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文會(二)

作品:《六宮鳳華

    謝雲曦憋了一肚子悶氣,當著眾人的面不便動怒,面色實在算不得好看。謝明曦神色從容,唇畔含笑。

    兩相比較,高下立見。

    謝明曦姐妹之間的不對勁,長了眼楮的都能看得出來。

    這也是難免。

    哪一府的內院後宅,都少不得明爭暗斗。嫡姐庶妹之間,能和睦到哪兒去?只是,謝雲曦身為嫡姐,竟未佔上風,反而被謝明曦穩穩壓了一頭。實屬少見……

    只不知,謝明曦的才學是否及得上利舌?

    李湘如探詢的目光落在謝明曦身上,尚未張口說話,尹瀟瀟已好奇地笑問︰“謝三妹妹也要去考蓮池書院嗎?”

    謝明曦微笑應道︰“我今年十歲,正好夠格報考蓮池書院。母親已替我報了名,我不能拂了母親的一片好意,自是要盡力試上一試。”

    尹瀟瀟長眉一挑,笑得明快爽朗︰“好,我們都去考。或許今年都會是同窗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不輕不重地哼了一聲,瞥了謝明曦一眼,若有所指地說道︰“听聞今年報考蓮池書院已有五百人,只錄取前十名。算來便是五十取一。沒有真才實學,去了也是白去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從容接了話茬︰“錦月表姐所言極是。錦月表姐不如直接請外祖父進宮,求免試入學就讀的名額。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,不去也罷。”

    反正去了也是白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尹瀟瀟忍俊不禁,撲哧一聲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李湘如目中閃過笑意。

    蕭語 等人也各自抿唇輕笑。

    盛錦月猛地起身,滿面通紅,伸手指著謝明曦,聲音中滿是怒意︰“你竟敢輕蔑嘲弄我!”她自幼在府中受盡寵愛,也養成了驕縱肆意的性子。府中庶出姐妹,人人都讓著她。

    一眾少女看在淮南王府的份上,對她也頗多相讓。

    當面令她難堪的,謝明曦是第一個!

    謝雲曦對盛錦月的性情脾氣十分熟悉,見她這般模樣,心里一緊,連連沖謝明曦使眼色。

    還不快些低頭道歉?

    謝明曦略有些訝然︰“二姐,你的眼楮怎麼了?莫非是抽筋了?”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明曦這才又看向惱羞成怒的盛錦月︰“我只是順著錦月表姐的心意說話,錦月表姐為何這般生氣?”

    “免試入學的名額何等珍貴!也只有外祖父才有資格進宮相求!別人羨慕尚且羨慕不來。錦月表姐倒在這兒慪氣不快,不知是為了何故?”

    還能為了什麼?

    還不是為了爭這一口閑氣!

    眾少女心中暗想,照例無人打圓場。

    盛錦月心胸狹窄,氣焰囂張。平日和她們幾個相處時,時常流露出凌人一等的傲然。眾少女礙著淮南王府的威勢,稍稍容忍一二,心中又豈能不介懷?

    現在看盛錦月丟人出丑,眾少女心里不知多痛快解氣。根本無人解圍。

    盛錦月本就沖動易怒,被謝明曦言語相激,哪里還忍得住,咬牙切齒地說道︰“我告訴你,我盛錦月要憑著自己的才學考上蓮池書院!若考不上,我才不去求這個免試就讀的名額!”

    謝明曦一臉欽佩︰“錦月表姐高風亮節,委實令人欽佩!”

    眾少女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大一個坑!

    盛錦月竟然就這麼跳了進去!

    簡直……無法用言語形容!

    盛錦月兀自不覺自己被坑了一回,洋洋自得地昂起頭︰“你們幾個今日也都听見了。我盛錦月說話算話!你們就等著看吧!我定要考上蓮池書院!”

    眾少女默默交換了一個會心的眼神,然後一起笑道︰“好好好,那我們便等著盛姐姐高中的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繼續洋洋自得︰“到時我一定設宴,請你們登門做客。”

    眾少女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!什麼也別說了。

    等著看笑話吧!

    就連謝雲曦也緊緊閉了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湘如輕輕咳嗽一聲,待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,才微微笑道︰“今日既是文會,我們便各自來押題解題。若能猜中一兩道蓮池書院的考題,也是樂事。”

    眾少女欣然附和。

    盛錦月早有準備,立刻命人捧了花筏來,每人面前放上一摞。

    謝雲曦謹記永寧郡主叮囑,立刻歉然說道︰“真是對不住。我前兩日不小心磕中了手腕,無力提筆。得好生歇上幾日,免得影響幾日後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。”

    眾人自不會強求,紛紛道︰“既是如此,你便好生歇著。”

    謝明曦也歉然道︰“我和二姐一樣傷了手腕,今日也不能提筆。”

    謝雲曦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少女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借口也太沒誠意了吧!

    好歹也另編一個像樣的!

    盛錦月目中滿是嘲弄︰“連當眾落筆也不敢,莫非是字跡太丑,見不得人?”

    謝明曦也不辯駁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謝雲曦比謝明曦還要緊張幾分,清了清嗓子說道︰“這倒不是。三妹確實和我一樣,一同傷了手腕。”

    盛錦月撇撇嘴,將頭轉開,對李湘如笑道︰“李妹妹才學過人,今日押題必能押中。待會兒我可要好好看上一看。”

    李湘如抿唇一笑︰“我們便已一炷香為限,各自押題,然後一並解題。”

    一炷香時間,說短不短,說長也不長。

    眾少女無不是心高氣傲之輩,俱都暗中存了一較長短的心思。一個個提筆苦思,思忖再三,才開始落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蓮池書院的歷年考題,早已被匯編成冊,售價極其高昂。

    有意考取蓮池書院的貴女們,府中必備一套。

    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要考整整一日。要考四書五經、五言八韻詩、算學雜學,還有策論,和朝廷科舉類似。題量少了一半,難度雖不及鄉試會試,比起松竹等男子書院來,卻不遑多讓。

    大齊文風興盛,官宦千金俱都識字讀書。只是,真能考中蓮池書院的,無一不是名門閨秀。

    便如此時聚精會神的諸少女,都是自幼時起開蒙讀書,被家中精心嚴格教養長大。哪里是普通閨秀所能比?

    謝雲曦心氣浮躁,左顧右盼。

    謝明曦穩坐如山,氣定神閑。

    ……