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登門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永寧郡主處處捧著親生女兒,未免太過流于痕跡。

    林夫人心念微閃,面上卻未露聲色,將謝雲曦從頭到腳夸贊一番。

    林微微對驕縱任性的謝雲曦卻無好印象,打了招呼之後,便住了嘴。過了片刻,謝明曦才到。

    林微微這才展顏,親熱地握住謝明曦的手︰“我本想一個人來找你。母親偏要一起來。”有長輩在場,說話多有不便。也不宜久留。

    謝明曦抿唇一笑,輕聲道︰“等過些日子,我去林府找你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興致勃勃地應下︰“好。”又笑道︰“昨日我一回府,便雙腿發軟,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。倒頭便睡,睡至中午,才有力氣下床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樣。”謝明曦笑道︰“昨日坐了一整天,動腦又動手,一直寫個不停,豈有不累之理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一肚子悶氣。

    這個林微微,對著自己不冷不熱,見到謝明曦便笑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林夫人原本沒將一個謝家庶女看在眼底,登門致謝是不願失禮于人。此時見了謝明曦,頓時生出好感。

    不卑不亢,從容大方,相貌生得極為出眾。

    立刻便將謝雲曦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身為嫡母,見到這等出色的庶女,心中膈應不喜也是難免的。誰樂意自己的女兒被庶女壓得黯然無光?

    林夫人沖謝明曦笑了一笑︰“微微在我面前一直夸贊你。你們兩個因考試結下緣分,日後不妨常來常往。”

    這話自林夫人口中說出,分量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謝明曦微笑行禮︰“多謝林夫人。”

    按理來說,永寧郡主本該讓林微微和謝明曦獨處說話。永寧郡主卻只字未提,只和林夫人說笑寒暄。

    林夫人心中了然,坐了片刻,便起身告辭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客氣地挽留幾句,親自送了林夫人母女出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程的馬車上,林微微忍不住抱怨︰“我特意登門來見謝妹妹,連話都未說幾句。”又壓低聲音道︰“這位永寧郡主,心胸實在不甚寬廣,待謝妹妹頗為刻薄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今年已十三歲,早已到了知事懂事之齡。

    林夫人有意調教女兒,低聲說道︰“嫡出庶出,自然不同。不管是在哪一家府上,都是如此。此次謝三小姐于你有恩,你願意親近她,我不攔著你。只是,你需謹記其中分寸,以免被人嘲笑。”

    縴弱嬌美的林微微抿了抿嘴角,目中閃過一絲倔強︰“我和她性情相投,結為好友,這是我自己的事。誰敢嘲笑我?”

    “傻丫頭!”林夫人輕嘆一聲︰“世間諸事,皆有行事準則。一個人便是再出眾,也很難逾越自己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便如這位謝三小姐,她既是庶出,便該處處容忍退讓,不能搶嫡姐的風頭。日後婚嫁之事,也得听憑永寧郡主之言。”

    “永寧郡主站著嫡母身份,想彈壓她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不樂意听這些,皺起眉頭不高興︰“我和母親的想法正好相反。謝妹妹聰慧過人,光華外露,絕非池中之物。只怕永寧郡主想壓也壓不住。”

    不等林夫人說話,又道︰“反正,我就是喜歡和她說話來往,誰也管不著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丫頭,看著溫柔縴弱,實則倔強固執。

    便如考蓮池書院,連著三年都因緊張過度未能進考場。家人舍不得她再因此事被人恥笑,攔著不讓她去。可她硬是自己去報了名……

    罷了!

    只要她開心展顏,和一個庶女來往也算不得什麼。

    林夫人笑著哄道︰“好好好,都依你,我不多嘴就是了。”頓了片刻,又嘆道︰“也不知你考得如何,有沒有過第二輪!”

    沒考也就罷了,考了總希望能考中。

    林微微心中有數,笑著說道︰“考中應無問題。只看名次罷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謝明曦能否一並考中!

    能做同窗,便再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明娘,你昨日考得如何?”

    榮和堂里,永寧郡主張口發問。

    謝明曦淡淡應道︰“考中無問題,只看名次罷了。”

    瞧瞧這副胸有成竹的樣子!

    听听這囂張狂妄的話語!

    謝雲曦嫉恨不已地瞪了謝明曦一眼。不料,謝明曦就在此時看了過來,正巧和她的目光踫了個正著︰“二姐考得如何?”

    謝雲曦死鴨子嘴硬︰“尚可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似笑非笑地哦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哦什麼?”謝雲曦經不起半點撩撥,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炸了開來︰“別自以為是!說不定我考得比你還好!”

    謝明曦淡淡笑道︰“二姐這般有信心,那我便等著蓮池書院放榜的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皺眉,目光冷然掃了過來︰“都住嘴!各自回去歇著。”

    考卷今日改過第二輪,今晚便該送入椒房殿,呈至俞皇後面前了。

    想到俞皇後,永寧郡主目中閃過一絲復雜的情緒,很快又隱沒眼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將晚,宮門即將關閉之際,一輛馬車緩緩駛來。

    馬車停下,顧山長下了馬車。

    便是進宮,顧山長也未著意穿戴裝扮,依舊素淨簡單。

    守在宮門處的幾個宮女精神一振,立刻上前相迎。為首的宮女年約雙十,相貌秀麗,端莊沉穩,恭敬行禮︰“奴婢雁落,見過顧山長。”

    雁落是俞皇後身邊女官。

    顧山長對雁落頗為熟悉,笑著說道︰“勞你久候。”

    雁落微笑道︰“奴婢份內之責。”然後轉頭吩咐一聲,兩個宮女立刻上前捧過試卷。

    在雁落的引領下,顧山長一路行至椒房殿。

    夕陽西墜,暮色沉沉,天際只余一縷晚霞。柔和絢爛的紅霞籠罩著巍峨氣派的椒房殿,更添幾分威嚴。

    顧山長腳步頓了一頓,舉目四顧,目中閃過一絲唏噓。

    雁落不敢催促,恭敬地等著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顧山長重新邁步。

    內侍宮女分作兩列,各自站于殿內。

    身著朱紅色宮裝的女子,此時背對而立,目光不知落于何處。

    听到腳步聲,女子目中閃過一絲笑意,轉過身來︰“嫻之,你總算來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