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皇後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俞蓮娘得嘗所願,穿起少年儒衫,進了松竹書院。

    而俞蓮池,卻穿起了少女羅裙,每日以輕紗遮面。待在俞家內宅,做起了俞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兄妹兩個容貌雖有幾分相似,到底男女不同,每日戴著輕紗,也易令人起疑。俞家便對外宣稱長女出了天花。

    當她看見身著女裝沉默少言的俞蓮池時,心中陡然生出驚惶和愧疚之情。直到那一刻,她才隱約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錯事。

    她滿心內疚,對俞蓮池加倍的好。

    俞蓮池沉默內向膽怯,對她漸生情愫,卻從不敢流露半分。

    俞蓮娘在松竹書院的考試中,年年頭名,風頭無人能及。一同就讀的太子殿下,欣賞“他”的才學,結為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俞大人也沒料到,女兒竟如此優秀出眾。面對眾同僚好友羨慕贊許的目光,俞大人榮耀風光之余,心中也愈發惶恐。

    在目睹女兒隨著太子一起出入宮廷之際,那份不祥的預感更盛。

    太子是未來的儲君。

    此時瞞著真實身份,和欺君之罪無異!

    奈何事已至此,騎虎難下。俞大人每日回府的第一件事,便是去佛堂坐上片刻。默默祈禱此事不能被揭露。

    可惜,世上沒有永遠的秘密。

    俞蓮娘的女子身份,到底還是曝露在了太子面前。

    年少的太子,對俞蓮娘十分親近喜愛。十四歲的俞蓮娘換衣之際,他也未避諱,就這麼闖了進去……

    之後,太子親自來了俞府,向俞大人求娶俞蓮娘。

    俞大人權衡幾日後,終于狠心應下。

    隔年,書院里的“俞蓮池”生了一場重病,回府靜養,之後一病不起,年少夭折,令人扼腕嘆息。

    然後,天子下旨,為太子和俞家嫡女俞蓮娘賜婚。

    俞蓮娘成了風光赫赫的太子妃,之後順理成章地做了中宮皇後。俞家一躍成為後族,風光無限。

    那個內向靦腆的少年俞蓮池,卻在十五歲那年永遠合上了雙眼,被放進冰冷的棺木中,長眠地下。

    俞蓮娘做了太子妃,生下女兒昌平。在女兒六歲之齡,著手創辦了大齊第一座女子學院,取名蓮池書院!

    她主動請纓,做了蓮池書院的副山長。

    打破世俗,從無到有,耗費十余年之功,一點一點有了今日的模樣。如今,蓮池書院名動天下,所有人都以女兒考取蓮池書院為傲。京城女子書院有十余個。各州郡也都設有女子學院。

    官家千金讀書識字,蔚然成風。便是薄有家資的商賈富戶,也樂意為家中女兒請西席。

    這一切,都是俞皇後和她之功。

    可她的心中,永遠無法忘懷那個十五歲便殞命的少年俞蓮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思及往事,顧山長思潮起伏,晦澀難當。

    顧山長將心頭苦楚咽下,輕聲笑道︰“看著這份策論,幾乎以為是出自年少時的你之手!才華過人,驕傲自信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回過神來,不無自嘲地笑了一笑︰“是啊!我也有同感!”

    這個考生是誰?

    竟能寫得出這般犀利激昂的文章?

    俞皇後心中生出好奇,想撕下糊名,被顧山長阻止︰“娘娘定下規矩,未批閱完試卷之前,不得撕開糊名之處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啞然失笑,停下手中動作︰“是是是,是我一時糊涂,差點忘了。罷了,我也不忍到明日了,今晚便批閱試卷。選出前十,定下名次!”

    又笑著相邀︰“嫻之若無事,今晚便留在椒房殿,陪我一同批閱試卷如何?”

    顧山長時常出入後宮,和俞皇後情意深厚,聞言笑著點頭︰“承蒙娘娘相邀,我便厚顏留下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便有宮女悄步而入,輕聲稟報︰“啟稟皇後娘娘,皇上打發盧公公前來送信,今晚駕臨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宮中妃嬪眾多,生育過皇子公主的,俱被封了妃位。

    賢妃是二皇子生母,淑妃是三皇子生母,麗妃育有四皇子八皇子,五皇子的生母是靜妃,梅妃是六公主和早夭七皇子的生母。

    去歲剛生下九皇子的端妃,才二十歲。

    宮中從不缺年輕嫵媚的美人。

    卻無人能越過長寵不衰的俞皇後。

    建文帝每月踏足後宮不足半月,至少有一半時間都留宿在椒房殿。

    俞皇後笑容微微一頓,面上並無太多喜悅之色,淡淡應道︰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宮女退下之後,顧山長才道︰“皇上駕臨,我不便留下,這便告辭,回蓮池書院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歉然一笑︰“對不住了。我本想留你秉燭夜談,一同批閱試卷。沒想到,皇上今晚要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和娘娘恩愛如初,我心中歡喜還來不及,豈會介懷區區小事!”顧山長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恩愛如初?

    俞皇後扯了扯嘴角,目中似有自嘲幾分之意。

    顧山長窺出幾分,卻只做不知,行禮告退。

    俞皇後親自送顧山長出了椒房殿,然後才回轉。

    身邊的親信宮女,無需吩咐,便已忙碌起來。

    天子駕臨,要準備合天子口味的御膳,要燃上天子喜愛的百合香。俞皇後要沐浴更衣重新梳妝……零零總總的瑣事,著實不少。

    宮女們來來去去,略顯冷清的椒房殿也熱鬧了許多。

    俞皇後命人將試卷搬至寢室。

    晚膳時分,建文帝駕臨椒房殿。

    建文帝比俞皇後年長兩歲,今年已有四十三歲。身材依舊挺拔,步履穩健。相貌英俊,一雙眼楮明亮銳利,天子氣度卓然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臣妾恭迎皇上。”重新梳妝後容色明艷的俞皇後躬身相迎。

    建文帝大步上前,親自扶起俞皇後,一邊笑道︰“夫妻之間,何須如此多禮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順勢起身,隨口笑道︰“皇上是夫更是天,臣妾豈能失禮。”

    建文帝開懷一笑︰“罷了,總之都是你有禮。朕說不過你。”然後,攜著俞皇後的手去了飯廳。

    用膳後,帝後進了寢室。

    老夫老妻,早已沒了年少時的激烈情熱。建文帝並未急著就寢,笑問︰“听聞顧山長今日進了宮,可是給你送試卷來了?”

    俞皇後略略轉頭,沖建文帝抿唇一笑︰“我打算看幾份試卷再安寢,元仲可願相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