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文會(三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一個半時辰,匆匆而過。

    眾少女說得口干舌燥,頗有意猶未盡之感。

    謝雲曦听了半天,越听越覺慶幸。

    萬幸她剛才沒主動逞能,否則,在一眾才高的貴女面前,必會露怯出丑。再一看神色從容的庶妹,謝雲曦苦苦壓抑的不平,頓時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父親謝鈞過人的天資,為何都遺傳到了謝明曦身上?

    她明明也很努力很用功,課業卻一直平平。既無謝鈞的過人天賦,也無永寧郡主的敏捷才智。每次看到父母暗含失望的目光,她的心就像被針扎一般難受。

    有時候她甚至會沮喪地冒出不該有的念頭。

    父母都才智過人,她卻無讀書天分,琴棋書畫樣樣平庸。便連相貌,也不肖似父母……莫非她不是親生的?

    這個荒謬又可笑的念頭,一閃而過,便又立刻被拋諸腦後!

    這怎麼可能!

    她生來就是謝家嫡女!

    外祖父淮南王一直對她頗為疼愛,母親永寧郡主視她如掌上明珠。便是偶爾嚴苛些,也都是一心為了她好。

    母親已為她鋪好了康莊大道。她一定要穩穩地走下去,展露光華,成為人人矚目的才女,入選皇子妃。方不枉母親一片苦心!

    謝雲曦深深呼出一口氣,主動轉頭和謝明曦說話︰“你听了半天,可有收獲?”

    謝明曦微微一笑︰“收獲頗多!”

    時隔數十年,此時听“同齡”少女們押題解題,一來有趣,二則也令她對眾同窗的水平有了更清晰的了解。

    謝雲曦顯然沒听出謝明曦話中深意,松了一口氣,低聲提醒︰“總之,你今日一定要仔細听,心中有數,在考試之時方能更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你考得好,我才能上蓮池書院啊!

    謝雲曦目光迫切,語氣前所未有的誠懇。

    在別人看來,謝雲曦對庶妹十分關心,處處可見姐妹之情。

    謝明曦的表現就顯得太過敷衍不經心了︰“多謝二姐提醒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還待再叮囑,見盛錦月頻頻用不善的目光看過來,只得作罷。連忙湊過去,和盛錦月低聲說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近正午,盛錦月站起身來笑道︰“時候不早了,大家一定累了也餓了吧!我已命人在園中涼亭設下花宴。用完飯之後,我們可以撫琴下棋,或練字作畫,或投壺擲箭取樂。”

    尹瀟瀟第一個笑著起身︰“我早就饑腸轆轆了。今日倒要好好嘗一嘗貴府的花宴。”

    眾少女一一起身。

    提到吃,謝明曦也一改之前的憊懶,目中也有了神采︰“既是花宴,可是全部以鮮花入菜?”

    盛錦月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部以鮮花入菜……說得倒是輕松。整個京城有此等廚藝的廚子,也不過區區幾人。幾乎全部進宮做了御廚。

    淮南王府里當然有幾個廚藝極好的廚子。今日為了準備花宴,也著實花了不少力氣。不過,花宴只是一個噱頭。真正由鮮花做主料的菜肴,只有五六道罷了。

    謝雲曦立刻笑著打圓場︰“鮮花入宴,取的是意頭,吃著新鮮有趣罷了。錦月表姐已吩咐廚房,精心準備了許多美味佳肴呢!”

    蕭語 微笑附和︰“盛姐姐一番美意,今日我們不可辜負。”

    尹瀟瀟等人一頭。

    李湘如不疾不徐地笑了一笑︰“說起花宴,去年太後娘娘生辰,我隨祖母進宮覲見太後娘娘。倒是有幸嘗了宮中花宴。”

    輕飄飄的幾句話里,花宴顯然不是重點,而在于自己有資格進宮給李太後賀壽。

    李家是京城望族。李太後出自李家,和李閣老是同族兄妹。李湘如是李太後的娘家佷孫女,自有進宮覲見的資格。

    顏蓁蓁目中露出一絲羨慕︰“我長這麼大,還從未進過宮呢!李姐姐待會兒和我說一說慈寧宮里的情形如何?”

    李湘如含笑應了。

    盛錦月撇撇嘴︰“進宮有什麼稀奇。每年中秋和元日,我都要進宮給皇伯祖母磕頭!”

    李家聲勢雖盛,到底是後族。總及不上真正的皇室宗親來得腰桿直底氣足。

    盛錦月一張口,李湘如臉上的笑容稍稍褪去。

    ……沒人打圓場。

    一群半大不小的姑娘家,個個掐尖要強,誰心里也不服氣誰。有看熱鬧的機會,誰想錯過?

    始作俑者謝明曦,慢悠悠地抬腳向前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進了園子後,略顯尷尬沉悶的氣氛才得以緩和。

    春日正是賞花時節。淮南王府的園子修繕得頗為雅致,花草樹木觸目可及,處處皆是景致。

    忽地一群彩色蝴蝶飛來。

    十一二歲的小姑娘們,眼楮俱是一亮。

    這一群彩蝶數量眾多,色彩斑斕,扇翅飛舞。一眼看去,絢爛至極。

    盛錦月面露得色︰“我最喜歡蝴蝶。祖父特意命人搜羅了各種品種的彩蝶,養在園子里,供我賞玩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笑盈盈地接了話茬︰“是啊!外祖父這般體貼,我也跟著沾光不少,到了春日就有彩蝶可賞!”

    一席話,正中盛錦月的癢處。

    盛錦月頓覺謝雲曦討喜可愛,沖謝雲曦笑道︰“你若喜歡,便來住上幾日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平日有一半時間都住在淮南王府,聞言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李湘如剛才被盛錦月搶了話頭,心中憋著一股悶氣。不動聲色地笑道︰“這彩蝶我也喜歡得緊。待會兒我們各自一展所長,盛姐姐慷慨一回,便以這群彩蝶做彩頭。誰贏了,就將彩蝶送給她如何?”

    盛錦月鼻子都快氣歪了!

    誰不知道李湘如琴藝高妙無雙?

    什麼彩頭!

    這和搶她的彩蝶有什麼兩樣!

    偏偏李湘如又笑問︰“盛姐姐為何不出聲?是怕輸人一籌?還是舍不得這群彩蝶?”

    盛錦月哪里禁得起激將,立刻應道︰“好,比就比。不過,比試總得有人做見證。我們幾個都要比試,還是另請人來做評判才是。”

    沒等眾人張口,又故作恍然︰“對了。大哥今日正好在府中。我這便讓人去叫他過來!”

    盛渲才名卓著,被譽為松竹四公子之一。

    再者,他俊美溫和,聲名頗佳。來做評判,確實合適。

    眾少女無人有異議。

    謝明曦笑容未減,目光卻冷了一冷。怪不得盛錦月特意送了請帖給她。原來是受盛渲指使!

    過了片刻,丫鬟急急跑了過來,在盛錦月耳邊低語幾句。

    丫鬟聲音壓得頗低。

    耳尖的,卻能隱約听到只字片語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”三個字一入耳,從容自若的謝明曦微微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