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反目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“孝順貼心”的謝明曦自然不能坐視不理,急切地嚷了起來︰“母親住手!瑤碧點翠都住手!”

    打得好,繼續打!

    “父親被你們傷了臉面,還怎麼出去見人?豈不會被同僚好友恥笑?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為了榮華富貴不要廉恥之人,被恥笑也是活該!

    “你們快些住手!有事只管沖著我來,別傷了父親!”

    繼續打,不要停!

    忙亂狼狽之中听到謝明曦“關切焦急”的聲音,謝鈞有些欣慰。

    他沒看錯,幼女既聰慧又孝順,比謝雲曦強十倍百倍!拼著和永寧郡主撕破臉,他也一定要護住謝明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場混戰,被聞訊急匆匆趕來的趙嬤嬤打斷。

    趙嬤嬤看著眼前混戰成一團的情形,氣得肺都快炸了,用盡全身的力氣喊道︰“統統住手!”

    謝鈞听到趙嬤嬤的聲音,殘余的理智終于回來了,略一猶豫停了手。瑤碧點翠也各自停了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卻未停下,涂著蔻丹的長長指甲,在謝鈞的俊臉上留下了凶殘的抓痕。血跡斑駁,看著分外可怖!

    謝鈞又疼又怒︰“盛永寧!”

    趙嬤嬤見勢不妙,立刻攔下盛怒不已的永寧郡主︰“郡主!郡主!請息怒!請听老奴一言!”

    “夫妻爭執吵鬧是常有之事,鬧到動手地步,卻實在不美。一旦傳開,于郡主名聲有損。于二小姐也非好事啊!”

    夫妻反目動手的事一旦傳出去,替考之事想遮也遮不住了!

    永寧郡主深深呼出一口氣,終于稍稍冷靜。

    此時的謝鈞,臉上不下四處指痕,頭發凌亂,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有忠心耿耿的瑤碧點翠擋著,永寧郡主倒是體面多了。只是,女子皮膚細嫩,左臉的巴掌印已經泛青,看著十分刺目。

    趙嬤嬤看在眼中,心疼得滴血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自幼錦衣玉食嬌生慣養,何曾挨過打!

    這個殺千刀的謝鈞!竟狠心對妻子動手!

    謝鈞稍一冷靜,也有些悔意。剛才那一巴掌,真不該落在永寧郡主臉上。現在“鐵證如山”,想賴也賴不掉……

    “謝鈞!”永寧郡主目光陰狠,帶著一絲瘋狂︰“我絕不會放過你!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謝鈞想縮頭賠禮也沒用了。

    謝鈞只能硬撐到底︰“你先動的手!這天底下,從沒有妻子打丈夫的道理。便是到了岳父面前,我也有分說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趙嬤嬤冷笑一聲,接了話茬︰“好!郡馬這般有理,現在便去淮南王府!去向王爺和世子解釋你動手打郡主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就去!

    三個字卡在謝鈞的喉嚨里,怎麼也吐不出口!

    身後忽地響起謝明曦義憤填膺的聲音︰“去就去!我問心無愧,父親護著女兒也無錯處。便是見了外祖父和大舅舅,也無需畏怯!”

    謝鈞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去什麼去啊!

    去找死嗎?

    永寧郡主是淮南王獨女,是淮南王世子一母同胞的親妹妹。他動手打了永寧郡主,躲著岳父大舅兄還來不及。哪里能去淮南王府送死?

    永寧郡主卻已冷笑起來,揚聲喊道︰“來人,備馬車,我和郡馬現在便去淮南王府!”

    謝鈞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鈞頭大如斗!

    淮南王府是萬萬不能去的。

    為今之計,只有先向永寧郡主示弱低頭,過了這一關再說。

    謝鈞擠出愧疚的神色,柔聲低語︰“永寧,千錯萬錯,都是我的錯。你生氣,也是應該的。只是,家丑不可外揚。何必鬧得岳父舅兄盡知。”

    所以說,永寧郡主瞧不起謝鈞也是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這麼一個毫無風骨的男子,便是皮囊生得再好,也令人憎厭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目中閃過濃濃的憎惡,正要張口,趙嬤嬤已連連使了眼色過來,低聲勸道︰“郡馬說的也不無道理。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,鬧騰出來,于郡主顏面也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難看嗎?

    拿著謝鈞做幌子十余年,人前假扮恩愛夫妻。一旦此事捅開,夫妻相敬如“冰”的事實也會露出水面。

    苦苦隱藏了多年的隱秘,也會露出端倪……

    永寧郡主右手用力握成拳,良久,才緩緩松開,深深呼出一口濁氣。

    一言不發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瑤碧點翠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趙嬤嬤目光像刀子一般刮了過去︰“還不去伺候郡主!”

    兩個丫鬟立刻快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鈞也長長地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趙嬤嬤凌厲的目光掃了過來,冷冷扔下一句︰“郡馬好自為之!”然後,便昂首離開。

    謝鈞俊臉陡然陰沉。

    這個老刁奴!仗著自己是慈寧宮里的老人,從不將自己這個郡馬放在眼底!

    謝明曦略略揚起嘴角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一切俱在她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進宮求情,李太後壓下此事,不足為奇。此事之後,謝雲曦再無可能進蓮池書院。謝鈞利欲燻心,完全倒戈站在她這一邊。倒是省了她一番力氣。

    有個擋箭牌擋在身前,總是一樁好事。

    “擋箭牌”轉過身來,仔細打量謝明曦一眼︰“明娘,你沒被嚇到吧!”

    謝明曦搖搖頭,然後擔憂不已地低聲道︰“母親這般生氣,不知會想什麼法子來對付女兒。女兒自己吃些苦頭不算什麼,只怕連累了父親。”

    女兒就是懂事貼心!

    謝鈞略略舒展眉頭︰“此事你不必擔心。我自有應對之策。”略一思忖又道︰“我們父女兩個,今日便回謝府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立刻點點頭。

    這里是永寧郡主的府邸。萬一永寧郡主發瘋,便要吃悶虧。

    吃什麼都無妨,吃虧卻是萬萬不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。

    謝鈞以逃命一般的速度,領著謝明曦回了謝府。衣物行李皆未來不及收拾,只將幾個丫鬟帶了回府。

    一同回府的,還有謝元亭。

    謝元亭一路陰沉著俊臉,一聲不吭。

    丁姨娘眼巴巴地等了一個上午,此時見父子三人一同歸來,又是歡喜又是忐忑。小心翼翼地問道︰“老爺,二小姐考中書院了嗎?”

    謝明曦淡淡地瞥了丁姨娘一眼︰“我考中了,是頭名!”

    丁姨娘︰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