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挺身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一個身影靈巧地閃了出來,搶先一步攔下了盛錦月︰“盛姐姐冷靜!切勿動手!”

    挺身而出的少女,正是尹瀟瀟!

    尹瀟瀟出身將門,不僅精擅騎射,身手也利索,力氣頗大。一伸手,便牢牢地抓住盛錦月的手腕。

    盛錦月正在氣頭上,哪里听得進勸說,怒氣沖沖地嚷道︰“尹瀟瀟!此事和你無關!你給我讓開!再敢攔著我,我饒不了你!”

    尹瀟瀟皺了眉頭,加重語氣︰“盛姐姐!今日你設文會,邀我們來做客。謝三妹妹也是你親自邀來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你都不該動手!如此一來,誰還敢登淮南王府的門?”

    蕭語 和尹瀟瀟最是交好,平日同進共退。便是對謝明曦平平,此時也挺身而出︰“尹妹妹言之有理!盛姐姐息怒!”

    李湘如對謝明曦十分不滿,此時並未出言。

    秦思蕁溫柔內斂少言,此時微微蹙眉,柔聲道︰“以和為貴!盛姐姐稍安勿躁,有什麼話慢慢說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顏蓁蓁也看不慣盛錦月的盛氣凌人,撇撇嘴道︰“早知如此,當時不下請帖給謝明曦就是。何苦鬧得這般僵硬難堪!”

    謝雲曦自是向著盛錦月。只是,一看眼下這等情形,實在不宜犯眾怒,嘴唇動了動,到底沒敢吭聲。

    盛錦月氣焰再囂張,也敵不過眾人有志一同的指責!

    被尹瀟瀟緊緊攥著的手腕陣陣疼痛。

    盛錦月既生氣又覺委屈,竟紅了眼圈︰“剛才你們又不是沒看見!她有意挑唆,令四皇兄生怒。四皇兄定因此惱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淚珠在眼眶里直打轉。

    尹瀟瀟不願落下欺人的名聲,很快松了手,就事論事地說道︰“你若不是故意提起謝三妹妹庶出之事,又怎麼會被謝三妹妹抓住語病,借勢反擊?”

    盛錦月的眼淚被噎了回去,心中暗暗惱恨。

    這個尹瀟瀟,枉自己平日視她為好友。到了這等關鍵時候,竟向著謝明曦說話!

    李湘如輕輕咳嗽一聲,出來打圓場︰“罷了!些許小事,大家伙兒何必動氣。傳出去,好好的文會,倒成了笑話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今日就到此為止,各自散去如何?”

    鬧到這等地步,也確實不宜再繼續。

    盛錦月將眼底的淚水和那口窩囊悶氣一同咽了回去,生生地擠出幾句場面話︰“今日是我沖動生怒,擾了大家的興致。改日我再設宴,給大家賠禮。”

    眾少女對視一眼,各自張口應下。

    說到底,她們是看不慣盛錦月身為主人卻對客人動手,和謝明曦本人沒什麼關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始至終,謝明曦沒有動彈,也未說話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,看著攔在自己身前的少女身影,如堅冰一般的心田,被悄然融化了一角。

    悄然握成拳的右手,緩緩松開。

    她早已習慣獨自面對所有困境。沒想到,今日會有人為她挺身而出,將這一場紛爭化為無形。

    尹瀟瀟!

    不管你是出于俠義心腸,抑或是別的原因,今日之事,我謝明曦領了你的心意。

    尹瀟瀟轉過身來,匆匆打量謝明曦一眼,低聲問道︰“謝三妹妹,你沒事吧!”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︰“沒事。多謝你今日出手相助!日後,若有需要我幫忙之時,我絕不會袖手。”

    尹瀟瀟隨口笑著應了。

    她親爹是鎮遠將軍,她是尹家獨女,受盡寵愛,活得順心自在。謝明曦只是謝家庶女,除了過人的容貌和一張利舌外,暫時還看不出別的出眾之處。

    她怎麼可能有需要謝明曦幫助之時?

    謝明曦見尹瀟瀟沒將自己的話放在心上,不以為意地扯了扯唇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尹家此時風光赫赫,堪稱大秦將門中的翹楚。

    幾年後,尹瀟瀟會被選為五皇子妃,和五皇子恩愛和睦,夫妻相得。過門未到兩年,便生下皇孫,頗得建文帝喜愛。

    四皇子其時已被立為儲君,可惜膝下空虛,一直沒有子嗣。眼看著五皇子夫婦因子嗣大出風頭,四皇子心中自是不快。

    身為太子妃的李湘如,面上就更難堪了。偏偏有苦說不出。

    府中不乏美人,奈何四皇子極少踏足內宅。留宿更是少之又少。便連她這個太子妃,也一直獨守空閨。

    她便是再急,一個人也懷不上身孕生不出子嗣。

    這等苦楚,不宜宣揚。便是麗妃問起,她也不敢直言。只得默默地任由麗妃數落。心胸狹窄的李湘如,將這一腔悶氣怒火都遷怒于五皇子夫婦。

    俞皇後在建文十六年病逝。建文帝傷心過度,隨之一病不起,四皇子臨朝听政。宮務則落到了李湘如手中。

    五皇子夫婦的日子頓時難熬起來。

    一年後,五皇子夫婦的獨子在宮中玩耍時,不慎跌落假山,脖子摔斷,一命嗚呼。

    尹瀟瀟遭此重擊,一病不起,短短半年便撒手西去。

    五皇子接連遭受喪子喪妻之痛,一蹶不振,很快就藩去了藩地。不出幾年,也生病死了。

    一對恩愛夫妻神仙眷侶,如曇花一現。眾人偶爾提起,不免唏噓幾句——也只唏噓幾句,便丟之一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。

    永寧郡主府。

    憋了一路沒說話的謝雲曦,一下馬車,便面色陰沉地瞪了謝明曦一眼,然後氣勢洶洶地走了。

    自然是去告狀了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謝明曦剛進碧水閣沒多久,永寧郡主便打發瑤碧過來了。

    瑤碧福了一福︰“郡主有請!請三小姐立刻去榮和堂!”

    從玉扶玉頓時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謝明曦從容一笑︰“好,我這邊過去。”

    從玉小聲道︰“郡主若是大發雷霆,小姐該怎麼辦?”

    扶玉挺直胸膛︰“若是郡主發怒,奴婢便替小姐挨板子。”

    這倒是個好主意。

    從玉立刻接了話茬︰“奴婢替小姐挨打!”

    謝明曦失笑︰“你們兩個想多了。母親叫我過去說說話罷了,絕不會至動手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反應這般迅疾。

    看來,永寧郡主的容忍耐心也快被耗盡了。

    謝明曦意味不明地笑了一笑,邁步去了榮和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