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考試(三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胸中似有驚濤激浪,洶涌不息。在筆尖傾瀉而出。

    一蹴而就。

    寫完之後,謝明曦深深呼出一口氣。只覺心胸暢快淋灕。

    此時已是申時。離收卷還有一個時辰。

    謝明曦換了一支稍小的筆,蘸足了墨,開始謄錄。用的正是男子科舉流行的館閣體。字跡圓潤端正,漂亮至極。

    兩米之外的鄰座上,李湘如也在謄錄考卷。

    李湘如心中憋著一股氣,不時用眼角余光瞥謝明曦一眼,有意要比謝明曦快上一步。

    謝明曦似察覺到了她的目光,轉過頭,沖她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這簡直就是明晃晃的挑釁!

    李湘如輕哼一聲,手下動作頓時快了起來。她自四歲起執筆練字,一手館閣體練得極好。便是祖父父親對她也贊許有加。

    她自信同齡少女中,無人能勝過自己。

    謝明曦便是再聰慧,也不過是謝家庶女。謝鈞請來的西席,豈能比得上在李家請來的京城大儒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她定要奪得頭名,讓謝明曦徹底伏在自己腳下。

    此時的謝雲曦,也在奮筆疾書。

    她清楚自己很難考中。不然,也不會乖乖听令,任永寧郡主安排下替考之事。可心里到底憋著一股勁。今日的入學考試,她絞盡腦汁,用盡生平所知所學。

    說不定或許可能……她自己也能考中!

    到時候讓謝明曦也跟著沾光!

    謝雲曦胡思亂想一番,在署名處,寫下了謝明曦三個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巡考的孫夫子經過謝雲曦身側。

    考試牌上的名字和試卷上的名字分明相差一個字。巡考夫子卻視若未見。不緊不慢地往後踱步,走到謝明曦身邊。

    目光一掃,眼前驟然一亮。

    好字!

    不必細看試卷寫的如何,便是這一筆好字,也足以脫穎而出。

    怪不得永寧郡主不惜暗中花重金,收買賄賂今日巡考之人。這位謝家庶女,可比那位嫡女強多了!

    這位孫夫子,就這麼站在謝明曦身邊,巋然不動。

    謝明曦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再有能耐,也沒手眼通天至收買所有巡考夫子的地步。眼前這個孫夫子,才是永寧郡主花重金收買之人。另外幾個巡考夫子,不過是得了些好處罷了。

    謝明曦只當不知,放下筆,稍微活動手腕。

    硯台上共放了三支筆,一般款式一樣大小。

    今日前來考試的少女,大多備幾支筆。以備不時之需。孫夫子見慣了,並未放在心上。也未留意到,謝明曦重新拿起的筆,和剛才的不是同一支。

    謝雲曦。

    孫夫子親眼看著謝明曦寫了名字,一顆心才落回遠處,不動聲色地走了開去。

    孫夫子轉身之後,謝明曦從容換了最後一支筆。

    這一支筆竟未蘸墨,不過,筆身筆尖俱是黑色,人人都在奮筆疾書,根本無人留意。

    謝明曦目中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,執著這支未曾蘸墨的毛筆,在謝雲曦三個字旁邊又寫了三個字。

    寫完之後,落筆之處一片空白,看不出半點痕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頭西移,天色漸暗。

    酉時一到,鑼聲鏘鏘鏘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季夫子站在顧山長身側,目光掃過眾考生臉孔︰“停筆,收卷。”

    有小部分考生尚未謄錄完考卷,急得哭了出來。可惜,巡考的眾夫子冷面無情,根本不理會。

    孫夫子面不改色地收了謝雲曦的試卷,待到謝明曦身邊時,著意又仔細地看了署名。

    只有謝雲曦三個字。

    這個庶女,還算安分听話。

    她本是宮中繡娘,因繡工出色,被挑中來了蓮池書院任教。自比不得那些出身名門的貴婦,或是博學多才的大儒。每個月區區十兩銀子的月例,只夠花銷而已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在宮中長大,和她本就相識。一個月前派了趙嬤嬤暗中來說項。她無資格閱卷,只在巡考的時候放一放水。只要無人揭破此事,便安然無虞。

    若被發現……後果自然極其嚴重!俞皇後不管俗務,顧山長卻是鐵面無情的主!

    只是,財帛動人心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之前送了五百兩銀子,允諾事成後再送五百兩。整整一千兩銀子,便是她不吃不喝,十年也攢不出來。夠在京城置一個兩進的小院子,或是買一處鋪子。

    她猶豫兩日,終于狠狠心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萬幸此事頗為順當,等收了卷,一切便塵埃落定。

    收了謝明曦的試卷後,孫夫子一顆心穩穩當當地落回原位。也終于有閑心憐憫謝明曦一回。

    長得這般美貌,寫得一手好字,才學出眾。本該有個好前程。

    奈何謝明曦出身低微,被嫡母生生壓得動彈不得,只能為嫡姐做嫁衣了。

    謝明曦似有所察,忽地抬起頭來,和孫夫子的目光踫了個正著。

    孫夫子到底有幾分心虛,率性移開目光,邁步去收第三排的試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巡考的夫子們忙得腳不沾地。

    先核對考試牌和試卷姓名是否一致,然後收齊試卷,連草稿紙也一並收走。然後,當眾糊名裝訂。

    自今晚起便開始改卷,書院里大半夫子都要熬夜批閱。

    五百份試卷分為五組,每組三個夫子。每一份試卷都需三個夫子親自批閱,被批為甲等的,才算過了第一輪。

    按著往年慣例,能過第一輪的試卷,只有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隔日的第二輪閱卷,則由顧山長主持批閱。

    從一百分試卷中,再評出三十份甲等。然後,這三十份試卷盡數送入宮中,由俞皇後親自過目,選出前十。

    這十個人,便成為皇後娘娘親自選定的學生,也是蓮池書院今年被取中的新生。

    三月十八日,蓮池書院外張榜公布新生名單。這一份名單,由皇後娘娘親手書寫。被人戲稱是皇後門生。

    和科舉會試被取中的天子門生,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里的夫子親自登門,告知考生及家人被錄取的喜訊。這一日,也成了京城眾貴婦矚目之時。絲毫不弱于會試放榜的熱鬧。

    便連松竹書院錄取新生的風頭,也不及蓮池書院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