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盛灝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前世那個狠辣寡情的冷厲男子,此時尚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。

    長眉黑目,挺鼻薄唇,俊美至極。

    身著玄色錦袍,愈發顯得眉目冷凝,難以親近。

    光華外露,舉手投足間,散發出天家皇子獨有的尊貴氣度。令人油然而生敬畏,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同行的幾個少年,氣質各異,俱是相貌氣度出眾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可四皇子,依然是其中最耀目的一個!

    謝明曦遙遙地注視著前世的丈夫,心中波濤暗涌,五味雜陳。原本不甚清晰的心意,此時霍然明朗。

    他不珍惜她,她也不戀慕他。

    前世的牽扯羈絆已成過去,唯有她知曉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她便將他當成陌生人。

    這一世,不必再有交集。

    謝明曦目光掠過四皇子,隨意地掃過另三張臉孔。

    溫文含笑的盛渲……不看也罷!

    另外兩人,也都是熟悉臉孔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約莫十四歲,面如冠玉,目如朗星,俊朗不凡。這個少年叫陸遲,是當朝首輔陸閣老的嫡長孫。

    另一個少年同樣十四歲左右,穿著寶藍錦袍,容貌英俊。眼眸略顯狹長,手握折扇,嘴角含笑,意態風流。正是李湘如的兄長李默!

    這四個少年,俱在松竹書院就讀,既是同窗,也是好友。因才學出眾,被譽為松竹四公子。

    松竹四公子名頭頗為響亮。任意出現一個,都會引來一眾少女含著嬌羞的愛慕目光。今日竟一起在此現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湘如先是一怔,旋即霞飛雙頰,目中閃出嬌羞歡喜的光芒。

    好在無人取笑她。

    蕭語 尹瀟瀟等人也是一樣,目中閃出異彩。

    都說男子好美色。其實女子也一樣。少年方慕少艾是天性,少女愛看俊俏少年郎也是天經地義之事。便如看到國色天香的牡丹,誰都免不了要駐足欣賞一番。

    謝雲曦也被四皇子冷漠高傲的俊美震懾了心神,久久回不過神來。

    盛錦月卻在看著陸遲,清秀的臉孔染上兩抹紅暈。

    唯一冷靜鎮定的,便是謝明曦。

    謝明曦不願引起四皇子的注意,很快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盛錦月定定神,笑著起身迎上前,先沖四皇子行禮︰“見過四皇兄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略一點頭,對堂妹也一樣冷淡︰“不必多禮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站直身子,沖著盛渲嬌嗔︰“大哥怎麼連個招呼也不打,忽然就過來了?嚇了我一跳!”

    盛渲笑了起來︰“我們幾個用了午膳後,閑著無事,便到園子里轉轉。沒曾想正好遇上你們,索性來打個招呼。”

    一邊說話,一邊飛快地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如獵鷹一般,迅疾捕捉到了獵物。

    從他的角度,正好看到謝明曦秀美的側臉。

    她此時略略垂著頭,嘴角微揚,寧靜而美好。

    若能在此刻便將她攬入懷中,盡情肆意,看著她驚慌失措,看著她從懵懂至痛苦……盛渲深深呼出一口氣,不容自己再浮想聯翩。

    來日方長。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他不能太過急切,嚇跑了他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謝明曦正巧在此刻抬頭看過來,和盛渲目光在空中相觸。然後,不知想到了什麼,微微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來日方長。她定會讓他嘗到後悔莫及的滋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少女紛紛起身上前,向四皇子行禮。

    謝明曦也未能避開,索性一同起身。

    眾少女容貌氣質各異,便如各色鮮花,令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四皇子未見動容,目光淡淡一瞥,掠過謝明曦的臉龐時,未做停頓,毫無異樣︰“都起身吧!”

    謝明曦心神一松。

    四皇子對她毫無印象。

    顯然,重生這種玄妙又神奇的事,只發生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湘如行禮後,怦怦亂跳的心稍稍平定,借著抬頭看自己兄長的機會偷偷瞥了四皇子一眼。可惜冷漠高傲的四皇子對少女們並不留心,神色依舊冷漠。

    李湘如心中有些失望,面上半點不露,沖李默笑道︰“大哥,你今日怎麼也來了?”

    李默咧嘴一笑,搖著紙扇︰“你來赴文會,我怎麼就來不得?”又眨眨眼笑道︰“到園子來,便是我提議而起。怎麼樣,是不是很驚喜?”

    做兄長的,對自家妹妹的心思隱約猜到一二。今日這般行事,分明是有意為之。制造機會,讓李湘如和四皇子“偶遇”。

    李湘如心領神會,心中十分歡喜。

    到底還是大哥最疼她!

    風流自賞的李默,還是這般招搖騷包!

    謝明曦不動聲色地看了李默一眼。

    當年若不是李默故意當眾揭穿謝雲曦傳詩筏之事,她也不會被逼背上黑鍋,被送進四皇子府的內宅。從這一點來說,李默無疑是仇敵。

    只是,李家竭力捧四皇子坐上龍椅,卻未落得好下場。李湘如死于宮中後,李家也因貪墨弄權之重罪被問斬。李默也未能逃過一劫,最終身首異處。

    盛渲則在數年後死于天牢。

    倒是陸遲,並未受陸家衰落的影響,一直做著天子中書令。官職雖不高,卻深得建武帝器重。建武帝猜忌心頗重,對陸遲卻一直信任有加,從不相疑。

    建武帝盛怒之際,也唯有陸遲敢上前勸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陸遲輕聲一笑,聲音清朗動听︰“李兄時常盛贊令妹琴藝出眾,看來,我們今日倒是能一飽耳福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正中李默下懷,搖著紙扇笑道︰“我自無異議,不知殿下可有閑情听上一听?”

    一直冷峻不語的四皇子,對著同窗好友倒是沒擺架子,扯了扯嘴角道︰“也好。”然後,笑著對陸遲道︰“子毓今日倒是好興致。”

    陸遲挑眉一笑︰“殿下亦然。”

    陸遲字子毓。

    四皇子直呼其字,足可見情誼甚篤。

    陸遲年少成親,妻子過門不到一年,便重病而逝。之後,一直未曾再續娶。

    建武帝時常熬夜批閱奏折,身為中書令的陸遲也隨之伴駕。一個月之中,倒有大半時間都宿在宮中。

    天子歸西後,陸遲也很快離世。

    君臣相得,也成了一樁佳話。

    謝明曦的目光落在陸遲俊美如玉的臉孔上,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