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替考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“目中猶自含淚”的謝明曦,瞥了氣得全身發抖的永寧郡主一眼,心中十分暢快。

    不愧是蓮池書院最公正無私剛正不阿的季夫子!

    對方是郡主,也照懟不誤!

    季夫子怒斥完永寧郡主,又看向謝明曦,目中滿是憐惜,聲音分外柔和︰“謝三小姐不必驚惶害怕。你既已被皇後娘娘鳳筆點了頭名,便是我蓮池書院的學生。誰都休想欺辱于你!”

    說著,掃了永寧郡主一眼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臉孔由白轉黑!

    這個季夫子,竟敢明目張膽地為謝明曦撐腰,出言挑釁自己!

    “多謝季夫子!”謝明曦用袖子擦拭眼角,收斂了之前的隱忍委屈之色,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季夫子溫和說道︰“這份是你的喜報,你自己收好。五日後準時去蓮池書院報到!”

    一邊說著,一邊將手中喜報遞至謝明曦手中。

    宮中特制的紅色紙筏,三寸長兩寸寬,鍍著一圈金線,看著便顯華貴。上面只有寥寥幾個字。

    謝明曦,蓮池書院新生頭名!

    這便是京城貴女們人人向往的錄取通知書了。

    謝明曦輕聲道謝,接過紙筏。心中也有幾分唏噓。

    這一世,她終于自己接了這份喜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夫子辦完正事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謝鈞一急之下,快步上前攔住季夫子︰“季夫子請留步。”

    季夫子面色一冷,冷笑連連︰“怎麼?我今日不松口,謝郡馬莫非要強行留人不成?”

    謝鈞額上冷汗都下來了。

    他哪有這個膽子!

    蓮池書院里的夫子,個個來歷不同尋常。俞皇後對夫子們又格外相互。一旦鬧僵了,便是永寧郡主也討不了好!

    季夫子冷哼一聲,邁步離去。

    謝鈞大急,立刻看向永寧郡主︰“郡主!我是男子多有不便,你去攔下季夫子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臉色煞白,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︰“何必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便是她沖上去了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季夫子一副鹽油不進的模樣!若是她再強行攔人,還不知要說出多少刺耳難听的話來!她便是貴為郡主,也奈何不了俞皇後的親信蓮池書院的正經夫子!

    謝鈞眼睜睜地看著季夫子上了馬車,一顆心似被油煎火烤一般,額上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現在該怎麼辦?

    永寧郡主霍然看向謝明曦,目光陰冷狠毒,話語如刀︰“好一個謝明曦!好一個謝三小姐!好!好!好的很!”

    似要將她生吞活剝一般!

    便連謝鈞看著,也覺得心中陣陣發寒!

    謝明曦一臉無辜︰“母親,巡考夫子親自看了兩遍,我確實在試卷上署了二姐的名字。當日夫子也確實命人送了口信來。為何出了這等紕漏,我委實不知!”

    又求助地看向謝鈞︰“父親!我絕沒有搗鬼,更不知為何試卷會變成我的名字。如今夫子已送了喜報來,我到底去不去報到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報到兩個字,如雷霆閃電,生生劈開謝鈞心頭的層層陰影。

    瞬間明朗!

    對啊!

    謝雲曦沒考中,謝明曦考中了頭名,也是一樣啊!

    總歸都是謝家女兒!

    只要把替考之事壓下不提,他謝鈞有個考中蓮池書院頭名的女兒,也足以風光露臉,被人夸耀數年了。

    “當然要去報到!”謝鈞態度驟變,看謝明曦的目光也分外溫柔︰“你考中頭名,已入了皇後娘娘慧眼。豈有不去報到之理?”

    謝明曦像瞬間找到了主心骨一般,目光滿是信任依賴︰“我都听父親的。”

    一個背負著替考丑聞,另一個卻高中頭名。

    都是親生女兒,要向著哪一個,不必多想也能選的出來。

    謝鈞果然“不負期望”,短暫權衡過後,果斷地站到了她這一邊。

    謝鈞欣然一笑︰“報到之日,我去告假,親自送你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父親待女兒真好。”謝明曦滿臉感動,又故作憂慮地看了面色鐵青的永寧郡主一眼︰“母親……”

    謝鈞搖身一變,成了全心護著女兒的好父親,立刻對永寧郡主說道︰“替考之事,絕不能傳出去。否則,不但你我顏面難堪,便是岳父和大舅兄也會受些牽累。郡主不如立刻進宮,求一求太後娘娘。”

    只要李太後張口說情,俞皇後總不能拂了李太後的顏面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怒極反笑,冷艷的臉孔浮出令人心驚的冷笑︰“好,我這便進宮。謝鈞,謝明曦,你們父女兩個給我等著!”

    毫無修飾的狠話,听得謝鈞眉頭一跳,面色也沉了下來︰“事已至此,總得保住明娘的頭名。雲娘是我女兒,明娘也是。你身為嫡母,不可厚此薄彼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心中殺意騰騰,目光狠厲,冷笑一聲,揚聲喊道︰“來人,立刻備車,本郡主要進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夫子一臉怒容的回了書院復命。

    顧山長見季夫子被氣成這等模樣,不由得一驚︰“你今日送的是頭名喜報,如何這般生氣?”

    季夫子飛快地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︰“山長有所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顧山長越听越怒,猛地拍桌而起︰“好一個永寧郡主!竟敢以金銀收買巡考夫子,做出這等替考作弊的勾當!”

    “立刻將所有罷落的試卷都搬來,一一拆封,找到謝二小姐做的那份試卷,看署名為何!”

    “另將當日巡考之人全數招來,隔開一一審問,找出罪魁禍首,立刻送進宮中,由皇後娘娘親自處置!”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。

    四百余份試卷俱被拆開。

    擺在第一份的,是署名謝明曦的試卷。

    字跡還算工整,看得出下過苦功,試卷也全部做完,只是文采平平。除了第一份試卷全對之外,之後三份試卷俱差強人意。算學雜學,幾乎錯了六成之多。

    顧山長手中拿著的,則是此次得了頭名的試卷。

    字跡漂亮,文采斐然,才華洋溢。

    上面的署名,赫然也是謝明曦。

    兩個謝明曦,誰真誰假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顧山長鐵青著臉,冷冷地看向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悔不當初的孫夫子︰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給我一一道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