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辭鋒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盛渲一張口,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。

    一直未曾正眼看過謝明曦的四皇子,目光也掃了過來。待看清謝明曦清麗秀美的臉龐時,稍稍停駐片刻。

    宮中從不缺美人,環肥燕瘦,妖嬈嫵媚,應有盡有。

    年過四旬的俞皇後,容色傾城。便是過了容顏最盛之齡,也依然風姿奪人。

    二皇子生母賢妃,三皇子生母淑妃,五皇子生母靜妃,他和八皇子的生母麗妃,俱是少見的美人。六公主和早夭七皇子的生母梅妃,容色姝麗。九皇子生母端妃,年輕嫵媚。

    他對女子美丑,從無特別的感覺。

    便如李湘如,在他眼中,和所有少女一樣,並無值得他矚目留心之處。

    這個謝家庶女,一直沉默不語,不惹人矚目。沒想到,容貌這般美麗……

    該來的,躲也躲不了。

    謝明曦定定心神,微笑抬頭︰“我前幾日傷了手腕,今日無力吹奏,實在無顏吭聲。”

    聲音輕緩,格外悅耳。

    四皇子神色淡淡地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盛渲關切地問道︰“怎麼會無端傷了手腕?傷得重不重?再過幾日,便是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。對考試會不會有影響?”

    如此溫柔體貼的垂詢,哪個少女不為之動容?

    謝明曦目光迎上盛渲蘊滿關心的溫柔黑眸,淡淡一笑︰“多謝盛公子關心。小傷而已,沒什麼大礙!”

    盛渲對謝明曦特別的“關切”,落在眾人眼底,自有一番不同意味。

    李默瞥了盛渲一眼,半開玩笑半打趣︰“往日只听聞你有一個謝家表妹,今日親眼得見,才知你對自己的表妹這般關心。”

    “正牌”表妹謝雲曦心中忿忿不平!

    她才是盛渲嫡親的表妹!

    謝明曦是丁姨娘所出,和盛家沒半點血緣關系,算哪門子的表妹?

    偏偏盛渲對謝明曦格外親善,甚至越過了她這個嫡親表妹。便連李默,也因此生了誤會……

    盛錦月的“解釋”適時響起︰“李公子誤會了。這位才是雲曦表妹!你口中的謝家表妹,是姑父妾室所出。”

    李默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地哦了一聲。

    身為家中嫡子嫡女,生來便高了庶出子女一等。得長輩器重父母疼愛,衣食住行開蒙讀書樣樣佔先。

    這里的少年男女,個個是家中嫡出。自然瞧不上區區謝家庶女。

    謝明曦正色應道︰“四皇子殿下在此,錦月表姐當慎言。妾室庶出之言,豈可隨口而出!”

    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皇子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皇子神色一冷,隱有不愉。

    正宮俞皇後是建文帝正妻。麗妃雖出身名門頗為得寵,于身份而言,也只是妾室罷了!只是,中宮皇後無子,天家皇子都是庶出。平日無人提起這一層。

    盛錦月本無此意,被謝明曦這麼一“提醒”,也成了“別有所指”。

    盛錦月心里一慌,急急解釋道︰“四皇兄勿惱!我剛才說的是明曦表妹,絕無影射四皇兄之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謝明曦善解人意地接了話茬︰“四皇子殿下身份尊貴,豈能和我這個庶女相提並論。錦月表姐絕無此意!”

    四皇子對庶出二字,一直心存芥蒂,最忌諱別人提起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“庶”這個字,四皇子眉頭又是一動。

    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盛錦月心中又氣又急,一時又找不出合適的言詞來解釋,一張清秀的臉孔憋得通紅。

    李默略略訝然挑眉,輕視之意盡去。

    這個謝明曦,雖然年少,卻思緒敏捷辭鋒銳利,不可小覷。

    盛渲咳嗽一聲打起圓場︰“錦月性子魯莽,言辭不慎。請殿下息怒!”

    四皇子和盛渲既是堂兄弟,又是同窗。便是心中不快,也要給盛渲幾分顏面。聞言扯了扯嘴角︰“說笑而已,無需介懷。”

    盛渲暗暗松口氣,唯恐盛錦月口快惹禍,立刻又道︰“殿下在此已駐足許久,不如再去書房小坐片刻。我近日得了幾本古籍孤本,請殿下鑒賞。”

    陸遲最喜古籍,聞言立刻笑道︰“竟有孤本!如此定要去欣賞品鑒,不可錯過!”

    俊臉罩著冰霜的四皇子面色緩和幾分,長身而起︰“現在便去。”

    盛渲含笑點頭,轉頭沖盛錦月使了個眼色。盛錦月終于回過神來,忙襝衽行禮︰“恭送四皇兄。”

    一眾少女隨之盈盈一福︰“恭送四皇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隨意應了一聲,未看任何人,邁步離開。

    盛渲緊隨其後。陸遲和李默略略落後幾步。李默迅疾回頭,沖李湘如使了個安撫的眼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皇子一行人終于離開。

    盛錦月一直躬身,直至四皇子的身影消失,才長長舒出一口氣。後背已是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同是盛家子孫,也有極嚴格的等級之別。

    四皇子雖是庶出,卻是建文帝的兒子。更是競爭儲君之位有力的人選。日後若為儲君,貴不可言。不為儲君,也會被封為藩王,領兵鎮守一藩之地。

    她觸怒不起,也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便是她的兄長盛渲,在四皇子面前也畢恭畢敬,不敢肆意。

    都是謝明曦這個臭丫頭惹的禍!

    盛錦月怒瞪著謝明曦,臉孔隱隱有些扭曲︰“謝明曦!你竟敢當著四皇兄的面胡言亂語,陷害于我!”

    李湘如面色也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今日她得以和四皇子踫面,引起他的注意,心中暗自歡喜不已。沒想到,謝明曦突然冒了出來,憑著一張利口,搶了她所有風頭……

    “錦月表姐此言從何而起?”謝明曦一臉訝然︰“之前我是好意提醒,怎麼倒成了陷害你了?妾室庶出之類的話,都是你親口說的,如何能怪到我頭上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火冒三丈的盛錦月,握著拳頭沖了上來︰“看我怎麼收拾你!”

    謝明曦眼眸微眯,右手暗暗運力。為了自保,她曾練過數年拳腳。算不上什麼高手,收拾一個盛錦月卻綽綽有余。

    重活一回,她要過得順心自在。

    什麼忍辱負重,什麼隱忍不發,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盛錦月要動手,先揍她一頓再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