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翻臉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謝鈞滿面慍色,怒氣沖沖地進了榮和堂。

    丫鬟們心中暗暗奇怪。謝郡馬平日溫柔好脾氣,今晚為何滿面怒容?

    守在寢室外的瑤碧一臉為難地攔下了謝鈞︰“請郡馬留步。郡主已經歇下了!有什麼事,不如明日再說……”

    謝鈞冷冷呵斥︰“給我讓開!”

    瑤碧哪里敢讓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的脾氣,她這個貼身丫鬟最是清楚。今晚若由著謝鈞闖進去,永寧郡主必會動怒。她也會跟著遭殃。

    兩相比較,寧願觸怒謝鈞!

    “郡馬請息怒。”瑤碧滿面陪笑,目中露出一絲央求︰“郡主真的歇下了。奴婢求求郡馬,不要在此吵鬧。否則,郡主必會遷怒于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水靈靈的杏目中,已閃出點點水光。

    她雖無名分,卻已伺候謝鈞枕席幾年。便是看在同床共枕的情分上,謝鈞也該饒過她這一回吧……

    啪地一聲脆響!

    瑤碧白皙的臉頰上多了五指印記!

    瑤碧臉上一陣火辣刺痛,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翻臉無情的俊美男子!

    “滾!”盛怒之下的謝鈞毫無惜香憐玉的心情,薄唇吐出的話語如冰凍一般︰“區區一個賤婢,竟也敢攔著我!立刻讓開!”

    瑤碧心里涌起一陣寒意和自哀。

    在主子們眼中,她和點翠到底算什麼?

    奴婢?微不足道的玩物?

    心情好時調笑幾句,哄上一哄。一旦動怒,她們兩人便首當其沖,成了出氣筒。無人相憐!

    瑤碧用力眨眨眼,將眼中的水珠生生逼回去。沒等張口,滿心不耐的謝鈞已伸腿踹了她一腳。

    瑤碧一個踉蹌,摔倒在地,膝蓋一陣劇痛。

    再看謝鈞,再次伸腿,用力踹門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聲巨響,門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靜的夜晚,如此鬧騰,動靜著實不小。

    榮和堂里的丫鬟們卻無人敢來張望。

    謝鈞陰沉著臉闖進寢室,俊目一掃,便見層層輕紗遮掩住的床榻上,一個女子慌張起身整理衣襟。露出的一截胸脯白嫩的刺目。

    正是點翠!

    永寧郡主衣衫還算整齊,此時卻也格外惱怒,冷艷的臉孔被寒意籠罩,毫不客氣地張口怒罵︰“謝鈞!你今晚是吃了熊心豹子膽!竟敢到我的寢室里來胡鬧!”

    知道是一回事,親眼目睹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因謝明曦而起的怒意,驟然混合進另一樁積年恩怨。心底壓抑數年的不甘憤恨一股腦地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謝鈞冷笑連連,言語尖銳刺耳︰“郡主此言實在可笑。你我是夫妻,理當同床共枕。我進寢室理所應當,怎麼倒成了胡鬧!”

    “郡主若不願成親,當年何必主動下嫁!”

    點翠滿心惶惶地躲在床角,下榻不是,留在榻上也不是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目如寒霜,聲音冰冷入骨︰“謝鈞!你想自取其辱,我便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出身寒門,在京城朝堂俱無根基,我身為堂堂淮南王府郡主,豈會看中你?你真以為自己生得如潘安再世,能迷倒天底下所有女子嗎?”

    “為了做郡馬,你逼著懷了身孕的未婚妻為妾室進門,簡直是厚顏無恥之極!”

    “我盛永寧便是瞎了眼,也不可能看中你這等背信棄義的負心漢!”

    謝鈞被連連戳中痛處,再顧不得給彼此留幾分余地顏面,冷笑著反擊︰“我謝鈞出身寒微,卻是憑著自己的才學考中探花。含香也是心甘情願退讓,為我妾室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身為女子,不守婦德,不喜男子,有磨鏡之癖!你這等女子,根本不配出嫁為妻!”

    “我看在岳父的顏面上,一直對你百般容忍!你竟將我的容忍當成了怯懦無用,愈發放肆。正大光明地將點翠帶在身邊,日夜‘伺候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將此事揭開,你還有何顏面見人?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氣得俏臉煞白,全身簌簌發抖。

    磨鏡之癖……粗俗可鄙的四個字,如利箭一般,深深地刺中了她胸膛。

    她想像往日一般,端起高不可仰的郡主架子,怒罵呵斥謝鈞。

    在謝鈞惡毒不善的目光下,她竟張不了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點翠面色如土,羞愧得不敢抬頭。顫抖瑟縮著下了床榻,連鞋襪也來不及穿,滿面淚痕地沖出寢室。

    此時,瑤碧也勉力爬了起來,嘴角邊溢出一絲血跡。

    “點翠!”瑤碧忍著痛楚,張口喊住悲憤欲絕的點翠︰“留下!”

    點翠全身不停發抖,淚水無聲肆意橫流,便連哭聲也不敢發出來,聲音里滿是鼻音︰“瑤碧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留下。”瑤碧目中同樣都是淚水,聲音發顫︰“郡馬和郡主爭執吵鬧,萬萬不可落入他人耳中。我們兩個得守在門外。”

    她們兩個俱是永寧郡主親信,對郡主和郡馬之間的事十分清楚。便是听進一些不該听的話,也無大礙。

    最多是事後再挨罰。

    若此時走了,被別的丫鬟靠近听了去,兩人才是真的失責,必會被嚴懲。

    點翠自然也清楚永寧郡主的手段,全身瑟縮一下,用盡力氣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同樣狼狽的兩人,對視一眼,各自擦了眼淚,默默守在門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門內,是漫長又無言的對峙。

    明亮的燭火透過輕紗,將永寧郡主冷艷美麗的臉孔照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謝鈞心中高漲的怒火,悄然被另一種火焰取代。

    成親十余年,他不止一次地想靠近她。可恨她從不給他半點機會。否則……她必會改了那等令男子不齒的癖好,心甘情願地承歡他身下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看著謝鈞燃著火焰的雙眼,忽地輕蔑一笑︰“說來說去,你無非是怨恨我未讓你近身。謝鈞,這等卑劣無恥的心思,你趁早收起來。絕無可能!”

    謝鈞被揭穿晦暗隱秘的心思,不由得惱羞成怒,俊臉的臉孔瞬間涌過暗紅。

    他不再糾纏陳年舊賬,怒聲詰問︰“明娘之事,你作何解釋?”

    永寧郡主先是一愣,旋即很快反應過來,冷冷扯起嘴角︰“明娘不過是庶出,雲娘才是謝家嫡女。雲娘有了才名,便能謀一門好姻緣。我百般費心,所為的還是謝家。你到底有何不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