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風頭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李湘如白皙的俏臉染上絲絲紅暈,目中異彩連連。

    盛錦月咬牙暗恨。

    今日李湘如注定是要大出風頭了!

    只是,四皇子已張了口,誰也不便再多舌。

    李湘如翩然行了一禮,轉身至古琴前。素手撥弄琴弦,如溪水般淙淙的琴聲從指尖傾斜流出。悅耳動人的琴聲,令人沉醉神迷。

    盛錦月等人不是第一次听李湘如撫琴,卻也不得不驚嘆!

    李湘如雖年少,琴藝卻精湛高超,遠勝過眾多琴師。

    沉浸在琴音里的李湘如,也如明珠一般,閃出熠熠光芒。原本的八分容色,也成了十分。眾少年凝神傾听之余,免不了矚目一二。

    神色冷漠的四皇子,目中難得露出一絲欣賞之色。

    陸遲盛渲一臉贊嘆。

    李默一臉得色,琴音剛落,便拍掌道好︰“好一曲《陽春白雪》!妹妹的琴藝真是愈發高妙了!”

    李湘如笑著起身,落落大方地應道︰“在大哥眼中,我這個妹妹做什麼都好。這般夸贊我,也不怕殿下看了笑話。”

    李默對一母同胞的妹妹李湘如十分疼愛回護,聞言挑眉笑道︰“好就是好!我是實話實說罷了!若說不好,才是違心之言。”

    又笑著看向四皇子︰“殿下以為如何?”

    四皇子淡淡一笑︰“尚可!”

    四皇子出身天家,所听所見所聞無不頂尖。從他口中冒出尚可兩個字,已是難得的夸贊了!

    李湘如俏臉微紅,芳心搖曳,微微一福︰“多謝殿下夸贊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略一點頭,未再張口。

    陸遲笑道︰“殿下惜字如金,李小姐切勿見怪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抿唇一笑,略略垂下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盛錦月笑著打破沉默︰“李姐姐抽了頭簽,已奏過一曲琴音。接下來便輪到顏妹妹了。四皇兄既是有閑空,不如進涼亭坐上一坐,給我們做個評判如何?”

    四皇子對少女們撫琴彈奏興致不高,略一皺眉,正要拒絕。眼角余光瞄到陸遲饒有興味的俊臉,很快又改了主意︰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盛渲和李默自然都無異議。

    一眾少女暗暗欣喜,面頰微紅。

    謝明曦略略皺眉,很快恢復如常。

    今日她“手腕無力”,不必“獻丑”。想來不會引起四皇子注意……有陸遲在,四皇子也不會在意任何少女。

    李湘如滿心的少女愛慕,注定要落空!

    可惜了李默的一腔護妹之心。

    四皇子身份尊貴,自然坐于上首。陸遲盛渲各自居于左右,李默則坐在盛渲身側。盛錦月則坐在盛渲的另一側,扭過頭低聲輕語。

    顏蓁蓁善吹笛,笛聲輕快婉轉,悠揚動听。

    眾人聆听笛音,無暇听這對兄妹說話。兩人聲音壓得極低,又隔了一段距離,便是有意豎長耳朵,也听不清只字片語。

    謝明曦不動聲色地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盛錦月嘴唇微動,分明是在邀功︰“大哥,我這回听你的,特意邀了謝明曦前來。你答應送我一張上好的古琴,可別忘了。”

    盛渲嘴唇動了動,目中滿是笑意︰“那是當然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皺了皺眉,又問道︰“大哥為何一定要讓她來?她伶牙俐齒,不守庶女本分,竟處處壓著雲曦表妹。實在惹人憎厭。”

    盛渲溫和應道︰“行事不能只憑一己喜怒。既是親戚,自該來往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撇撇嘴,低聲抱怨︰“若不是大哥為她說情,我才懶得理她。”

    盛渲笑著哄她︰“你日後多邀明曦表妹登門做客,想要什麼,只管張口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轉嗔為喜︰“這可是你親口應下的。”

    兄妹兩個自以為這一番低語無人听見。

    卻不知,謝明曦前世苦心練就,善讀唇語。便是隔得再遠,聲音再低,也躲不過她的眼楮。

    謝明曦神色未動,目光微微一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顏蓁蓁獻了一首笛音,之後,秦思蕁吹了一曲蕭,蕭語 擅吹笙。

    輪到尹瀟瀟時,就見她笑著起身道︰“我也學過幾日琴音,不過,有李姐姐珠玉在前,我便不獻丑了。”

    尹瀟瀟在家中備受寵愛,尹大將軍舍不得她下苦功學琴,任憑她三天打魚兩天曬網。她口中說的獻丑,倒也不算自謙。

    眾少女平日常來常往,也都清楚這一點,各自抿唇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李湘如笑道︰“尹妹妹不擅撫琴,騎馬射箭卻遠勝我等。若換了練功場,今日便要看尹妹妹大展身手獨佔鰲頭了!”

    這一番夸贊的話,細細品味,可就不太是滋味了。

    禮樂射御書數,是為君子六藝。蓮池書院也全設了課程。只是,女子舞刀弄槍騎馬射箭,總失了幾分柔美端莊。因此,射御這兩門課程,在蓮池書院里頗為薄弱。

    夸贊一個少女騎射出眾,明褒實貶。

    尹瀟瀟目光一閃,笑容淡了一淡︰“我出自將門,隨父親學些騎射功夫。比不得李姐姐出身名門,教養出眾。”

    最後四個字,軟中帶硬,噎得李湘如如鯁在喉,笑得略有幾分僵硬。

    盛錦月听得頗為解氣,笑著幫腔︰“尹妹妹何必如此自謙。尹大將軍身手驍勇,在武將中無人出其左右。尹妹妹家學淵源,騎射出眾,我等艷羨還來不及。”

    蕭語 和尹瀟瀟最是交好,立刻笑著附和︰“盛姐姐說的是。琴棋書畫我們自幼都學,騎射可不是人人都會的。日後進了蓮池書院,你只憑這兩門,便能獨佔鰲頭了。”

    尹瀟瀟面色稍霽,笑著應道︰“你們可別這般捧我了。還不知是否能考上,說這些為時過早。”

    秦思蕁溫婉一笑︰“若你都考不中,我們可就更無把握了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終于有了插嘴的機會︰“是啊!可惜時間倉促,不然,我倒是也想練一練騎射呢!”

    心高氣傲眼高于頂的李湘如,人緣顯然不及尹瀟瀟。

    眾人一一幫著尹瀟瀟說話,李湘如面上無光,心中悻悻。

    謝明曦不欲出風頭,並未張口。

    盛渲目光一掃,含笑看了過來︰“明曦表妹為何一直不說話?莫非是因要在眾人面前獻藝緊張局促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