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考試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日頭漸漸升起。

    光線越來越明亮。

    明亮的陽光落在考卷上,閃出近乎刺目的光影。

    考場上寂靜無聲。

    顧山長端坐如山,巋然不動。

    巡考的五位夫子,各自眉目肅然,凌厲的目光不停掃過眾考生。

    一眾考生無人敢抬頭。或埋頭苦思,或奮筆疾書,或滿面愁容,或胸有成竹,或患得患失,或滿腹自信。便如一場無聲的啞劇,盡顯考生百態。

    謝雲曦便是埋頭苦思型。

    謝明曦揮灑從容,鎮定自若。

    試卷共有四份,外加四份草稿紙。

    因無法涂改,每一份試卷需在草稿紙上完成。然後重新謄錄。

    這樣算來,四份試卷要各做兩遍。一天的時間,著實不算寬裕。也因此,所有考生拿到試卷後,都立刻看題做題,無人敢猶豫躊躇。

    第一份考經義,以背默四書五經為主。這一份試卷,最容易最簡單。有勇氣報考蓮池書院的少女,多熟讀四書五經,做這一份試卷不算難事。

    第二份試卷考的是詩詞歌賦。完成考卷不難,寫得出彩卻不易。

    第三試卷考的是算數雜學。這一份試卷,考的是知識見聞和天賦,也難倒了大多考生。

    時間已過半,將近正午。大部分考生做完一二份考卷,對著第三份試卷皺眉發愁。

    至于第四份考策論的試卷,根本無暇去看。

    鏘鏘鏘!

    季夫子忽然現身,敲響了手中的銅鑼︰“停筆,休息半個時辰。”

    眾考生長松一口氣,各自擱了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半個時辰里,可以喝些備好的茶水,可以吃些點心墊饑,也可以去淨手方便。十個考生一組,由巡考夫子全程陪同。不得互相矚目,不得低聲交談。

    謝明曦慢悠悠地起身。

    謝雲曦一直在盯著她的動靜,她一動,謝雲曦不假思索地舉了手。只有一起去方便,才有靠近說話的機會。

    憋了半天,就等著這一刻呢!

    夫子點一點頭,謝雲曦松口氣,忙起身站進隊中。

    然後,就見謝明曦扭一扭手腕,又坐下了。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雲曦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。

    尹瀟瀟不輕不重地咳嗽一聲,低聲提醒道︰“夫子在看你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將喉間的一口老血咽下,咬牙切齒地想道。回去之後,定要向母親狠狠告上一狀。

    待謝雲曦回來之後,謝明曦舉了手。

    謝雲曦眼睜睜地看著謝明曦含笑走人。

    湊巧的是,李湘如也在同一隊中。

    趁著淨手之際,李湘如不動聲色地湊到謝明曦身邊,壓低聲音冷哼一聲︰“謝明曦,你敢暗中搗鬼害我,我饒不了你!”

    謝明曦白淨的小臉露出些許驚惶,嬌怯的喊道︰“夫子,李姑娘言語相逼,讓我將算學的最後一題答案告訴她!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湘如慪得一口血都快吐出來了。

    夫子緊皺眉頭,冷著臉走了過來,目光如刀鋒一般刮過李湘如的俏臉︰“她所言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李湘如滿腹冤屈,淚水在眼眶里直打轉︰“當然不是。我自幼學算學,同齡少女無人能勝過我。我怎麼可能來問她答案!”

    “謝明曦分明是故意誣陷我!”

    李湘如出身顯赫,這位夫子在听聞李姑娘三字之後,便猜出這是李閣老的孫女。心里的天平下意識地往李湘如傾斜,目光掃過謝明曦︰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謝明曦一臉無奈︰“回夫子,我和李姑娘曾有一面之緣。李姑娘知我擅長算學,對自己的答案又無十分把握,便來問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無意抄襲,只想和我對一對答案。只是,這不合書院考試的規矩,我寧願翻臉惱了她,也不敢多言。懇請夫子明鑒!”

    這個說法委實太合情合理了!

    謝明曦那張清麗秀美的臉龐格外真摯,語氣中隱含一絲無奈。

    任誰听著,也不會起疑。

    同行的考生都用不贊成的目光看向李湘如。便連夫子,也以為李湘如有核對答案之意。略一皺眉道︰“此次作罷,下不為例!”

    李湘如百口莫辯,生生被氣得紅了眼圈。

    謝明曦一臉歉然地說道︰“李姑娘,是我對不住你。待考試結束,我一定登門賠禮。”

    如此寬厚的風度,令夫子頗為滿意。一眾考生目中也露出欽佩贊許。

    李湘如眼中的淚珠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兩人的梁子,就此正式結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欺負一個十一歲的小姑娘,謝明曦毫無愧疚,頗為愉快。

    回了位置後,打開食盒,將四塊點心吃得干干淨淨,喝了一杯溫水。閉目小憩片刻,養足精神。

    鏘鏘鏘!

    又是三聲鑼響!

    半個時辰到,繼續考試。

    春日白天稍長,離收卷尚有兩個時辰,不必心急。

    謝明曦在草稿紙上做完算學,仔仔細細地檢查一遍,確認無誤,才看向最後一份試卷。

    平整的紙上,只有兩行字。

    乃生男子,載寢之床,載衣之裳,載弄之璋。

    乃生女子,載寢之地,載衣之裼,載弄之瓦。

    果然還是這一道策論。

    這四份試卷,俱是俞皇後親自所出。

    最後這一道策論,其實不合規矩。按著科舉考試慣例,策論之題大多問及朝政時政,或民事農事。偏偏俞皇後劍出偏鋒,出了這麼一題。

    弄璋弄瓦之說,出自詩經。

    男子弄璋,女子弄瓦。自出生起,男子地位便遠遠高過女子。

    古來今往,天經地義。

    俞皇後出這一道策論,到底是何用意?或者說,俞皇後想看到的是什麼樣的破題承題?

    謝明曦默默地看著這兩行字,心中思潮起伏,難以平息。

    前世的入學考試,正是這一道題。

    當年她年少識淺,尚無閱歷。憑借著出色的文采和一筆好字,得以脫穎而出。最終卻因破題平平,惜敗于李湘如。

    李湘如頭名,謝明曦考了第二……謝雲曦這才以第二名的成績入讀蓮池書院。

    此時坐在考桌前的她,已不再是懵懂天真的謝明曦。前世種種,在她的身上心中烙下深深的印記。再看這一道策論,心中思潮澎湃。

    謝明曦執筆,行雲流水般落于紙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