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不服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看著兩人親熱攀談的樣子,謝雲曦心中暗暗後悔不已。

    沒想到,這個在書院外暈厥的少女竟大有來頭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當時她也該裝裝樣子。白白便宜了謝明曦,靠著幾顆參丸便結交了林御史的女兒……還有之前的尹瀟瀟!

    真不知牙尖嘴利的謝明曦有什麼好!

    不過是個卑微庶女,她們竟都對她另眼相看。自己這個正經的謝家嫡女就在這兒,倒是無人問津!簡直可恨可惱!

    謝雲曦心中忿忿,加快腳步。

    “雲娘,”永寧郡主熟悉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謝雲曦打起精神應了,快步走了過去,嬌嗔地撲進永寧郡主懷中︰“母親!考了一整日,我手腕又酸又痛,拿筷子的力氣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冷若冰霜的永寧郡主,此時面色稍稍緩和,輕撫謝雲曦發絲︰“先回府吧!”又略略皺眉︰“明娘人呢?為何沒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謝雲曦總算逮著機會告狀了。加油添醋地將今日發生的事情迅速道來︰“……她借著此事故意坐得遠遠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激動,聲音不免大了些。

    頓時惹來眾多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謝雲曦兀自不察,還想再說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咳嗽一聲,打斷謝雲曦︰“你也累了,先上馬車歇著。我在這兒等明娘。”

    點翠頗有眼色地湊上前,扶住謝雲曦的胳膊︰“奴婢伺候二小姐上馬車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這才住了嘴,乖乖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站在原地,面色沉沉。等了片刻,才見到姍姍來遲的謝明曦。謝明曦襝衽行禮︰“有勞母親久候。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目光如刀鋒一般刮過謝明曦的臉龐,冷然道︰“先上馬車等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考生一一被接走。書院外的馬車漸漸減少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府的馬車卻一直等在原地。

    謝雲曦幾次三番欲張口,一見到永寧郡主的沉沉面色,立刻三緘其口。雖是嫡親的母女,謝雲曦對永寧郡主總有些莫名的畏怯,並不敢太過肆意。

    謝明曦看在眼中,唇角微微揚了一揚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,天色暗了下來。書院外的馬車幾乎都走光了。孤零零的一輛馬車,頗為惹眼。

    一個丫鬟模樣的年輕女子快步走至馬車邊,輕聲道︰“孫夫子命奴婢前來送信。一切穩妥,毫無差錯。郡主可以安心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這是孫夫子特意打發來送信的丫鬟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松了口氣,並不多言,張口吩咐啟程回府。

    待馬車趕回府中,天色已黑。

    郡主府正門大開,懸掛著的琉璃燈閃出炫目明亮的光澤。謝鈞謝元亭父子兩人,俱在門口處等候。

    遙遙地看見馬車,父子兩個快步迎了過來。謝鈞溫柔伸手相扶,謝元亭站在另一側,也伸出了胳膊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在人前不得不裝裝樣子。任憑丈夫兒子扶著自己下馬車,實則心中翻滾反胃不息。

    謝雲曦緊接著下了馬車,得到了父親和兄長的親切關懷。

    “雲娘,此次考試可還順利?”

    “我看二妹面色紅潤信心滿滿,定能考中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謹記永寧郡主吩咐,在父兄面前表現得極有自信︰“三日之後放榜,父親大哥就等著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話未說完,身後便響起輕輕一聲嗤笑。

    謝雲曦心浮氣躁,禁不起半點撩撥,立刻轉身瞪了過去︰“三妹是在嘲笑我?”

    謝明曦慢悠悠地下了馬車︰“我只笑一聲,何來嘲笑之說。二姐這般敏感,莫非是因為心虛之故?”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論口舌,謝雲曦壓根不是謝明曦對手。三言兩語便敗下陣來。

    謝鈞神色復雜地看了謝明曦一眼,想說什麼,到底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為人做嫁衣!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有怨氣,也是難免。

    謝元亭不知就里,立刻沉了臉︰“三妹,你怎麼這般和自己的姐姐說話?還不快些向二妹道歉?”

    謝明曦眼皮都未抬︰“我累了,先回碧水閣。”

    然後,就這麼離去。

    謝元亭又是震驚又是憤怒︰“父親,三妹竟未告退就走了!如此粗俗失禮,實在可惱。定要狠狠責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謝鈞沉了臉︰“明娘考試一日,定然乏了,回去歇著也無妨。你身為兄長,不但不體恤,一張口便是責罰,實在刻薄!”

    謝元亭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元亭一張白淨的俊臉漲成了暗紅色,低頭認錯︰“父親教訓的是。”

    心中暗暗惱恨不已。

    他是謝家唯一的兒子,便是庶出,也十分金貴。這十余年來,父親謝鈞從來舍不得說半個字重話。沒想到,今日竟為了謝明曦這個臭丫頭訓斥自己……

    謝鈞滿腹心思,無心多說,揮揮手道︰“去書房反省,今晚不得吃晚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府,蘭香院。

    丁姨娘一整日神色不寧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文綺低聲道︰“天色已晚,姨娘也該用晚飯了。”

    丁姨娘長長嘆了口氣︰“我哪里有心思吃完飯,撤了吧!”

    也不知謝明曦是否听話,在試卷上署了謝雲曦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萬一謝明曦心存怨懟,考試時故意“失手”,害得謝雲曦考不中。永寧郡主定會大發雷霆,將這筆賬都算到她和謝元亭身上……

    丁姨娘越想越惶惶難安,卻也無計可施無可奈何,就這麼枯坐了一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蓮池書院的屋舍里,燈火通明。

    教學女紅音律廚藝等科目的夫子,都無資格閱卷。留在此地的,俱是蓮池書院里頗有才學的夫子。男女對半,其中有幾位是當朝翰林,還有京城大儒。

    眾夫子齊聚在平日上課的學舍里。按著各自分組,坐進五間學舍。寬大的桌子上擺滿試卷。夫子們不敢輕忽怠慢,一個個凝神貫注,批閱試卷。

    男女共處一室,頗有不便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已設有十余年,眾夫子一開始頗覺別扭,如今倒也漸漸習慣。眾夫子低頭忙碌,只有翻動試卷的細微聲響,無人說話。

    季夫子也在低頭閱卷。

    五百份試卷被分為五組,每組一百份。要從這一百份中評出二十份甲等,自不是易事。每一份都得細細批閱。

    同組的夫子忽地“咦”了一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