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喜報?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季夫子又笑道︰“恭喜貴府三小姐,高中頭名!”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頭腦一懵,脫口而出︰“夫子是不是記錯了?考中書院的應該是雲娘才是!”

    謝雲曦頭腦一熱,竟也問道︰“夫子是不是看錯名字了?”

    謝鈞擰起眉頭,眼角余光掠過神色如常的謝明曦,心中驟然涌起不太美妙的預感……

    這個預感立刻被驗證!

    季夫子略略皺眉,聲音平平板板︰“喜報上的名字寫得清清楚楚,是謝明曦!難道我還能認錯不成?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宛如一聲晴天霹靂乍響!

    永寧郡主尚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,謝雲曦已漲紅了臉,倏忽轉身,指著謝雲曦怒喊︰“謝雲曦!一定是你在試卷上搗了鬼!你根本就未署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謝明曦不知何時已淚盈雙眸,輕聲哽咽︰“二姐實在是冤枉我了。當日昨晚試卷後,我分明署的是二姐的名字。當時巡考的夫子再三確定無誤,還命人送了口信給母親。二姐不是也在場親耳听見了麼?”

    謝雲曦哪里听得進這等“自辨清白”,憤怒地沖上前,揪住謝雲曦的衣襟︰“誰知道你暗中搗了什麼鬼!”

    季夫子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又氣又恨又怒,一張冷艷的俏臉忽紅忽白,目中火星都快噴出來了。

    謝雲曦這個蠢貨!便是再憤怒生氣,也不能當眾嚷出來。郡主府的下人也就罷了!蓮池書院的夫子還好端端地站在這兒呢!

    替考之事,可是大忌!

    萬萬不能傳出去!

    否則,不但謝明曦身敗名利,她這個堂堂永寧郡主也會聲名掃地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寧郡主咬碎了一口銀牙,不得不強自按捺怒氣,先呵斥謝雲曦︰“雲娘,住嘴!蓮池書院的夫子在此,你豈可胡言亂語!”

    謝雲曦一時反應不及,沒听出永寧郡主話中的暗示,捂著臉哭了起來︰“我不管!總之,應該進蓮池書院的人是我!根本不是謝明曦!”

    謝明曦眼眶泛紅,輕聲說道︰“我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。我對天立誓,考完試卷後,署的確實是謝雲曦之名!”

    只不過,署名時用的那一只毛筆,被用特殊的藥水浸泡過,一個時辰後,字跡就會變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而最後用的那一只筆,同樣提前用另一種藥水浸泡過,寫下名字後,當時一片空白毫無痕跡,過上十二個時辰才能顯現。

    如此罕見的藥水,自然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當年她從一本殘破的古籍中看到配方,頗覺有趣,動手試驗了數回,才制成功。之後用于信中,以便傳遞隱秘的消息。

    謝雲曦還在嚎啕痛哭。

    謝鈞面色愈發難看。

    謝元亭卻是一臉震驚。這些日子的種種異常瞬間有了答案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溫柔和順的三妹一反常態的尖銳,怪不得母親對三妹頗為忍讓,怪不得父親對三妹優容!感情是讓三妹替考!

    永寧郡主太陽穴突突直跳,怒不可遏。此時不是追根問底的時候,最要緊的是先將此事按捺下來。

    “謝雲曦!”永寧郡主聲若寒冰︰“立刻進府去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謝雲曦滿腹委屈,哭著抬頭,卻被永寧郡主目中的寒意驚到了,不由得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母親性情冷漠,對她卻頗為溫和。從未這般直呼其名,更未這般冷厲。

    “進去!”永寧郡主冷冷地吐出兩個字。

    趨利避害是人的本性。謝雲曦不敢再哭鬧,狠狠瞪了謝明曦一眼,便抹著眼淚轉身進了府。

    謝元亭略一猶豫,追了上去︰“二妹,我送你回雲水閣。”

    謝元亭和謝雲曦自小一起長大,相處融洽,感情頗佳。便是沖著嫡母,謝元亭也會對謝雲曦更上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寧郡主深深呼出胸口的濁氣悶氣,擠出笑容賠禮︰“小女不懂事,信口雌黃,還請夫子切勿見怪!”

    “考試之前,為了安雲娘之心,我隨口說了幾句哄她。沒想到,她竟真的听進心里。這才鬧了笑話。替考一事,絕無可能。”

    呵!

    當別人都是傻子嗎?

    謝雲曦還能用“信口雌黃”來解釋。謝明曦說的那番話又做何解?

    季夫子目光一掃,掠過眼眶泛紅隱忍未哭的謝明曦,心中涌起濃濃的憐惜。真是個可憐的小姑娘!才學這般驚人,卻被逼替考!

    很快,又化為洶涌的怒火!

    “蓮池書院設立十余年,新生考試每年都有。替考之事,確曾有過。”

    季夫子冷然說道︰“一經查明,必會將其攆出書院,永不錄取。且要張榜公布,令世人盡知。這幾年,已無人敢再行險弄巧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之言真假,我回書院一查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替考,謝二小姐的試卷上,署的必是謝三小姐的閨名。罷落的試卷,都收得整整齊齊。只消拆開糊名,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頓時色變。

    謝鈞也沉不住氣了。

    謝雲曦是謝家嫡女!這等替考的丑聞一旦曝露,他這個鴻臚寺卿也會成為眾人笑柄。以後還有何顏面面對一眾同僚?

    “夫子息怒,請先進府一敘。”謝鈞有京城第一美男子之美譽,此時眉眼柔和,微笑小意,便是再有定力的女子也難抵擋。

    可惜,謝鈞今日踢到了鐵板。

    季夫子神色未變,淡淡應道︰“替考之事查明之後,我再來郡主府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壓下怒氣,低頭相求︰“請夫子行個方便,此事暫不宣揚。只要夫子點頭,我必有厚報!”

    如今,也只有厚著臉皮進宮求一求李太後,有李太後出面說情,令俞皇後網開一面,將此事壓下去。

    生性正直最厭惡營私舞弊的季夫子冷笑一聲︰“郡主之厚報,還是留給別人吧!我季宸雲委實不敢受之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被氣得俏臉煞白,簌簌發抖。

    她自小在宮中長大,頗得李太後喜愛。父親淮南王對她這個唯一的女兒也十分寵愛。來往的皇室宗親勛貴女眷,誰人不捧著她?

    她從未受過今日這般閑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