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替考(三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一盞茶後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忍著難堪,將事情的始末道來︰“……是我一時糊涂。連累雲娘也沒了好名聲。此事一旦傳開,以後雲娘便再無顏出門見人。懇請皇伯母為我說情,求皇嫂饒過雲娘這一遭……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茶杯重重落下,茶水四濺。

    李太後臉上笑容全無,厲聲道︰“胡鬧!荒唐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羞慚不已,起身跪下︰“懇請皇伯母息怒!千錯萬錯,都是我的錯!我萬不該動這等替考之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要做,便該做得干淨利落。”李太後一臉恨鐵不成鋼︰“連個庶女都拿捏不住,竟由得她從中弄鬼。最後鬧得沒法收場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沒用!”

    “這麼多年,我是白教你了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滿面潮紅,被罵得不敢抬頭,心里卻暗暗松口氣。

    李太後這麼說,顯然是有意為她出頭撐腰了。

    俞皇後再厲害,在李太後面前,也只能隱忍退讓!

    李太後又冷笑道︰“俞氏著實有能耐,這十余年,將蓮池書院辦成了大齊最有名氣的女子書院。偏偏每年只收十個學生。皇室宗親這麼多孩子,竟只給兩個名額。鬧得堂堂郡主之女也無書可讀,被逼著想這等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我總得管上一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安心等著吧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,感激不已地謝恩︰“多謝皇伯母為永寧做主。”

    想求免試就讀的名額,實在無顏張口。

    就這麼走了,又于心不甘!

    永寧郡主站在原地,一臉躊躇。

    李太後目光一閃,瞥了永寧郡主一眼︰“今年小六要去蓮池書院,名額只剩一個。你是否想求這個名額?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苦笑一聲︰“不瞞皇伯母,今年錦月也報了名,對蓮池書院志在必得。我哪里有臉張口央求!”

    一個是“女兒”,一個是嫡親的娘家佷女……

    誰更重一籌,不言而喻!

    再者,便是她有這個心,也爭不過淮南王府。她是外嫁的郡主,“生”的女兒姓謝,算不得皇室宗親。

    李太後淡淡道︰“你心中清楚便好。不是皇伯母不肯相幫。這免試就讀的名額,是留給宗親的。雲娘姓謝,便無此資格了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耳後火辣辣的,應了聲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時辰後。

    椒房殿。

    俞皇後看著擺在面前的兩份同樣署名謝明曦的試卷,面沉如水,神色明暗不定。

    顧山長神色緊繃,目中滿是慍怒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俞皇後才張口︰“嫻之,此事暫且壓下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一驚,霍然看了過去︰“娘娘!替考舞弊之事,豈容姑息!此事絕不能容!按著書院慣例,必須張榜昭告……”

    俞皇後聲音平平,面無表情︰“永寧郡主求到了慈寧宮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洶涌的怒火沖上腦海。

    顧山長咬牙低語︰“蓮池書院是皇後娘娘設立,皇上鼎力支持,曾下過聖旨,任何人不得干預書院事務!便是太後娘娘,也不應插手!娘娘為何要退讓?”

    俞皇後嘴角抿得極緊︰“她是婆婆,我是兒媳!”

    “娘娘往日從不退卻!為何現在畏縮至此?”

    顧山長滿心憤怒不甘,說話也失了應有的分寸︰“我認識的那個俞蓮娘,聰慧果決,不畏任何人,勝過世間眾多男子。為何現在只為了太後娘娘的一句話,便隱忍退讓?”

    “皇後之位,原來真的能徹底地改變一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顧嫻之!”俞皇後怒喊一聲,明艷的臉孔一片潮紅︰“你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顧山長所有的話語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昔日好友,沉默又憤怒地對峙。

    然後,顧山長面無表情地跪下請罪︰“請娘娘降罪!”

    俞皇後閉了閉眼,深呼吸一口氣,然後睜開眼吩咐︰“將孫夫子等人攆出書院,永不錄用。”

    “謝明曦既為頭名,給她應有的榮耀風光。”

    “替考之事,不必再提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一一應下。

    俞皇後俯身,扶起顧山長,語氣放軟︰“嫻之,謝雲曦年紀尚幼。替考之事張榜公布,她這一生便算毀了。母後親自張口說情,我總得給母後幾分顏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後娘娘不必向我解釋。”顧山長退開兩步,目光略略低垂,聲音平板︰“我自會照娘娘吩咐行事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顧山長等了片刻,又道︰“娘娘若無別的吩咐,我便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然後,行禮告退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俞皇後默默地注視著好友的背影,佇立原地,久久沒有動彈。目中漸漸染上一抹自嘲自厭。

    嫻之說的沒錯。

    皇後之位,確實會徹底改變一個人。

    歲月涼薄殘忍,一絲絲磨去她的驕傲自信,將她雕琢成了面目模糊的中宮皇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寧郡主府,碧水閣。

    謝鈞將喜報看了一遍又一遍,俊美儒雅的臉上滿是笑意,看著謝明曦的目光滿是驕傲︰“明娘,你真不愧是我謝鈞的女兒!天賦驚人,才學無雙。我早知你定會有這一日,為謝家增光添彩!”

    渾然忘卻幾日之前,他已被永寧郡主說服,放棄聰慧的幼女。

    父女兩個很有“默契”,誰都沒提當日之事。

    謝明曦目中閃過一絲譏諷,面上適時地露出感動之色︰“父親這般看重女兒,女兒定會好好讀書,爭取每年的歲考都考頭名。”

    謝鈞欣慰不已︰“好!為父也盼著你日後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一派慈父模樣。

    謝明曦演技猶有過之,目中露出孺慕信賴,仿佛世上只有眼前的謝鈞可以信任︰“女兒絕不辜負父親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然後,謝明曦故作憂慮地低聲道︰“父親,母親此次十分惱怒。從宮中回來,必會大發雷霆。若父親母親為女兒爭執離心,女兒于心何忍……”

    謝鈞絕不肯在女兒面前認慫,挺起胸膛,挑眉冷笑︰“我豈會懼她!”

     地一聲巨響!

    門被狠狠地踹開,撞到牆上。

    謝鈞眼皮猛地一跳,霍然起身。

    滿面冰霜的永寧郡主站在門口,目光狠厲,冷冷一笑︰“好一對情深義重的父女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