,用力踹中謝鈞的肩膀。

    謝鈞猝不及防,被踹倒在地,慘呼一聲。

    好賴得要點臉!總不能真沖著一個十歲的丫頭動手!

    謝鈞就成了現成的出氣筒!

    謝明曦驚呼一聲,露出驚惶憤怒之色︰“大舅舅為何打我父親?父親是正經的朝廷命官。大舅舅竟敢無故毆打朝廷命官!就不怕父親去金鑾殿里告御狀嗎?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獰笑一聲︰“只管去告狀!我倒要看看,皇上向著誰!”

    淮南王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淮南王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真是個蠢貨!

    被一個十歲的丫頭片子用言語套住,一旦傳出去,便要落下毆打朝廷命官的惡名!便是皇上也不能包庇回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