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反目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永寧郡主目中閃過寒意,目光緊緊地盯著往日從未放在心上的庶女。

    她不想承認,卻又不得不承認。

    她確實看走了眼!

    這個謝明曦,心思縝密陰狠,遠勝同齡少女。

    孫夫子送了信來,確認試卷上署的是謝雲曦的名字。最後卻變成了謝明曦!這其中,定有蹊蹺!

    “明娘!我問你,試卷上的署名為何會變?”永寧郡主上前兩步,以凌厲的嫡母氣勢逼問。

    謝明曦一臉“無辜茫然”︰“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。試卷寫完之後,我確實署了二姐之名。之後莫名變回我自己的姓名,想來是老天有眼,容不得我這等天才被欺辱埋沒吧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被噎得面色難看至極。

    謝鈞心中也有疑惑。

    只是,他已完全偏向謝明曦,立刻附和道︰“明娘說的有理。上蒼亦有憐憫之心。不忍見明娘被欺至此。將姓名變了回來。”

    又加重語氣道︰“郡主,雲娘是嫡出,明娘也是你的女兒。便是蓮池書院不張榜公布替考的丑事,日後也少不得風言風語。雲娘已經不頂用,不如你放寬心胸,好好待明娘。明娘又聰慧又孝順,以後出息了,自然會好生孝敬你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听得反胃。

    謝明曦暗暗嗤笑一聲。

    所以說,男子和女子看事情永遠不同。

    對謝鈞來說,哪個女兒露臉風光都行。總之,都是他謝鈞的女兒。于永寧郡主而言,她只是身份卑微的庶女,只配做墊腳石。如何能容得她風光得意?

    “出去!”永寧郡主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︰“我有話要單獨問明娘!”

    謝鈞卻不肯走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這等凶悍狠辣,嬌弱的明娘落到她手中必會吃虧。

    夫妻已經翻臉,此時他不能左右搖擺,一定要站在女兒這一邊。

    “有什麼事沖著我來!”謝鈞挺起胸膛︰“別為難明娘!她還是個不解事的孩子!”

    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瞞天過海,挖下巨坑,算哪門子不解事的孩子?

    謝鈞根本是被謝明曦考中的頭名樂昏了頭!

    永寧郡主對謝鈞憎惡之極,根本不願再多看他一眼。轉頭看向角落處的謝明曦︰“明娘,你過來!我有話問你!”

    謝明曦目中露出驚懼,求助地看向父親謝鈞。

    謝鈞立刻道︰“明娘,到我身後來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心安理得地躲到謝鈞身後,袖手看夫妻反目!

    狗咬狗的好戲,當然不能錯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寧郡主冷冷地盯著挺身而出為女兒撐腰的謝鈞。

    謝鈞眼皮直跳。

    換了平日,他早已低頭退讓。

    只是,這一回實在退讓不得!謝雲曦是徹底不中用了,謝明曦年少貌美才高,考了蓮池書院頭名,不出兩日便會名噪京城。

    這般出色的女兒,不知能為謝家帶來多少好處。絕不能坐視永寧郡主毀了謝明曦。

    “太後娘娘可應了郡主所請?”謝鈞強自鎮定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面無表情地答道︰“應了。”

    謝鈞心里一塊巨石頓時落了地。

    李太後肯出面便好!謝雲曦替考的丑聞被壓下,便不會累及謝家名聲,他這個親爹也不必跟著丟人現眼了。

    謝鈞臉上的慶幸太過明顯,深深刺痛了永寧郡主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冷冷地勾起嘴角,話語冰冷入骨︰“謝鈞!雲娘是你親生女兒,她遭遇此難,你非但不心疼,竟還要棄之不管!你簡直枉為人父!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無情無義的窩囊廢!”

    “我盛永寧嫁給你,簡直是瞎了眼!”

    但凡有半點血性,都無法容忍這般羞辱怒罵。

    謝鈞笑不出來了,額上青筋隱現︰“郡主!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我就欺你太甚,又能如何?”永寧郡主冷笑一聲,目中寒光逼人︰“謝鈞,你本就是我盛永寧養的一條狗。也敢和我較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謝鈞堆積在心底多年的怨氣不甘,被“一條狗”這三個羞辱不堪的字眼全部激了出來。

    謝鈞大步走上前。他雖不算健壯,到底是成年男子,比永寧郡主高了一個頭。此時居高臨下,雙目泛紅,令人心驚。

    瑤碧點翠又驚又怕,反射性地各自上前一步,將永寧郡主護在身後。

    可惜,永寧郡主並不領情。

    “讓開!”永寧郡主神色冷厲︰“這個窩囊廢還敢對我動手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話未說完,點翠已慘呼一聲,被謝鈞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盛怒不已︰“謝鈞,你竟敢對我身邊人動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何不敢?!

    他為何不敢?!

    永寧郡主便是再囂張跋扈,難道還能四處宣揚家丑不成?便是去淮南王面前告狀,此事起因也在謝雲曦身上!

    謝鈞又將苦苦攔著自己的瑤碧踹倒一旁,心中的郁氣一掃而空,有種肆意的暢快。兩個礙事的丫鬟都被踹倒,滿面怒容的永寧郡主觸手可及。

    謝鈞獰笑一聲,伸手抓住永寧郡主的肩膀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怒不可遏,又覺惡心,伸手重重扇了謝鈞一巴掌!

    啪地一聲脆響,謝鈞的左臉多了鮮紅的五指印。

    打人不打臉!更何況是夫婿的臉!

    謝鈞也徹底怒了,伸手還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永寧郡主右臉也是一陣火辣刺痛,不敢置信又怒不可遏︰“謝鈞,你竟敢對我動手!你今兒個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?”

    這個不中用的窩囊廢,竟敢打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得好啊!

    實在太解氣了!

    這一場好戲,從夫妻爭執吵鬧上演至動手反目,實在是精彩。看來,她一直低估了親爹謝鈞的“氣度”。

    謝明曦索性退至角落里,免得被波及。

    人一旦被怒火沖昏頭腦,便沒了冷靜理智。謝鈞便是如此。渾然忘了男子風度和君子風範,竟絲毫不相讓,和永寧郡主動起手來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也萬萬沒料到從未放在眼里的窩囊廢敢和自己動手,驚怒交加。

    她自幼養尊處優,雖學過幾日騎射,卻沒什麼拳腳功夫。哪里是謝鈞對手!

    瑤碧點翠對視一眼,忍著疼痛從地上爬起身,一起加入“戰局。”抓咬掐擰,女子擅長的手段都使了出來。

    以一敵三的謝鈞,很快便狼狽不堪,節節敗退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