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前夫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四皇子!

    盛灝!

    日後的大齊儲君,未來的大齊天子建武帝!

    前世的丈夫!

    這個男人,曾令她畏懼驚恐,不敢靠近。後來,為了在宮中生存,她殫精竭慮,引起他的注意,也終于有了伺寢的機會。

    萬幸,她只伺寢一回,便懷了身孕。

    有了兒子之後,她在宮中才算有了安身立命的資本。

    再後來,她憑借敏銳細膩的洞察力,漸漸摸清了他的性情,行事刻意投其所好。這才真正入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他忙于朝堂政事,閑時喜攜近臣出宮打獵游玩,踏足後宮少之又少。一個月不過兩三回。其中總有一回是去她的瓊華宮。

    宮中妃嬪個個眼熱艷羨嫉恨她的“得寵”。

    唯有她清楚,那個冷漠寡情的男人,心中所想的只有平定藩亂蕩平邊關開拓疆土。後宮的眾多女子,從未被他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對她的“另眼相看”,一是看在子嗣的份上,給她這個生母幾分顏面。二則是因她的謹慎識趣,善察人意。

    他從未真正喜歡過她。

    不止是她。

    後宮里的所有女子,無人在他的心中留下印記。

    他死于三十八歲。

    後宮眾嬪妃哭得死去活來。其實,又有誰是真的悲痛欲絕?她也裝模作樣地哭足了四十九日,實則心里暗暗舒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壓在頭頂的巨石終于卸去!

    她無需再卑微的跪在他的腳下,無需再費盡心思揣摩他的心意,無需再用盡手腕來“固寵”。

    她的兒子坐了龍椅。她在宮中再無對手!

    之後數十年,她過得頗為舒心順心。他在她心中留下的影子也越來越淡。她很少想起他。

    重生之後,她和他的重逢無可避免。

    她也已做了充足的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卻未想到,這一刻來得如此突然如此之快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少女听到四皇子的名諱後,各自激動雀躍,無人留意到謝明曦神色剎那間的變幻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謝明曦便已將心頭的翻涌不息按捺下去,面上微笑如常。

    “錦月表姐,四皇子殿下今日也來了嗎?”謝雲曦明媚的眼眸熠熠閃亮,語氣隱隱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昌平公主今年二十四歲,早已出宮建府,招了英俊有為的駙馬。

    一眾皇子里,年齡最大的二皇子十六歲,已開始臨朝听政。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俱在松竹書院讀書,也為人熟知。

    三皇子禮賢下士平易近人,四皇子冷漠俊美文武雙全,五皇子年少聰慧才名卓著。

    七皇子年少夭折,八皇子九皇子尚且年幼,都被養在宮中,很少露于人前。

    在座少女年齡最大的十二歲,最小的十歲。正是半大不大情竇初開之齡。提起這位聲名赫赫的四皇子,各自心中小鹿亂撞,滿心期盼。

    盛錦月也未料到四皇子今日會來,不由得一陣躊躇。

    原本和兄長商定好的事,因四皇子的突然到來,倒成了一樁不大不小的麻煩。

    她和四皇子是堂兄妹,在園中見面無妨。這里的一眾少女卻身份各異,就這麼和四皇子踫面,就不那麼合適了……

    李湘如出人意料地主動張口︰“四皇子殿下身份尊貴,我等豈敢隨意唐突。若是殿下來園中,我等理當避讓。”

    尹瀟瀟等人對視一眼,各自張口附和。

    謝明曦目光掃過李湘如的臉孔,微微扯了扯唇角。

    李湘如還是像前世一般,最擅裝模作樣,口不對心。

    最想見四皇子的人,就是她!

    宮中嬪妃,人人戴著面具,真心被藏得嚴嚴實實。一個個面上對共同的丈夫一片深情至死不渝,實則虛情假意逢迎作戲。

    唯有中宮皇後李湘如,是真心愛著丈夫。便是臨死前,也一直在流淚哭泣,希冀著能見他最後一面。

    可惜,直到閉眼前的一刻,也沒等來心冷如冰的天子。

    倒是自己,親自送她最後一程。親眼看著她淚流滿面的喊著天子的名諱,然後目中一點點地露出絕望悲愴,最終含恨閉目而終。

    便是一生宿敵,落到此等下場,看在眼里也覺悲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盛錦月略一猶豫,才道︰“大哥讓人傳話,說等上片刻再來。我們先不必等他了!”

    李湘如目中飛快地閃過一絲失望,面上卻露出自矜的微笑。

    去歲她進慈寧宮為李太後賀壽,曾遙遙見過四皇子一面。一眼心旌搖曳,心底有了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今年她一定要考中蓮池書院頭名!

    她出身名門,身後有李家和李太後撐腰,再有別人難及的才名,日後定能入選皇子妃。

    她心系于他,對四皇子妃之位志在必得!

    誰攔她的路,她就毀了誰!

    盛錦月這一張口,眾少女都有些失落。謝明曦的心情卻未好轉。

    她有種強烈的預感!

    四皇子必會現身!

    這個預感,很快得到了驗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盞茶後,眾少女行步至涼亭。這一處涼亭極寬敞,里面設一席花宴綽綽有余。丫鬟們各自伺候著小姐入席。

    淮南王府的廚子廚藝還算不錯。奈何謝明曦這些日子被葉秋娘精湛的廚藝養刁了嘴,隨意吃了幾口,便擱下筷子。

    李湘如也有些心不在焉,偶爾抬頭,目光迅速掃一圈,然後失望的垂下眼。

    花宴過後,丫鬟們迅速收拾涼亭,搬了古琴長笛等樂器來,還有棋盤筆墨等物。便連投壺玩耍之用的器具,也都已備好。

    盛錦月有意壓一壓李湘如的風頭,故意笑道︰“我們幾個來抽簽。按著抽簽的順序,一一獻藝如何?”

    李湘如目光微閃,含笑應好。

    謝雲曦咳嗽一聲︰“我手腕無力,今日不能獻丑了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悠然接了一句︰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少女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盛錦月抽了抽嘴角,略有些不耐地應道︰“你們姐妹听著便是了。”說完,便讓人捧了簽筒過來。

    李湘如偏偏抽中了第一個!

    盛錦月暗暗磨牙,擠出一個笑容︰“李妹妹先請!”

    李湘如微微一笑,翩然起身,在古琴前坐下。縴長的手指按在琴弦上,尚未撫琴,涼亭外便響起了一陣腳步聲。

    謝明曦心里一沉,迅疾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眼便看到了四皇子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