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閱卷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眾夫子都在低頭閱卷,無人出聲。驟然發出的聲響,立刻迎來眾人側目。

    季夫子抬起頭︰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好字!”

    說話的是董翰林。

    這位董翰林年近五旬,從翰林院致仕之後,被顧山長聘請到蓮池書院做了夫子。

    董翰林曾是兩榜進士,博學多才,擅長書法,看到如此標準漂亮的館閣體,忍不住贊嘆出聲︰“實在是好字!”

    然後,又有些惋惜︰“可惜是女子。若身為男子去參加科舉考試,只憑著這一筆好字,中個舉子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可惜!可惜!

    這樣的論調,女夫子們只覺微微刺耳。不過,也無人出言反駁。

    男尊女卑,歷來如此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是大齊最負盛名的女子學院,能考進書院里的少女,無不是才學出眾百里挑一的佼佼者。在蓮池書院里就讀五年,方算完成全部學業。每一年完成學業的十名學生,最終的歸宿依舊是嫁人生子。

    頂著蓮池書院學子的風光名頭,便能嫁入高門。想入選皇子妃嫁入天家,這更是不可或缺的資本。

    出眾的才學和才女的名聲,成了蓮池書院的學生們最值得夸耀的嫁妝。

    再優秀再出眾,也不可能像男子一般考科舉做官。

    董翰林這幾句無心的感嘆,正是蓮池書院里所有被聘請來的男夫子們的心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夫子微不可見地皺眉,很快舒展眉頭,略略伸頭張望。

    待看清試卷上的字體後,季夫子目中也露出贊許之色。

    館閣體是科舉取士專用的字體。讀書之人,提筆練字之日起,便開始練習這一字體。蓮池書院設立十余年,每年的入學考試要求用館閣體。如此,館閣體才在閨秀中盛行傳開。練得好的,不乏其人。

    這份試卷,不知出自何人手筆。這一筆漂亮圓潤的館閣體,著實令人驚嘆!

    董翰林起了愛才之心,批閱試卷也格外仔細耐心。

    第一份試卷考的是經義,完成得漂亮利落,一字未錯。

    第二份試卷上的詩詞歌賦,頓顯才華橫溢。

    待到第三份試卷,董翰林更是滿面驚喜︰“此次算學極難,雜學也有幾道頗難。這份試卷竟一題位錯!妙!實在是妙!”

    董翰林這一嚷,同組的夫子都饒有興致地湊了過來。

    此次的算學雜學試卷,難度之高,為歷年之冠。滿篇錯誤,改得人頭痛。做對五六成的,已是難得。沒想到竟有人能做全對……

    捫心自問,便是讓她們來考,也未必全部做對。

    這個考生,到底是誰?

    季夫子目中終于有了笑意,低聲道︰“看來,此次新生頭名,便要落在我們這一組了。”

    夫子們分了五組批閱試卷,每組推薦五分之一的甲等試卷。到顧山長那兒,要被刷掉一大半。再經皇後娘娘朱筆鳳批,取前十名為新生。每年的頭名,尤為令人矚目。

    夫子們之間的競爭攀比之風,絲毫不弱于朝堂傾軋。每年爭奪頭名,也成了眾夫子心照不宣的慣例。

    董翰林滿面自得,放出豪言︰“今年頭名,非此女莫屬!”

    可惜考卷早已被糊名,不然,真想看一看這個考生到底姓甚名誰。

    季夫子輕笑一聲︰“董夫子這麼說,為時過早。總得先看完策論,再做定論。”

    董翰林不以為意地笑道︰“此女書法過人,才學出眾,算學雜學也精通。想來策論也不會太差。便是略弱一些,只憑前三份考卷,便已穩居第一了。”

    一邊說,一邊翻到第四份試卷,目光一掃。

    笑容陡然凝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董翰林目中閃過震驚錯愕,旋即是壓制不住的怒氣,尚未看完,便已氣得用力一拍桌子︰“荒唐!荒唐!”

    季夫子和另兩名夫子對視一眼,立刻起身走至董翰林身後。

    董翰林一張老臉都氣紅了,指著剛才還贊不絕口的試卷怒道︰“區區女子,竟口出妄言!不知三綱五常,不知男尊女卑!荒唐至極!這等試卷,絕不能被評為甲等!”

    策論洋洋灑灑,寫滿了整張試卷。字體漂亮工整,看著悅目至極。

    奈何破題的第一句話,便戳中了董翰林身為男子大丈夫的自尊自傲。

    男子曰弄璋,女子曰弄瓦,此皆是世人輕賤女子之言,余未敢苟同!

    女子生而聰慧不凡者,敏銳細心者,數不勝數。因囿于內宅,縱然滿腹才學,卻無機會一展所長。

    伺候公婆,相夫教子,打理內宅,皆為女子。男子行走于朝野,流連于酒宴,忙時不見蹤影,閑來飲酒作詩。蓋因身後有女子打點一切庶務。

    彼此換之,女子亦能撐起門戶,男子又當如何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後,洋洋灑灑數百字,皆是“誅心之言”。

    其中更以俞皇後和顧山長為例,力證巾幗不讓須眉。女子不依附男子,獨身未嫁亦能活得從容。

    董翰林不敢妄議俞皇後,也不敢非議顧山長,漲紅著臉,將荒唐二字罵了一遍又一遍。堅持要將此試卷罷落。

    季夫子的眼楮卻亮了起來,取過試卷細看,嘴角越揚越高。

    另兩位女夫子也一同湊過來觀看,不自覺地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董翰林看這篇策論,男子尊嚴被觸怒,怒不可遏。女夫子感覺又自不同,只覺句句都寫中了心坎里。

    這等話,平日只在私下無人時想上一回,誰也不敢訴之于口。今日竟有考生直抒心意,落于紙上,令人看了分外痛快!

    “如此考卷,當為甲等頭名!”季夫子忽地出聲。

    董翰林拒不同意︰“我不同意!這份試卷絕不能為甲等!”

    季夫子面無表情地瞥了過來︰“我是這一組的組長!”

    董翰林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另兩位女夫子也一起張口道︰“我們也同意季夫子之言。”

    董翰林氣得胡子都快翹起來了。

    閱卷時,意見不一致,得由組長做決斷。也可以幾位夫子投票表決。季夫子等三人一條心,他便是氣得上天也沒用。

    董翰林重重哼了一聲,沉著臉取了另一份試卷。

    季夫子提筆,在試卷首頁,寫下四個字!

    甲等頭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