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赴考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嫡母,庶女。

    如此身份,注定了彼此對立,水火難容。

    她不願像前世一般被永寧郡主欺辱壓制,便要徹底將永寧郡主壓在腳下。只是,她從未小覷過這位嫡母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心狠手辣,手段凌厲,在她漫長生命中所見的女子中,也足以排進前五!

    永寧郡主提起俞皇後時的異樣,到底是因何而起?

    “謝三妹妹!”

    身畔忽地響起爽朗明快的少女聲音。

    謝明曦回過神來,轉頭看過去。

    映入眼簾的,是尹瀟瀟英氣颯爽的俏臉。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,喊了一聲尹姐姐。

    尹瀟瀟笑道︰“遠遠地看著,就覺得身形熟悉。我怕叫錯了人,走近了才敢喊一聲。”又沖謝雲曦笑道︰“你們姐妹果然都來了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和尹瀟瀟雖認識,交情卻平平。此時書院門口被前來考試的少女擠滿。滿目的陌生臉孔里,忽然出現一張熟悉的臉,頓覺無比親切。

    “蕭姐姐她們,你可見到了?”謝雲曦笑問。

    尹瀟瀟有些無奈︰“我和蕭姐姐約好了在這里踫面。可惜今日人太多了,一直未能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麼?

    天邊剛透亮。

    五百考生,外加送考的女眷。一眼看去全是人頭。前行不易,後退轉身同樣費力。時間無多,站隊點名要緊,哪里還敢分神去尋人?

    謝明曦笑著讓了一讓︰“尹姐姐站我前面吧!”

    尹瀟瀟也不推辭,笑著應了一聲,便站了過來。

    兩人的低聲說笑聲傳進謝雲曦耳中。

    謝雲曦心里別提多氣悶了。

    明明她和尹瀟瀟相識在先,尹瀟瀟對謝明曦卻比對她親熱多了!真是太可氣了!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個威嚴的女子聲音響起︰“所有送考之人,一律退散。書院門外,只留考生。擁擠喧鬧借機生事者,一律取消考試資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個聲音頗為清晰明亮,重復了三次。

    三次過後,貴婦們只得離去,書院外的考生們也安靜下來,迅速排好長隊。共五隊,每隊百人左右。

    謝明曦位于第二隊,前面排了十幾個。

    報名之時,每人都登記了姓名年齡家世等資料。此時五人一組,一一報上姓名,核查無誤,便領考試牌。考試牌上注明了考試之時的座位號。

    光是入考場,便耗時良久。

    排在後面的,少說也得站上一個時辰。體力不佳的,光是這一關便熬不過去。

    過不多時,有身體嬌弱的少女輕呼一聲,軟軟倒地。引來一陣低低的驚呼。

    負責點名的夫子們視若未見。每年蓮池書院新生考試,總有類似之事。只要未進考場,便無需過問。

    謝明曦本不想多事,轉頭一看,卻見昏迷少女也是第二隊,約莫三十多名的位置。

    少女容貌秀氣,面色潮紅,滿額冷汗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尹瀟瀟也隨之看了過去,立刻皺了眉頭︰“這不是林四小姐嗎?她素來體弱,今日怎麼也來了?”

    林四小姐?

    謝明曦腦海中立刻閃過一個名字。

    林微微。

    上有三個兄長,下有兩個弟弟。身為林御史唯一的女兒,在家中頗受寵愛。可惜自娘胎便有不足之癥,一緊張便易昏倒,也成了眾人笑談。

    這位林四小姐,便是陸遲日後的發妻原配。過門一年,便因病消香玉隕。

    沒想到,她今日也來考試,尚未進場便昏倒。

    家眷和伺候的丫鬟都已退散,只余下考生。

    可憐的林微微,此時昏厥在地,竟無人相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雲曦低聲提醒︰“別看了,很快就輪到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卻未理會,轉身走過去,快速俯身,將林微微扶起坐著,用力掐人中。見她還是未醒,又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,倒出一粒白色藥丸,塞入林微微口中。

    附近的考生們一陣騷動。

    藥丸入口即化,滑入喉中。

    林微微呼吸平穩了些,緩緩睜開眼。

    一張秀美無倫的少女臉龐映入眼簾,聲音悅耳之極︰“我喂你的是參丸,現在你可感覺好些了?”

    林微微定定心神,感激地說道︰“多謝姑娘援手之恩。不知姑娘姓甚名誰,我日後定有回報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笑了一笑︰“舉手之勞,何足掛齒。我姓謝,閨名明曦。”

    然後,扶著林微微起身。

    林微微面上潮紅消退,頓時顯出了縴弱嬌美。一張尖尖的瓜子臉,彎彎的柳眉,杏目櫻唇,委實是個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“今日要考一整日。”謝明曦低聲相詢︰“你可能撐得住?”

    林微微苦笑一聲︰“我自十歲起便來報考。每次都因過度緊張在書院外昏厥,根本沒進過書院考場。今年我已十三歲,再不考,便無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臉上閃過一絲毅然︰“無論如何,我也得考上一回,方能甘心。”

    心志堅毅的人,總值得人敬重幾分。

    謝明曦救她一回,本是別有用意。此時倒覺得這位林四小姐頗值得結交。聞言笑道︰“我這里還有幾顆參丸,都送給你。你緊張氣虛之時,便服上一顆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滿心感激︰“大恩不言謝。”

    此時此刻,她確實需要這些參丸。推辭反顯得虛情假意。

    幫人幫到底。

    謝明曦索性將自己的位置也讓了給她︰“我身體好,多等片刻無妨。你去站我的位置,早日入場坐下。”

    錦上添花人人都肯,雪中送炭才最難得。

    林微微目中閃出水光︰“我們兩個萍水相逢,你竟肯這般幫我。我……我真不知該說什麼是好。”

    其實,也不必那麼感激她。

    若不是認出對方是陸遲未來的發妻,她未必肯施援手。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,催促林微微上前。

    林微微連連道謝,滿含熱淚地去了。

    站到了謝雲曦身前。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雲曦又急又氣,隔著一段距離,想喊又不敢喊,恨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可恨此時到處是人,不能喧嘩吵鬧。不然,她定要臭罵謝明曦一頓!

    只有站在一起,座位才能緊挨在一起。謝明曦在此關頭,竟將位置讓給了林微微。到底是何居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