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帝後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當年同窗之時,她時常俏皮地稱呼他的表字元仲。

    恢復紅妝,嫁他為妻,便得守著天家規矩。只在私下無人時,她才會偶爾這般叫他。

    建文帝心頭一熱,想也不想地點頭應下︰“好,我陪你一起批閱試卷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眼眸微彎,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美人漸漸遲暮,容色已不及當年明艷懾人。這一笑間,卻又有了年少時的神采。

    建文帝心旌搖曳,緊緊握住俞皇後的手。

    俞皇後略一縮手,低聲嗔笑︰“我已至中年,人老珠黃。皇上身邊多的是年輕嬌俏的美人,這般握著我的手,也不怕人笑話。”

    建文帝凝視著俞皇後,柔聲低語︰“蓮娘,我心中永遠只有你一個。那些嬪妃,是為了延續天家子嗣,不得不納進宮來。我知道這些年委屈你了。你放心,我們的昌平永遠是嫡出的長公主,誰都越不過她去。”

    是啊!若不是為了她的昌平,她如何能隱忍這麼多年?

    俞皇後抿唇一笑,拉著建文帝坐至桌前︰“嫻之說今年的頭三名,俱勝過去年的頭名。尤其是排在第一的試卷,字跡漂亮,算學雜學全對。便連策論也寫得慷慨激昂,十分精彩。”

    建文帝來了興致︰“哦?如此我倒是要好好看上一看!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個煞風景的敲門聲在門外響起。

    建文帝目中閃過不悅,聲音陡然冷了一冷︰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他早已下令,進了椒房殿之後,不準任何人來打擾。

    俞皇後頗為賢良大度,溫和張口勸慰︰“若不是有要緊事,盧公公也不敢來驚擾。皇上還是叫他進來,問上一問才是。”

    建文帝這才舒展眉頭,略一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後,盧公公進來了。

    盧公公今年四十余歲,面白無須,皮膚細嫩,便是這等年齡也依然俊俏過人。

    盧公公自幼時起伺候建文帝,如今已有三十多年。論資歷,無人能勝過他。對建文帝的性情脾氣也十分熟悉,利索地行禮稟報︰“啟稟皇上,端妃娘娘命人送了信來,說九皇子殿下病得厲害,口口聲聲喊著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事涉九皇子殿下,奴才不敢輕忽大意,斗膽來稟報。擾了皇上和娘娘興致,奴才該死!”

    九皇子剛滿周歲,生的白胖可愛,建文帝頗喜歡這個幼子。听聞是此事,怒色盡去,沖俞皇後歉然一笑︰“蓮娘,朕去看看便回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柔聲道︰“皇上不必記掛臣妾。但去無妨!”

    建文帝起身離開。

    俞皇後將建文帝送至殿外。

    建文帝寬闊健朗的背影,在宮燈的照耀下愈發挺拔。

    這是大齊天子,是她的良人,是她女兒的親爹。

    也是後宮所有嬪妃共同的丈夫,所有皇子公主的父親。

    端妃自進宮起,便頗為得寵。生下九皇子之後,立刻晉為妃位。年輕嬌媚的端妃,爭寵的手段花樣百出。借著九皇子的名義“請”建文帝前去,自然不是首次。從椒房殿“搶人”卻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俞皇後默默地注視著建文帝漸行漸遠的身影,目中露出一抹蕭索和自嘲。在原地駐足良久,才回了寢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,盧公公親自前來,一臉歉然為難,壓低聲音稟報︰“啟稟娘娘,九皇子病得頗重,十分黏人。見了皇上便抱著皇上的胳膊,怎麼都不肯松開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今晚……”

    怕是來不了了。

    最後幾個字,尚未說出口,便被俞皇後溫和地打斷︰“九皇子生著病,皇上多陪陪他,也是理所應當。你回去稟報皇上,不必顧慮本宮。”

    盧公公恭敬應下,然後告退。

    退出寢宮之際,盧公公悄然抬頭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俞皇後略略垂頭,神色安寧,看不出半點不快。

    盧公公暗暗唏噓。

    當年那個愛憎激烈倔強驕傲的俞蓮娘,如今已成了合格的中宮皇後。七情六欲都被掩蓋在了厚厚的面具之下。

    這一夜,椒房殿的燭火一直燃至子時未曾熄滅。

    寢宮里的百合香早已被撤下,換成了淡雅的玉蘭香。

    俞皇後專注地批閱著試卷。身邊只有雁落伺候,其余宮女早已退了出去。寢宮里十分安靜,只有輕微的呼吸聲,和翻動紙張的悉索聲。

    雁落終于忍不住上前,輕聲道︰“已過了三更,娘娘還是歇下吧!”

    俞皇後頭也未抬︰“還有最後兩份試卷。”

    雁落無奈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又過了許久,俞皇後終于抬起頭來,深深呼出一口氣。試卷已全部閱完,前十名的試卷都已被挑出來,按著排名順序一一放好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整晚,俞皇後原本陰郁煩悶的心情倒是散開許多,笑著說道︰“今年的新生,大多勝過去年!”

    雁落湊趣地笑道︰“有皇後娘娘親自主持教學,有志于考蓮池書院的名門閨秀比比皆是。其中總有出色之輩。如今都成了皇上娘娘的門生。不知頭名是誰?奴婢可有幸先知曉?”

    俞皇後舒展眉頭,笑道︰“本宮現在便親自拆開糊名之處。”

    便是俞皇後自己,也對這個才華橫溢流于筆下的第一名充滿了好奇。

    雁落拿了輕巧細長的剪刀過來。

    俞皇後用剪刀拆開試卷,目光定定地落在署名之處。然後,微微一笑,執筆將這個名字寫在了榜單的第一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待放榜的日子格外難熬。

    謝雲曦坐立難安,飯菜吃進口中也無半點滋味。額上還冒了兩個小小的紅點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看在眼中,少不得要數落幾句︰“有什麼可著急的!之前我都已打點好,明娘那份試卷署了你的名字。只要她未失手,你必能考中書院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扁扁嘴,小聲道︰“母親,你真的對三妹這般有把握嗎?”

    听著心里怪不是滋味的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瞥了泛酸的謝雲曦一眼,淡淡道︰“她若考不中,滿京城的閨秀也沒幾個能考上了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雲曦心里更酸了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放緩語氣,輕聲安慰︰“你何必較這個勁!明娘便是再優秀出色,也只配做你的腳下石。等明日放榜,你便是蓮池書院的新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