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登門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考試耗費心神體力,眾考生回府,多是倒頭便睡。

    謝明曦昨晚早早入睡,睡至正午,才慢悠悠地起床更衣。

    葉秋娘花了一個多時辰,熬了一砂鍋雞肉粥,鮮香可口。謝明曦連著吃了兩碗,才擱了碗筷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余安在外求見。”從玉低聲稟報。

    內宅規矩,外男一律不得入內。便是小廝,也不得擅進二門。

    謝明曦略一點頭。

    一盞茶後,一身青衣神色沉穩的余安出現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奴才見過三小姐。”余安恭敬地跪下磕頭。

    謝明曦笑道︰“起身吧!”

    余安利索地謝恩起身,然後低聲回稟︰“小姐吩咐的事,奴才都已辦妥。信已找人送出。不出十日,便能送至臨安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點點頭。

    余安謹守規矩,依令辦差。

    信是寫給誰的,為何要送至臨安,他一概不知,也不多嘴多問。張口又說了下去︰“這幾日,奴才依著小姐的吩咐,特意去尋了五家藥鋪。將小姐所寫的藥方俱賣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藥鋪不但賣藥材,也會賣些現成的藥劑散丸。謝明曦所寫的幾張藥方,俱能制成百姓常用之藥。所用藥材普通,療效卻和名醫所開的藥方無異。

    藥鋪掌櫃當然識貨,在檢驗過藥方無誤後,很樂意出銀子買下。

    五張藥方,賣了一千兩。

    余安說完之後,從袖中取出一千兩銀票,恭敬地奉至謝明曦面前。

    謝明曦卻道︰“你留下一百兩。其余九百兩,去買兩處鋪子。”

    余安一愣。

    京城物價高昂,九百兩銀子,可以買一處地段不錯的鋪子。想買兩處,只能往僻靜一些的地段去尋……如此豈是做生意之道?

    還有,讓他留下一百兩銀子又是何意?

    “以後你替我打理鋪子,賺來的銀子,你拿一成。”謝明曦似洞悉余安的心思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余安全身一震,想也不想地跪下︰“小姐折煞奴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無父無母,孑然一人。若不是小姐買下奴才,只怕奴才會被挑至宮中為內侍。奴才感恩戴德,定會盡心盡力為小姐當差做事。有屋蔽身,有衣果腹,有食進腹,便足矣!”

    “這銀子,奴才不要。請小姐收回成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個余安,還是這副固執脾氣!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涌起追憶的溫暖,聲音緩和︰“我知道你不是貪財重利之人。只是,日後要開鋪子賺銀子,總得再買人回來。若不許以重利,誰肯如你這般盡心當差?”

    余安不假思索地應道︰“規矩可以這般立下,不過,奴才不要這份銀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拿,別人怎麼敢拿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可是,”謝明曦略略加重語氣︰“這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余安啞然片刻,只得領命。心里卻暗暗下定決心,便是小姐將銀子給了他,他也不會動用,備小姐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“不知小姐打算開什麼鋪子?”余安起身後,恭敬地問道。

    偌大的京城,做什麼生意的都有。內宅貴婦們有體己私房,買鋪子做生意的不在少數。胭脂水粉鋪綢緞鋪最是常見。

    三小姐隨手便能拿出五張藥方,想來是要往藥品上靠一靠了。

    果然,就听謝明曦說道︰“內宅女眷的銀子最好賺,先開一處鋪子,專賣養顏的玉容膏。等鋪子買好了,我便將配方給你。”

    不管要做什麼,都需有財力支持。

    不想受制于人,便要自立自強,不向任何人伸手要銀子。

    余安點頭應下︰“是。不知另一處鋪子,小姐打算做何生意!”

    謝明曦略一挑眉,悠然笑道︰“賺男人的銀子。”

    余安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短短幾個字,寓意無窮。

    余安的表情一言難盡,目光復雜,有些困難地張口︰“奴才不敢妄自猜測,請小姐明示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肯定地看了他一眼︰“就是你想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余安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明曦見余安表情扭曲,輕聲笑了起來︰“我手里有一張極好的藥方,強身健體固本培元,絲毫不傷身體。憑著這一張藥方,賺千金也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余安深深呼出一口氣,正色應道︰“開鋪子之事,由奴才奔跑忙碌。小姐只出了銀子,其余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便是日後出了什麼差錯,也能全部推到他這個“刁奴”身上。

    護主之情,令人動容。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涌起絲絲暖意,並未推拒余安的好意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余安這才放了心,迅速動起腦筋︰“要做這等生意,打出名聲最要緊。奴才去找幾個嘴皮子利索的,專在青樓畫舫外候著,先贈藥試用。待有了名氣,不愁沒人來買。”

    做這等生意,鋪子僻靜些倒是無妨。

    謝明曦贊許地看了余安一眼︰“我將此事盡數交給你。你想怎麼做都無妨。每隔半個月來回稟一次便可。”

    主子如此信任器重自己,余安心中振奮又感動︰“奴才一定不負小姐期望,定會用心經營這兩處鋪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林小姐來了。”扶玉笑著來稟報︰“郡主命人來送信,請小姐去榮和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榮和堂。

    素來冷面的永寧郡主,今日唇角含笑,和林夫人寒暄說話。

    林夫人生得溫柔斯文,端莊貌美。

    林微微的美貌,大半承襲自林夫人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平日多和宗室貴婦來往,和林夫人曾見過面,卻無交情。今日林夫人親自登門,永寧郡主也覺面上有光。

    唯一遺憾的是,這等出風頭的事,又被謝明曦搶了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昨日在書院外,承蒙謝三小姐援手,微微才得以順利進考場考試。”林夫人又是感激又是輕嘆︰“微微天生體弱,一緊張便易昏厥。連著三年在考場外昏倒,未能進考場。偏偏家人不能陪在身側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此次考得如何,到底圓了她心中念想。今日,我特意帶她登門致謝。區區薄禮,還請收下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笑道︰“些許小事,何足掛齒。林夫人攜厚禮登門,未免太過慎重。”

    正說著話,門口響起了腳步聲。

    林微微歡喜地抬頭,一見來人,目中閃過一絲失望。

    竟是謝雲曦先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