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閱卷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熬了一夜,季夫子雙目泛紅,面色微暗,精神卻出奇的振奮。

    季夫子捧著二十份被評為甲等的試卷,到了顧山長的屋舍外。

    正好踫到了一同前來送卷的另幾位夫子。

    “季夫子滿面春風,莫非你這一組的頭名格外優秀出眾?”張口的是楊夫子。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是大齊最聞名的女子學院。中宮俞皇後親自擔任山長,副山長顧嫻之出身書香望族,名滿天下。

    能進蓮池書院做夫子的,無一不是才學滿腹。恃才傲物,也是難免,攀比較勁是常事。

    季夫子年過三旬,有夫有子。相貌平平無奇,算學十分出眾,深得顧山長器重。

    楊夫子年輕一些,生得白皙貌美。夫婿早亡,膝下只有一女,被留在夫家,只身住在蓮池書院,擅長音律。和季夫子時常較勁爭鋒。

    去年新生入學考試,頭名出自楊夫子這一組。楊夫子難得壓季夫子一頭,揚眉吐氣,暢快了一年。昨晚批閱試卷之時,遇到一份極滿意的試卷,對頭名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看著目露挑釁的楊夫子,季夫子從容一笑︰“正是。想來,此次頭名,應是出自我這一組了。”

    楊夫子︰“呵呵!這倒是巧了,我也這般以為。”

    對視間,火藥味漸漸濃厚。

    另一位甦夫子抿唇笑了起來,聲音溫軟悅耳︰“我這一組的頭名,也頗為出眾。這一回的新生里,倒有不少優秀之輩。”

    這一打圓場,季夫子和楊夫子也不再多言,一前一後邁步進了顧山長的屋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摞試卷整齊的堆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顧山長目光一掃,隨口笑問︰“辛苦你們幾位了。”

    季夫子尚未出言,楊夫子便搶著應道︰“這都是我等分內之事,豈敢言辛苦。”又笑道︰“我們這一組評出的甲等頭名,文采極其出眾,算學雜學正確率達到九成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略略動容︰“竟對了九成!果然不錯。”

    試卷由俞皇後親自所出,顧山長親自校對。那一份算學雜學試卷,難度極高。有五六成的正確率,勉強便算合格。能達到九成,委實驚人。

    楊夫子目中滿是得色,瞥了季夫子一眼。

    季夫子不動聲色,淡淡說道︰“我們組的甲等頭名,算學雜學全對。”

    楊夫子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楊夫子的臉孔火辣辣地,恍惚間听到了“啪啪”的打臉聲。

    其余三位夫子俱是一臉震驚,和顧山長一起看向季夫子︰“真的全對?”

    季夫子未露自得,從容不迫的應道︰“試卷就在此,你們看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顧山長挑了挑眉,伸手取過第一份試卷,目光迅速掃過漂亮清晰的字體,露出一抹贊許之色。翻過前兩張,第三張現于眼前。

    果然全對無誤。

    顧山長眼楮亮了起來︰“好!好!好!沒想到,我們書院今年的新生中,竟有算學如此出色的人才。今歲的書院大比,我們總算不必在算學這一門上吃虧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年九月,六大書院本著“互相交流互相學習”的宗旨,會有一場為期六日的盛大文會。禮樂射御書數,每一項均要派出三名學生為代表。

    說是文會,實則是比試。也成了六大書院競爭角逐排名的最佳機會。每一年的比試,建文帝俞皇後都會親自現身。

    六大書院的比試,也成了眾人矚目的盛會。文武百官勛貴宗親內宅貴婦,無不密切關注。便是普通百姓,到了九月,口中所談論的,也全是書院大比。

    甚至有好事者設下盤口,借此盛事大賺一筆銀子。此時便不一一贅述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每年參加文會,成績卻不盡如意。禮樂書三項皆是長項。奈何女子天生體弱,射御遠不及男子,算學也頗為薄弱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每一回的書院大比,只勉強混跡中游罷了!

    便是這中游,其中有多少是看在俞皇後的顏面,也不好說。俞皇後有意出這麼一份刁鑽的算學雜學,顯然有趁機選取人才之意。

    沒想到,竟有這等驚喜!

    顧山長如此開懷,季夫子也隨之笑了起來︰“不瞞山長,我批閱這份試卷的時候,也有此感嘆。如此聰慧的學生,必將成為我們蓮池書院的佼佼者。”

    楊夫子被搶盡風頭,心里憋著一股悶氣。只是,自己已落敗一籌,不宜再出聲。目光一轉,落到甦夫子身上,有意將話題引了過去︰“甦夫子這一組的頭名又如何?”

    甦夫子不肯渾水,溫和一笑︰“正確率有八成,也算不錯。”

    另兩組的頭名也只有八成左右。

    季夫子嘴角揚了起來。

    好刺目,好氣啊!

    楊夫子牙癢,忍不住說道︰“我這一組的頭名,策論做得極佳。不如山長先看一看如何?”

    顧山長對眾夫子之間的明爭暗斗了然于心,卻不說破,欣然應下,取過試卷細看。目中漸漸露出贊許之色。

    楊夫子心頭一口悶氣煙消雲散,故意瞥了季夫子一眼︰“不知季夫子這一組的頭名,策論做得如何?”

    季夫子淡淡說道︰“山長先看完另三份頭名試卷的策論,再來看這一份吧!”

    眾夫子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算什麼意思?

    是心生畏怯退縮?還是胸有成竹不懼比較?

    顧山長饒有興味地打量季夫子一眼,笑著應道︰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按著往年慣例,第二輪閱卷俱是從頭名開始。由顧山長和五位身為組長的夫子一一過目,從五份頭名試卷中評出第一。

    如無意外,便是新生中的頭名。

    顧山長一一看過,最後才拿起季夫子手中的試卷,翻到了策論這一張。原本氣定神閑的顧山長,神色悄然變了,目光熠熠閃亮,閃過驚嘆。

    楊夫子看在眼里,心里咯 一沉!

    看完之後,顧山長半晌無言。

    到底如何?

    其余諸夫子的好奇心都被吊得老高,一起看向顧山長。顧山長什麼也沒說,只將試卷給了楊夫子。

    楊夫子看後,也沉默下來。

    字字句句,猶如犀利的長劍,刺中眾女夫子心底的痛處。

    毫無異議!

    甲等頭名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