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赴考(一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謝鈞今日並未現身。

    昨日晚上信誓旦旦說要替女兒撐腰,听了永寧郡主一席話又改了主意,縮頭不管不問……謝鈞臉皮再厚,今日也無顏面對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目中閃過一絲譏諷的涼意。

    精心裝扮過的謝雲曦,如一只彩蝶般嬌美,翩然來到謝明曦身邊,難得的和顏悅色︰“三妹,你的筆墨紙硯和食盒都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謝明曦似笑非笑地揚起嘴角︰“有勞二姐垂詢,都已備好了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牢牢謹記永寧郡主的叮囑。今日不管謝明曦如何冷嘲熱諷,暫且隱忍不發。此時心中有氣,也只得忍耐,繼續笑道︰“我備了雙份,送一份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謝明曦半點不領情︰“我不用別人的筆墨,更不吃別人準備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氣!

    忍忍忍!

    謝明曦的目光在謝雲曦臉上掃過,輕笑一聲︰“二姐今日脾氣如此好,委實令人驚訝。”

    再深呼吸一口氣!

    繼續忍!

    謝明曦慢悠悠地說了下去︰“今日蓮池書院考生如雲。不乏詩書滿腹才學出眾的貴女。二姐切記三緘其口,裝也裝出才女的樣子。免得被人看出是個繡花枕頭。”

    再再深呼吸一口氣!

    謝雲曦忍得滿臉通紅,目中火星幾乎快噴射而出。

    謝明曦欣賞了片刻,眼角余光瞄到永寧郡主的身影,微微一笑,住了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月十五這一日,六大書院皆有新生入學考試。

    論考生之眾,莫過于博裕書院。平民學子大多報考博裕書院,听聞今年報名人數有八百人,最終錄取四十人。算來是二十取一。

    德潤慈湖稍遜一籌,報名人數在五百左右,各錄取二十人。新儒書院居末,報名人數最少,只有三百多人,最終錄取三十人。十取一,在六大書院中錄取率算最高。

    松竹書院有皇家書院之稱,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員子弟才有資格報名。便是皇室宗親,也得看爵位高低。條件如此苛刻,有資格報名的不過百余人。最終取十人。

    論錄取率,蓮池書院的五十取一,最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這一日,蓮池書院外送考的馬車排出了幾條巷子。身份再矜貴,也無用處。只能下馬車,步行至書院。

    此時才五更天。永寧郡主府的馬車來的算早,也排到了一里開外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早有準備,倒也未惱,率先下了馬車。

    謝雲曦謝明曦也隨之下馬車。

    有著各府標記的馬車排得頗為整齊,衣衫華麗妝容精致的貴婦們領著自家適齡的女兒,不顧體面,疾步前行。

    這等情景,每年三月十五總要上演一回。

    其中不乏熟悉臉孔。貴婦們一邊疾行,一邊笑著點頭示意。不過,無人停下說話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一邊走一邊低聲叮囑︰“雲娘,我只能送你至書院外。待驗明身份,領了考試牌,你便要自己進書院。記得帶好筆墨和食盒。認真書寫,不要心慌,亂了手腳。”

    最後四個字,說得意味深遠。

    這是提醒謝雲曦。她早已重金收買了巡檢夫子,不必驚慌。

    謝雲曦額上冒著細密的汗珠,不知是因為走路迅疾而起,抑或是為了即將到來的考試緊張。聞言重重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眼角余光一掃,暗恨謝雲曦不爭氣。

    瞧瞧謝明曦,不疾不徐,神色從容,半點不見驚惶。相較之下,謝雲曦這個嫡姐倒成了慫包……

    到底不是從她肚皮里出來的,便是養了十一年,性子也不像她。到了關鍵時候,便顯出了來自生母遺傳的軟弱平庸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呼出一口濁氣,將腦海中一閃而逝的念頭按捺下去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到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蓮池書院和松竹書院相鄰,只一牆之隔。

    松竹書院開的是東門,正朝著皇宮的方向。蓮池書院開的是南門。如此一來,前來送考的人便能錯開,不至于過于擁擠。

    松竹書院佔地兩百余畝,高達兩米的圍牆,將松竹書院環繞其中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略小一些,同樣以高牆相隔。站在書院外,無法窺得書院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的匾額,是由俞皇後親自所寫。

    俞皇後早年間才名動天下,尤以書法見長。蓮池書院四個字,龍飛鳳舞,鋒芒畢露。見字如見人,俞皇後之驕傲風骨,也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站在蓮池書院外,謝明曦心中涌起微妙難言的滋味。

    前世,她在蓮池書院待了四年。

    四年中,她斂盡光華,為謝雲曦做“伴讀”,承受眾人的鄙夷輕蔑孤立。于她而言,幾乎未留下任何美好回憶。

    除了六公主。

    今生重來,她再一次站在了這里。

    只是,這一次,她不再為任何人而活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。

    我謝明曦,回來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雲曦的驚嘆聲在耳邊響起︰“這真是皇後娘娘親手所寫嗎?筆鋒銳利,大氣磅礡,便是男子也不及。”

    難得謝雲曦也能說出這般有見識的話來。

    不過,俞皇後這一筆字確實出色之極,頗有大家風範。

    謝明曦目光掃了過去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不知想到了什麼,目中閃過追憶之色。沉默片刻,才淡淡道︰“皇後娘娘年少時有京城第一才子之譽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一怔︰“為何是才子?”

    不應該是才女麼?

    俞皇後曾女扮男裝,參加松竹書院的入學考試,一舉奪得頭名。之後又在松竹書院讀書幾年,將當年身為太子的建文帝壓得黯然無光。

    直至及笄之年,年少的俞蓮池借病退學,之後又“病重離世。”

    俞家少了一個叫俞蓮池的兒子,卻出了一位太子妃。

    事涉帝後年少時的情愛糾葛,知曉此事的人其實頗有幾個,卻無人敢隨意提起。也因此,謝雲曦听到才子兩個字,有些發懵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目中閃過一絲黯然,避而不答︰“快些過去排隊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應了一聲,將些許疑慮拋諸腦後。

    謝明曦面上不動聲色,心中卻悄然起疑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