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有負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謝鈞听到嫡女兩個字,目中閃過譏諷嘲弄︰“雲娘到底是不是嫡出,你我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門外的瑤碧點翠听到此言,心中陡然一緊。

    對視一眼,彼此眼中俱是驚駭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從不讓謝鈞近身,又有磨鏡之癖。她們兩人也曾暗自揣測過謝雲曦是否出自永寧郡主的肚子。只是,從不敢宣之于口。

    沒想到,今晚守在門外,竟听到了這等駭人的隱秘……

    謝雲曦到底是誰生的?

    點翠的腦海中倏忽閃過一個名字,猶有淚痕的俏臉一片慘白。

    瑤碧顯然也想到了,暗暗倒抽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謝鈞的話,徹底激怒了永寧郡主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掀起輕紗,寒著臉下了床榻,和謝鈞遙遙相對︰“謝鈞!我這一生,唯有雲娘這個女兒。她是謝家唯一嫡女!”

    “我自會為她竭力謀劃。便是出身不及別的貴女,也要令她才名遠揚,入選皇子妃,嫁入天家為兒媳。日後榮華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誰攔著我,我毀了誰。便是你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最後一句話,冰冷刺骨,令人心驚。

    謝鈞一張俊臉鐵青,狠狠地盯著永寧郡主︰“你為雲娘謀劃,我不怪你。可是,你不該將主意打到明娘頭上!”

    “你如此行事,心性惡毒,如何配得起嫡母二字!如何對得起明娘!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譏諷地扯起嘴角︰“我對得起雲娘便足夠了!”

    不等謝鈞翻臉動怒,又淡淡說道︰“明娘身為庶女,身份低微。便是才名顯著,也無資格入選皇子妃。這一點,你心里也該清楚。”

    謝鈞神色一僵。

    宮中確實有此慣例。庶出之女,無資格被列入皇子妃名單。

    他原本希冀著謝明曦才名遠揚,再有無雙美貌,或能進宮,為天子嬪妃……

    永寧郡主目光銳利,似窺破謝鈞心底所有盤算,冷然笑道︰“皇上已年過四旬,日漸老邁。明娘才十歲,便是想進宮,至少也得五年及笄之後。”

    “說句誅心之言,便是你如願以償,皇上壽元多長,也未可知。宮中俞皇後獨寵多年,幾位嬪妃都育有皇子。就算明娘進宮得寵,又能如何?你這個親爹能沾幾年的光?”

    “若雲娘為皇子妃,日後便是藩王妃。如有機緣,或能更進一步,成為太子妃。謝鈞,你不是蠢人,該如何選擇,自己權衡!”

    謝鈞面色陰暗不定,久久無言。

    謝明曦再美麗再聰慧,庶出二字,便已是難以逾越的阻礙!嫁一個高門子弟不是難事,想為皇子妃,卻無可能!

    而謝雲曦,卻是謝家“嫡女”,“親娘”是永寧郡主……

    永寧郡主見謝鈞一直沒出聲,輕蔑又嘲弄的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當年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為了攀附淮南王府,眼前這個男人背信棄義,負了珠胎暗結的丁含香。

    如今,為了觸手可及的榮華富貴,負了謝明曦的信任依賴,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凌晨,天還未亮,謝明曦便已起身。

    一夜好眠,謝明曦白嫩的臉頰透出淡淡的粉,雙眸如水般清澈明亮,神色從容鎮定。

    從玉扶玉卻比主子緊張多了。

    力氣大的扶玉小心翼翼地捧著木匣。木匣里放著謝明曦慣用的筆墨紙硯。

    從玉的手里也捧著一個小巧的食盒,里面放著葉秋娘精心做的四味點心。入學考試要考足整整一日。得自己帶些食物墊饑。

    余安不能入內宅,幾日前便領了差事,一直在外跑動。

    到底做了什麼,從玉扶玉都不清楚,也未多嘴問過。

    佩蓉初來乍到,暫時做些雜事,並未領實際的差事。恭敬地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今日是個重要的大日子。葉秋娘雖未簽賣身契,也自覺來送行︰“預祝三小姐旗開得勝,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︰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葉秋娘略一躊躇,輕聲說道︰“三小姐,我今日可否告假一日?”

    葉秋娘簽定的工契上,注明了月末休息一日。此時才是月中。

    謝明曦目光掃過葉秋娘俏麗明朗的臉龐,隨口笑問︰“是回去陪你娘嗎?”

    葉秋娘目中露出一抹憂色︰“昨日二弟托人送了口信給我,說娘病情日重。我放心不下,想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目光微閃,忽地問道︰“是誰給你送的口信?”

    葉秋娘面頰微微一紅,倒也未閃躲,落落大方地應道︰“是我姨母家中的表兄,叫趙楊!他如今在臨江王府做侍衛。”

    提起這位表哥,葉秋娘雙眸驟然閃出亮光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少女,提起心上人時才會有的光芒。

    謝明曦並未多言,淡淡說道︰“你回去一日,不過,晚上得早些回來。”

    葉秋娘滿心感激,立刻笑道︰“是。我一定早些回府,做一席美味,等著小姐回府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笑著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葉秋娘今日心情頗佳,難得多嘴幾句︰“今日我二弟去考博裕書院。我也盼著他能一舉考中。”

    博裕書院名列六大書院,學風濃厚,才學出眾的比比皆是。排名僅在松竹書院之下。而且,博裕書院只重才學,不重出身。也成了眾多出身不高的學子的最佳去處。

    葉秋娘的弟弟有勇氣報考博裕書院,可見才學不俗。

    謝明曦前世只對葉秋娘印象深刻,對她家人並不清楚,隨口笑問︰“你弟弟叫什麼?”

    葉秋娘頗以幼弟為傲︰“他叫葉景知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有些訝然。

    她對這個久遠的名字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當年謝雲曦“考”進蓮池書院,和李湘如一並傳出才名。那一年,其余五大書院也不乏出眾的學子。

    葉景知便是博裕書院的頭名。

    可惜葉景知命薄,進了書院,未到半年便意外身亡。這個少年天才,璀璨人生尚未起步,便隕落塵泥,委實令人遺憾。

    原來,葉景知竟是葉秋娘的弟弟。

    葉秋娘被心上人設計,成了一顆有去無回的棋子。葉景知的死,是否也別有內情?

    謝明曦略一皺眉,暫將此事擱下。

    今日是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。便是她記得所有考題,也不宜懈怠疏忽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