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替考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她也不明白!

    巡考收卷之前,她明明看了兩回。分明寫的是謝雲曦。怎麼會忽然變成了謝明曦?

    莫非是老天長了眼……

    抑或是謝三小姐有神靈庇佑?

    篤信鬼神的孫夫子一想到這些,心中直冒寒氣,深深懊悔自己被金銀迷了眼。涕淚橫流地哭道︰“是我一時財迷心竅,收了永寧郡主的好處,做了錯事。求山長從輕處置!”

    鐵證如山,賴是賴不掉了。

    另外四個同樣收了好處的夫子,一起面無人色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俞皇後是名義上的山長,實則從不管庶務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里真正的掌權者,便是顧山長。顧山長平日性情溫和,從不苛責夫子們。只是,一旦翻臉,便冷面無情,誰求情也沒用。

    顧山長神色冷冽,目光在色如篩糠滿面淚痕的孫夫子臉上轉了一圈,又掃過四個面色如土的巡考夫子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里設有五年教程。每一級的學生只有十二人,教學六藝的夫子,再有教導女紅廚藝園藝等科目的夫子,加起來足有十人。

    這五十個夫子里,有十余個當朝大儒和翰林,三十余個女夫子。

    眼前的這五個女夫子,有兩個和孫夫子一樣出自宮中,另外兩個則精擅棋藝和音律。因無資格閱卷,被委派做了巡考收卷的差事。

    萬萬沒料到,這五個夫子竟齊齊被人收買,出了這麼大的紕漏!

    “按著蓮池書院的規矩,你們五人即時起被開革出書院!”

    眾人全身一震,再顧不得半絲顏面,連連磕頭求饒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時鬼迷心竅,做了同謀。求山長手下留情,將我留下吧!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開革出書院,讓我等做什麼都行!”

    “求求山長,不要攆我走。我背此惡名回了夫家,再無活路了……”

    慘厲的哭聲求饒聲交織在一起。

    季夫子外冷內熱,見不得這等場景,看向顧山長︰“山長,孫夫子不能再留在書院。其余四位夫子,能不能網開一面?”

    顧山長神色冷然︰“犯下這等重錯,還有何顏面留在書院。此例若開,以後再有人因利犯錯,又當如何?”

    季夫子啞然無語。

    顧山長又道︰“其余四人,先關在書院。我帶著兩份試卷和孫夫子進宮覲見皇後娘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慈寧宮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,是大齊李太後。

    李太後已年近六旬,便是保養得再佳,也雞皮鶴發,垂垂老矣。只是,李太後不肯服老,每日穿戴得頗為鮮亮,妝容濃厚。

    呵!脂粉涂得這般厚,穿著鮮艷的亮黃色,活像個老妖精!

    俞皇後心中暗暗嘲諷地冷笑。

    婆媳是天生的冤家。

    這句話用在李太後和俞皇後身上,最合適不過。

    李太後肚皮爭氣,生了嫡長子之後,穩坐中宮數年。熬死了先帝,順順當當做了太後。唯一不順心的,便是兒子不肯娶娘家佷女,偏偏娶了俞家女兒。

    建文帝年少時便是個 脾氣,認定了俞蓮娘,執意要娶她。李太後心氣不順,對兒媳格外挑剔。

    大齊最重孝道。建文帝便是再護著俞皇後,俞皇後也被磨搓得夠嗆。

    俞皇後生下昌平公主後,再無所出。李太後以子嗣傳承為由,命建文帝廣開後宮。建文帝周旋數年,到底還是順了李太後之意。

    昌平公主八歲那一年,宮中有了二皇子。之後庶出皇子一個接一個地出生。

    李太後時常拿此事膈應無子的俞皇後。

    婆媳多年,未見情意,只有積年沉怨。

    俞皇後貴為中宮,每日依舊要到慈寧宮,晨昏定省,風雨無阻。心中冷笑不息,面上卻一派溫和恭敬︰“母後今日鳳體如何?”

    李太後扯了扯嘴角,皮笑肉不笑地應道︰“哀家身體好的很,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踫了個硬釘子,也未變臉,淡淡笑道︰“母後總喜說笑。這等話,可萬萬不能讓皇上听見。否則,豈不令皇上傷心?”

    李太後不輕不重地哼了一聲︰“皇上忙于政事,整日操勞。後宮小事,不得在皇上面前學舌,令皇上煩憂。”

    又皺眉道︰“听聞小九病了?”

    俞皇後應了聲是。

    李太後面色一沉︰“小九剛滿周歲,得仔細看顧照料。你身為皇後,雖無嫡子,對諸皇子也該多多上心。”

    字字句句戳俞皇後心肺。

    俞皇後神色未變︰“母後說的是。兒媳身為嫡母,對兒子們豈有不精心之理。”

    不軟不硬地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太後心中不快,正要繼續挑刺,一個宮女悄然進來稟報︰“啟稟太後娘娘,永寧郡主前來請安。”

    李太後對永寧郡主頗為喜愛,聞言舒展眉頭︰“讓她進來!”

    俞皇後不便立時便走,索性也留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滿心焦慮的永寧郡主,快步進了正殿,一抬頭,便看到了端坐不語的俞皇後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身體陡然僵硬,緊繃著的面色也有幾分怪異。

    “永寧,你今兒個怎麼忽然進宮了?”

    李太後對俞皇後橫挑鼻子豎挑眼,對自小便在慈寧宮長大的永寧郡主倒是和氣慈愛︰“哀家前兩日還在念叨你,你可有些日子沒來給哀家請安了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定定神,擠出一絲笑容︰“永寧心中時時惦記皇伯母,只怕來得太頻繁,令皇伯母生厭呢!”

    一邊說著,一邊上前行禮。

    俞皇後神色淡淡,隨意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婆媳關系惡劣,永寧郡主是李太後的人,俞皇後對永寧郡主從無好感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早已習慣了俞皇後的冷漠,心底掠過一絲苦澀,面上卻未顯露。

    當著俞皇後的面,永寧郡主根本無顏說起謝雲曦替考之事。只能陪著李太後閑話。好在俞皇後很快起身離開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起身行禮相送,得以正大光明地看著俞皇後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永寧,你特意進宮,為了何事?”李太後的聲音在耳畔響起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回過神來,微微紅著眼眶道︰“皇伯母,永寧確實有一事相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