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考試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謝雲曦氣急敗壞怒目而視,謝明曦神色從容視若未見。

    瞪得再凶也沒用。

    謝明曦穩穩地站在三十多名的位置,和謝雲曦隔了一段不算近的距離。

    尹瀟瀟倒是對謝明曦的“俠義”行徑十分欣賞,心中真正生出結交之意。

    很快,便輪到了尹瀟瀟。

    尹瀟瀟報了姓名,核對無誤後,領了考試牌進了書院。臨走之前,特意轉頭,遙遙地沖謝明曦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笑容干淨又爽朗,滿是親切和善意。

    謝明曦回以微笑,心中浮起一絲欣慰。

    重活一回,因她的改變,前世熟知的人,也有了微妙的轉變。便如尹瀟瀟,前世淡漠疏遠,從無交情。這一世,卻主動和她結交。

    林微微領了考試牌之後,投來感激的目光,滿腹信心的進了書院。

    林微微連著三年報考書院,都因緊張過度而昏迷。今世有她伸手相助,也在這一年踏入考場。不知會否成為同窗?

    還有陰沉著一張臉的謝雲曦……

    呵!

    好戲才剛剛開始!

    謝明曦揚起唇角,意味深長地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姓甚名誰?”

    負責點名的女夫子年約三旬,形容肅穆,不苟言笑。

    這個夫子姓季,相貌尋常,卻滿腹才學,擅長算學。在書院中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謝明曦沖季夫子笑了一笑︰“我姓謝,閨名明曦,今年十歲。是鴻臚寺卿謝鈞之幼女。”

    季夫子略一點頭,迅速翻動手中的冊子,找到了謝明曦的名字,核查身份信息。在相貌那一欄中,簡單地注明“白淨秀美”四個字。

    季夫子打量謝明曦一眼,目中露出一絲贊許之色。執筆在考試牌上寫下謝明曦三個字。

    對著如此美麗的少女,季夫子聲音不自覺地和緩幾分︰“這是你的考試牌,進去之後,不得東張西望,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應了一聲,接了考試牌。

    乙二十五,謝明曦。

    考場設在寬敞空蕩的練功場。進了書院大門便能看見。共設了二十排座位,每排二十五個座位。

    謝明曦正好在第二排最末一個。

    坐在第二排中間的謝雲曦頻頻看過來,眼中的火星幾乎快噴射而出。

    巡檢的夫子不輕不重地咳嗽一聲︰“端坐不語!”

    謝雲曦羞臊地漲紅了臉,正襟危坐,不敢再回頭。

    考生魚貫而入。其中,總有一些熟悉臉孔。

    巧的很,李湘如坐在丙二十五。李湘如眼角余光輕蔑地掃了謝明曦一眼,連個招呼也未打,翩然入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謝貴妃心胸可不寬廣。

    今日就教你學做人。

    謝明曦略一挑眉,不動聲色地捏了個紙團,指尖用力彈出。

    正中李湘如膝蓋。

    李湘如猝不及防,只覺膝蓋一麻,下意識地尖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眾考生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巡考的夫子面色一冷,目光冷冽地掃了過來︰“何人喧嘩?”

    眾考生齊刷刷地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李湘如生平從未出過這麼大的丑,羞窘得無地自容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。在夫子嚴厲的目光下,頭腦幾乎成了一片漿糊。

    李湘如期期艾艾地解釋︰“夫子,剛才我膝蓋突然發麻,沒了知覺。我猝不及防,才驚叫一聲。定是有人暗中搗鬼陷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夫子神色一冷︰“不必解釋了。保持安靜!再吵鬧,立刻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滿腹委屈地住了口。目光搜尋一圈,正巧看到了那個小小的紙團。

    莫非便是這個紙團砸中了她膝蓋?

    是誰?

    李湘如恨恨地掃視一圈,目光落在謝明曦的身上。

    謝明曦眼觀鼻鼻觀心,正襟危坐,目不斜視。

    一定是她!

    李湘如恨得牙癢,緊緊盯著謝明曦,竭力壓低聲音︰“謝明曦!剛才是不是你用紙團砸了我膝蓋?”

    謝明曦忽地高高舉手︰“夫子,李姑娘又張口說話了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夫子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考生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盞茶後,考生盡數入了考場。

    今日的考官是書院的副山長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的山長,是當今的皇後娘娘。俞皇後平日坐鎮中宮,每個月只到書院來授課三日。書院里的管理庶務,便都落到了副山長身上。

    這位副山長來頭也非同小可,出身書香望族顧家,閨名嫻之。年少時才名卓著,以書法見長。

    更令人稱奇的是,顧山長一直獨身未嫁。

    已年過四旬的顧山長身量修長,依然是未婚女子的穿戴。一襲簡單的青色羅裙,一頭青絲半挽發髻,另一半長發披散在身後。發上只插了一支金釵,再無修飾。

    論相貌,顧山長不算特別美貌,嘴唇略大,鼻梁也略高一些。可她詩書滿腹,氣度高潔,滿身風華,遠勝滿頭珠翠的美人。

    發卷審核巡考之類的事,自有巡考的夫子去做。

    顧山長端坐在高台上,目光淡淡一掃,眾考生便覺心中一凜,什麼抄襲傳紙條之類的念頭,立刻被掐斷。

    “爾等今日來考蓮池書院,需謹記端正心思,展露真才實學。”顧山長聲音清亮,清晰地傳進眾考生耳中︰“一旦發現任何舞弊之事,立刻攆出考場,永不錄取。”

    眾考生齊聲應是。

    謝雲曦緊握著手中的筆,額上冒出細密的汗珠,手心也濕漉漉的。

    一顆心怦怦跳得飛快。

    母親叮囑過,寫完試卷之後,最後署上謝明曦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謝明曦的試卷上,則會寫上謝雲曦三個字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兩人的試卷便正好對調。

    母親已暗中收買了今日巡考的孫夫子。不論是誰巡考收卷,都不會吭聲。只要交了試卷,便再無對癥。

    沒問題!

    不用怕!

    謝明曦膽子再大,也絕不敢拂逆母親心意,只能在試卷上署她謝雲曦之名。否則,母親第一個饒不了她!丁姨娘和庶兄謝元亭也沒好果子吃!

    謝雲曦拼命安慰自己,手依舊不停發抖。瞪著眼前的三張試卷,遲遲未能落筆。

    巡考的夫子經過她身側,敲了敲她的桌子,以示提醒。

    謝雲曦這才定下心神,開始看題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