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結交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鏘鏘鏘!

    鑼聲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“收卷已畢,眾人按著座位順序依次離場,不得擁擠推攘。”季夫子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眾考生不敢吭聲,依著季夫子的吩咐,一一起身離開。

    考了整整一日,耗盡精力,一眾考生個個面色黯淡無光。走出蓮池書院的時候,雙腿酸麻無力,整個人都似被掏空一般。

    書院門前不得停放馬車,前來接考生的貴婦們,一個個站著書院外等候。

    此時眾貴婦哪里還有自矜自傲的風度,一個個伸長脖子張望。還要口不對心地奉承身邊的熟人。

    “貴府千金聰慧無雙,此次定能考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個女兒愚笨的很,哪里算得上聰慧,更不及你府上的閨秀。此次高中被錄取,可得好好擺幾桌喜宴,讓我等也跟著湊湊熱鬧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盼著擺酒席,只怕是沒這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這般自謙。這杯喜酒我是喝定了!”

    虛偽之程度,絲毫不弱于朝堂之上的你來我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妃站在永寧郡主身側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妃年已三旬,容貌美艷,滿頭珠翠,妝容精致。

    姑嫂兩個站在一處,少不得低聲閑話。

    “永寧,你倒是胸有成竹,半點不慌。莫非真有十足把握?”淮南王世子妃目光掠過永寧郡主冷艷沉著的臉孔,隨口笑問。

    盛錦月考不中,能走一走“後門”,爭取那個面試入學就讀的名額。也因此,淮南王世子妃並不如何緊張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的自信就有些蹊蹺了。

    謝雲曦時常出入淮南王府,在淮南王世子妃眼皮子底下長大。謝雲曦資質如何,身為舅母的淮南王世子妃心中自然有數,只是從未說穿罷了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為何這般胸有成竹?

    面對淮南王世子妃探詢的目光,永寧郡主半點口風不露,淡淡應道︰“考不中,過兩年再考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口是心非!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妃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宗室貴女中,永寧郡主的才貌屬頂尖。自矜自傲,也勝旁人。當年她下嫁出身寒門的謝鈞,著實令眾人錯愕。

    謝鈞生得俊美儒雅,有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美譽。待永寧郡主溫柔體貼,百依百順。時日一久,倒也無人再提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膝下只有謝雲曦這麼一個女兒,對謝雲曦的期待自是極高。若考不中再等兩年,心高氣傲的永寧郡主豈能忍得下這口悶氣?

    永寧郡主並不多言,目光一掃,已瞄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,立刻笑道︰“錦月已經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妃精神一振,再無暇多說,疾步迎了過去,迫不及待地追問︰“錦月,考得如何?”

    原本自信滿滿的盛錦月,經過一整天的考試折騰,像被霜打過的茄子,蔫乎乎的,沒半點精神。被這麼一問,勉強打起精神︰“尚可。”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妃心里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自己的女兒什麼性情脾氣,她這個親娘當然最清楚。若考得順遂,此時必是滿面驕色。現在這般遲疑低調,顯然是考得不太好……

    能考中才最風光。那個面試入學的名額,說來到底氣弱一截。

    盛錦月已沒了心情說話,心事沉沉地垂了頭。

    弄璋弄瓦!

    俞皇後出這一道題,到底是何用意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弄璋弄瓦!

    到底何解?

    出了書院的一眾考生,都在琢磨同一個問題!

    李湘如也未例外。

    她自信文采出眾,無人能及。唯一可慮的,是自己的破題是否能得皇後娘娘青睞!此次考試,她對頭名志在必得,自是格外緊張在意。

    謝雲曦面色有些慘淡,用力咬著嘴唇不說話。

    尹瀟瀟同樣惴惴,湊到謝明曦身邊,低聲問道︰“謝三妹妹,最後一道策論,你如何破題?”

    謝雲曦放慢腳步,目光掃了過來。

    同樣考了一日,謝明曦氣定神閑,氣色好得令人嫉恨︰“既已考完,等著放榜就是。何必多思多慮,徒增煩惱?”

    尹瀟瀟啞然片刻,自嘲地一笑︰“我平日自詡豁達開朗,和你一比,便差得遠了。罷了,不說這些了。我先回去,睡上兩日,補補元氣。”

    最後兩句話,說得活潑俏皮。

    謝明曦莞爾一笑。

    尹瀟瀟一走,謝雲曦咬著嘴唇過來了,竭力壓低聲音︰“你到底考得如何?”

    謝明曦淡淡道︰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雲曦瞪了過去,咬牙切齒地低語︰“考得好壞,自己怎麼會不清楚!”

    分明是故意打馬虎眼,成心讓她著急!

    謝明曦若沒考好,她還怎麼上蓮池書院?

    謝明曦扯了扯嘴角,尚未說話,袖子便被人拉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明曦不喜人隨意靠近自己,皺眉轉頭,待看清來人的臉孔,眉頭才舒展開來。

    攥著她衣袖的十三歲少女,個頭不高,身形縴細,臉龐嬌美。正是謝明曦之前施以援手的林四小姐。

    “我出來之後一直在這兒守著,總算見到你了。”林微微眼眸熠熠發亮︰“今日多虧了你送我的那幾顆參丸,我才能撐足一整日。不知你家住何處?”

    謝明曦也有意結交,笑著道出自己家世。

    謝明曦,在家中排行第三。父親是以俊美聞名的鴻臚寺卿謝鈞,嫡母是永寧郡主。

    林微微唯恐自己記錯,特意說了一遍,確定無誤後,才笑道︰“我明日便登門致謝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笑道︰“些許小事,何足掛齒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謝明曦含笑打斷林微微︰“今日之事,也是你我之間的緣分。若你不嫌棄我是庶女出身,我們便就此結為好友如何?”

    御史位高權重,有聞風而奏彈劾眾臣之權。便是天子犯錯,御史也可以上奏折。

    林御史剛正不阿,官聲頗佳,和首輔陸閣老私交甚篤,朝臣中也不乏好友。

    林微微身為林府唯一的嫡女,和謝明曦結交,算是折腰低就了。

    林微微想也不想地點頭︰“好!我也正有此意!”迅速改了口︰“如此,我明日去郡主府找你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