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皇後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天色已晚,椒房殿內外懸掛著數盞宮燈。

    柔和的燈光透過精致的雕花燈罩,帶著幾分朦朧之意。也掩去了俞皇後年華漸漸老去眼角已生皺紋的遺憾。

    長眉鳳目,挺鼻紅唇。

    艷色奪人,風華無雙。

    這便是建文帝的發妻,當今的中宮俞皇後。

    當年才名驚天下容色傾城的少女,經歷了漫長的歲月洗禮,坐鎮中宮數年,氣度懾人,令人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俞皇後目中含笑,態度溫和親切。

    顧山長未因俞皇後的寬厚而失禮,態度恭敬地襝衽行了一禮︰“見過皇後娘娘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略有些無奈地笑了一笑︰“我和你說過多回,你我獨自相見時,不必這般多禮。還像昔日一般直呼其名便可。你總是這般固執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充耳不聞,行完禮,才站直身體︰“在娘娘面前,豈能隨意放肆。”

    俞皇後也拿昔日好友沒法子,嗔責兩句,便說回正題︰“此次新生考試中,可有格外出眾之人?”

    提起此次考試,顧山長眉眼微動,閃出奕奕神采︰“我正要向娘娘回稟。此次新生考試,出色的著實不少。前三名的試卷,俱勝過去年頭名!”

    俞皇後一听來了興致︰“哦?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顧山長笑道︰“正是!尤其是被我等評為頭名的試卷,委實令人驚嘆!娘娘看後,也一定會拍案稱絕!”

    俞皇後和顧山長自幼便是閨閣好友,相識相交三十余年,對彼此的性情脾氣相知甚深。自然清楚她從不夸大其詞。既是這般說了,這個被評為頭名的試卷,定然有其獨到之處。

    俞皇後原本打算明日早起批閱試卷,此時又改了主意︰“將前三名的試卷都拿過來。”

    雁落笑這應了一聲,很快捧了三本試卷過來。

    俞皇後拿起第一本試卷,鳳目一掃,目中漸露贊許之色。翻到算學那一張,目中頗有驚喜。

    到最後一份策論,俞皇後臉上笑意漸漸收斂,目光復雜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顧山長也未出聲,只靜靜地看著神色怔忪的俞皇後。

    腦海中閃過一張久遠的少女臉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嫻之,我真不服氣。明明我聰慧更勝幾位族兄,為何他們能去報考書院。我只能待在閨閣!”

    年僅十歲的美麗少女,長眉微挑,滿面不忿︰“我是家中唯一嫡女,母親疼我,父親對我也頗為疼愛。我一直以為,不管我要做什麼,他們都會支持。沒想到,我剛一提起要出去讀書,他們便厲聲斥責我。”

    “說什麼女子重才更重德!過了十歲之後,便不該再拋頭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偏偏不服!今年松竹書院新生入學,我定要去試上一試!”

    年少時的她,出身書香名門,詩書滿腹,卻沒有好友的勇氣和膽量。聞言嚇了一跳︰“蓮娘!你可別胡鬧!松竹書院只收男子。你一個姑娘家,如何能去考松竹書院?”

    年少膽大的俞蓮娘淘氣地笑了起來︰“這有何難!我偷偷穿上大哥的衣服,頂替他的身份去報名。”

    俞蓮娘口中的大哥,是俞家庶長子俞蓮池。

    俞蓮池比俞蓮娘只大了半歲,身高相若。自小出過天花,臉上留了印記。俞蓮池頗為自卑,幾乎從不出門。認識他的人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她有些遲疑︰“考試那一日,你去松竹書院,你大哥留在府中,若被人察覺可就露了馬腳。”

    俞蓮娘顯然已思慮過了,雙手合十央求道︰“此事可就得拜托你了。到那一日,你替我約大哥出府,挑一個清淨不惹人矚目的地方,哄他待上一整日。”

    俞家和顧家是通家之好。她和俞蓮池自小一起長大,也算青梅竹馬。俞蓮池平日頗肯听她的話。

    十歲的小姑娘,被嬌生慣養長大,哪里懂得這其中的驚險。她覺得有趣刺激,便應下了。

    俞蓮娘歡喜之極,搖著她的胳膊︰“好嫻之,我就知道,你一定會答應幫我的忙!”

    她低聲笑道︰“你今年去試一試。若能考中,倒也有趣。我明年也頂替兄長之名,去考一回。”

    俞蓮娘自信滿滿神采飛揚︰“不用擔心,我定能考中。你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“對了,此事我只和你說過。你千萬別告訴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她鄭重點頭。

    兩個十歲的小姑娘,頭靠頭在一起說著悄悄話。渾然不知即將闖下大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月之後,松竹書院放榜。

    俞蓮池之名高居第一!

    這個名字,一夕之間名動京城!

    送喜信的人到了俞家。身為翰林院掌院學士的俞大人,頓時變了臉色。勉強按捺心神,將送喜的人打發走了之後,立刻命人叫了俞蓮池俞蓮娘兄妹過來。

    俞蓮池懵了一臉,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俞蓮娘滿面自得,驕傲不已。

    俞大人氣得當場暈厥。醒來之後,將俞蓮娘痛罵一頓︰“……荒唐!胡鬧!你頂替自己兄長去考松竹書院,如今高中頭名,京城無人不知。接下來又該如何收場?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打算一直頂替蓮池,在松竹書院就讀不成?”

    驕傲的俞蓮娘挺直胸膛︰“為何不可?”

    俞大人幾乎又要氣暈︰“你一個姑娘家,混跡在男子中,成何體統?將來還怎麼嫁人?此事若傳出去,我們俞家上下還有何顏面可言?”

    “你立刻給我裝病,不得去書院報到!”

    俞蓮娘的 脾氣發作,立刻頂撞回去︰“我既已考中,為何不能去讀書?將來不便嫁人,我終生不嫁就是了。總之,松竹書院我是去定了!”

    俞大人面色鐵青,要動家法。

    俞蓮池跪倒在地,為妹妹求情︰“父親息怒!妹妹聰慧過人,想去松竹書院讀書,便由著她去吧!以後,她便是俞蓮池。”

    然後又咬牙道︰“我頂替她的身份,以蓮娘之名留在內宅!只要我不在人前露面,誰也不會起疑!”

    俞大人震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俞蓮娘對挺身而出的庶出兄長感激不已,立下誓言︰“大哥,我定讓俞蓮池這個名字名動天下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